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顧加泰抗爭史 — 本土文化和身份認同是對抗極權的信念根基

2020/3/27 — 17:5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CATALONIA IS NOT SPAIN.”

巴塞隆拿魯營球場的主隊看台上,懸掛着這麼的一幅橫額。大膽而直接的標語,搶去了場上球員較量的鋒芒。球迷在振奮的吶喊聲中,賣力揚起紅黃間條旗幟,像是要向世人宣告,今日比拼的不僅僅是一場球賽,而是一場加泰人民對抗西班牙的抗爭。

在這裏,運動就是政治。

廣告

當權者的傲慢姿態消解不了躁動,人民唯有用最直接的體育競技,來燃燒爭取獨立的激情。

但是,西班牙和加泰人的恩怨情仇,又怎能靠球場上的對壘說清楚?他們的新仇舊恨,還得從歷史談起。

廣告

一、歷史

加泰羅尼亞位於西班牙東北端,毗鄰天險庇利牛斯山脈,東臨地中海,北拒法蘭西,首府是巴塞羅那,向來是工商業重鎮,享有比起其他省份還要高的自治權。

1469 年,在伊比利亞半島上稱雄的卡斯提拉王國和統治加泰地區的亞拉岡王國合併,成爲了西班牙王國。隨後,18 世紀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中,亞拉岡王國戰敗,巴塞羅拿失陷,自治政府遭解散,政治權力向馬德里靠攏,加泰在隨後幾個世紀逐漸喪失了自主。

1936 年西班牙內戰爆發,共和派敗給了國民軍,而加泰又不幸地站在了輸家的一方,結果遭到獨裁者佛朗哥將軍的鐵腕報復,誓要把加泰的獨特性一一剷除。佛朗哥在犒軍時,更大力褒揚部下「對加泰人的仇恨。」

倨傲的統治者姿態表露無遺,亦預示了其後半世紀西班牙政府對加泰人民的殘酷壓逼。

二、極權

問題是,加泰人擁有自身的身份認同,文化上也別樹一幟,本身已是歷史上連貫的一個群體。西班牙人於是在想,究竟怎樣才能消滅加泰人反抗的意志?

佛朗哥這個軍事強人,深諳極權統治術,明瞭消滅一個群體,必從語言着手,改造被統治者的文化,植入西班牙「大一統」的思想,從而瓦解他們的本土身份認同。

從此,西班牙語全面取代加泰語,學校禁止加泰學生說母語,報紙、電台等一律使用標準馬德里西班牙語廣播。對加泰語的徹底逼害,結果造成了文化斷裂:九十年代時,只有約三分一加泰人懂得加泰語,而加泰語的書籍更是幾乎絕跡。

文化滅絕不是有機演化,而是不公正地殲滅整個社會的生命力,讓被統治群體的乾涸血跡化爲飛灰。

在國家統一語言政策下長大的一代人,固然不能公開用加泰語暢所欲言,連在餐廳不用西班牙語點菜的權利也沒有。回想香港,在特區政府推波助瀾下,普教中大行其道,把廣東話貶為不入流的方言,但至少我們還有不用普通話落柯打的自由。若果連用廣東話落柯打的自由也丟失,那香港人在中共橫行霸道的國家機器面前,恐怕只會重蹈加泰人覆轍,面臨語言和文化滅絕的危機。

加泰的例子說明,極權政府對人民的打壓無所不包,從政治、社會、經濟、思想各範疇也得牢牢控制。但是,最關鍵的還是清洗被統治者的文化,從而徹底改變他們的政治認同。

然而,被稱爲「徹底逼害」的文化及政治打壓,倒激起了加泰人奮起抗爭,引發了加泰語的再生運動,用地下了流傳的方式,把民謠、歌曲、文學等文化符號普及開去,鞏固加泰人的文化自信。

加泰人追求自我統治的決心,就在西班牙極權統治的夾縫中滋長了起來。

三、公投

時間來到 2017 年,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舉行「獨立公投」,結果大比數支持脫離西班牙,建立共和國。此舉引來馬德里政府強硬反擊,先宣佈公投違憲,繼而派遣軍警進駐,關閉票站,沒收選票,武力驅逐投票的市民。

其後西班牙中央政府收回自治權,自治區主席裴道民(Carles Puigdemont)流亡比利時,警察長官也換上了親中央政府的人馬,對待市民更是變本加厲。

2019 年,西班牙最高法院頒佈裁決,把主導公投的九名自治政府前官員和獨立運動領袖送進監牢,引發大型示威。去年加泰人佔據馬路和機場的畫面,遠方的香港人也歷歷在目。

加泰人逐漸發現,即使西班牙經歷了民主轉型,處理地區獨立的呼聲也是毫不手軟,以主權者的姿態打壓加泰人民,用警察機關和司法制度鎮壓異己。

自 1975 佛朗哥去世、西班牙民主轉型,至到千禧年代的獨立公投,加泰也走了好幾十年的抗爭路。公投過後,獨立運動在本地遭受政治打擊,支持獨立的比率遞減,民心散渙,在外沒有太多國際支持,歐盟也礙於西班牙的主權而不介入,於是陷入了進退兩難,內外煎熬的困局。

但政治運動往往有高低起跌,手段也要因時制宜,各施其法並行不悖。加泰人自佛朗哥年代已明白這個道理,對抗暴政不能教條主義,也不能守株待兔,劃地為牢。面對當下困局,他們在街頭示威外,還重拾了和平不合作運動,靠着工會和大大小小的政治、社會組織,醞釀罷工罷課,繼續抗爭,爭取 2021 年再次公投決定前途。

從街頭衝突到有組織調度的政治動員,加泰人仍然為着他們所追求的目標而奮鬥,而連繫他們在一起的,是一個受過共同苦難的過去,還有一份決定自身政治前途的誠摯願望。

四、信念

抗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們要枕戈待旦,夕惕若厲,持續反抗,擴充戰線 — 以政治鬥爭的思維看待社會每一範疇,爭奪每一個宣示身份認同的機會,鎮守每一個發揚香港文化的據點,在文化和思想層面鞏固本土意識 — 使我們能像在球場掛起 “CATALONIA IS NOT SPAIN” 標語的加泰人那樣,借文化傳播和體育競技,來展示澎湃的政治能量。

歸根究底,我們要發揚本土文化和身份認同,因爲這才是維繫香港人對抗極權的信念根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