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京大外宣破產 全球向中共索償運動起動

2020/4/8 — 20:12

習近平

習近平

北京隱瞞疫情虛報疫情引發全球大瘟疫,惹起全球公憤。現在北京嘗試將自己包裝成全球抗疫領袖,也破綻百出,我在上星期已經講過。中共外交官更無端惹事惡人先告狀,散播病毒源自美國論,只令世人更加憤怒。

追究北京製造這次全球危機的責任,不單是要以正視聽,還是要避免類似災難再發生。中國的威權體制不改,從地方到中央政府,便會繼續本能地報喜不報憂,為了國際形象和經濟效益忽略人命不斷說謊。現在北京官方媒體宣傳疫情已經受控,中國網上卻有人傳很多地方已出現疫情二次爆發,到底信官媒還是信傳言?這是沒有自由媒體、吹哨人被整肅的專制體制下的恆久兩難。

要中國不再重犯錯誤,便必須使北京為其製造全球大災難的責任付出代價。我在 2 月 27 日於這裡呼籲世界向中國索償。現在世界各國,竟然真的出現不少要求中國賠款的呼聲,反映了全球對北京的怒火有多大。北京的撇腳大外宣,遠遠難以平息。

廣告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國際法中心主任 James Kraska 最近撰文,從國際法角度,論證中國政府隱瞞疫情和虛報確診和死亡率數據,令各國誤判病毒嚴重性,中國因此要為各國後來瘟疫大爆發的人命和經濟損失負責。

Kraska 教授表示,各國政府可以單獨或集體向中國索償,並在各種與這次瘟疫沒有直接關係的領域對中國作出懲罰。國際法凌駕一國法律,所以這些反制措施就算違反了主權和不干預內政原則,只要沒有違反人權和沒有使用武力,都是合法的。他列舉的可能懲罰,包括停止履行本國對中國的義務如償還中國持有的債劵、遞奪中國在國際組織的領導地位或會籍、向中國實施禁飛、拆毀中國的互聯網的圍場等。Kraska 提議的處罰中國例子,未必每一個都可行,但已足夠顯示各國處罰中國的合法選擇,其實很多。

廣告

同時,英國智庫「Henry Jackson Society」 也發表報告,指出中國政府在瘟疫早期隱瞞人傳人已經發生、有意識地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供錯誤資訊、多年來沒有限制甚至鼓勵販賣和食野味、在知道人傳人已經發生後和武漢封城前讓五百萬人離開武漢跑到世界各地,已經違反了中國有份簽署的國際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智庫估計,中國單是對七大工業國的經濟賠償,已經可以高達三萬二千億英鎊。智庫建議,各地的法人和律師可以透過英國、美國、香港等地法庭、世界貿易組織、在各種投資條約和貿易協定的範圍內向中國政府或與跟中國政府有關聯的商業機構索償。

要求中國賠償的呼聲,也遍及發展中國家。例如緬甸大主教、亞洲主教聯合會議主席貌波(Charles Maung Bo),便指出中國最高負責人習近平應該為瘟疫帶來的損失道歉與賠償,至低限度取消各國欠中國的債務。同時國際法學家委員會會長兼全印度大律師公會主席 Adish C. Aggarwala 也去信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要求調查中國政府在導致這場全球瘟疫的責任,並要求中國賠償這場瘟疫帶給全世界和印度的「生理、心裡、經濟和社會損害。」

控告中國政府的全球運動,已經悄然展開。當然,現在各國的首要任務,仍是盡快壓制本國疫情,應該暫時還未有餘力全力追究中共。但我們可以預見,當疫情完結之後,這次大瘟疫的中國責任的問題,將成為世界各國與中共交往時揮之不去的爭議。北京全球大治的春夢,現在變成全球大疫的噩夢,若不想跟中共一起與全世界為敵,中國人和海外華人應該要夢醒了。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