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8/21 - 23:30

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 — 韓國記者李容馬的遺書

韓國記者李容馬(圖片來源:李容馬 Facebook)

韓國記者李容馬(圖片來源:李容馬 Facebook)

2019 年 8 月 21 日,李容馬病逝,終年五十歲。

李容馬何許人?一個韓國 MBC 電視台記者,半生用筆桿對抗官僚財閥,曾發動 MBC 一百七十天大罷工,抗議政府舞弄人事升遷操控媒體內容。

三年前,李容馬確診腹膜癌末期,自知命不久矣,寫下《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一書。告別人間之前,李容馬要記錄自己所見所聞所想,讓一對孖生子長大後,知道爸爸是一個什麼人。

廣告

李容馬《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

李容馬《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

一個記者的遭遇,也是一個時代的見證。

李容馬形容,八十年代全斗煥政權的高壓統治,有其謀略,懂得以非政治化的方式,轉移人民的注意力,正是所謂「3S」政策。3S 是運動(sports)、屏幕(screen)和色情(sex),即是以體育競技、電視連續劇與成人電影,娛樂至死,麻醉人民心智,減輕獨裁阻力。

李容馬大學畢業後應徵記者,那是金泳三年代,獨裁政府早已落台,你以為媒體更開明嗎?李容馬到《中央日報》與民營電視台 SBS 見工,先後被直接問到大學時有無參與抗爭,最後不被取錄。他觀察媒體主事人的選擇,發現很多人根本不想要有使命感與凡事查根究柢的記者,只想聘請聽命的人,他一向直言不諱,結果落榜。最後他學精了,到 MBC 面試時,他預備了「假裝聰明又適當的答案」,最後獲聘。

他很快又發現,採訪室內擦鞋者當道,新聞理想靠邊站,順服者生存。他的記者生涯中,接觸到不少各級官員,重要組織的既得利益高層,例如企業、法院,都大同小異。他認為,原因乃過去的獨裁時期,對政府或社會抱批判態度的人,都被排除於建制之外,而他們也拒絕進入建制組織。

到李容馬所處的時代,獨裁者雖然遠去,但全斗煥政權留下來的財閥壟斷與保守勢力盤根錯節;縱使改朝換代,但舊日的勢力仍盤據傳媒與檢察部門,與財閥合謀,不只陰魂不散,更擅用民主社會的寬容與自由,借勢反撲,主導資訊流通,亦左右公義之彰顯,就算有開明總統也不能扭轉局面,是為社會改革的兩座大山。

李容馬亦惱恨,傳媒常以「中立」之名阻撓報道。他引 2014 年世越號沉船慘劇後,教宗訪問韓國時,身邊人建議教宗不要別上象徵世越號遺屬抗爭者的黃絲帶,教宗方濟各說:「在人類的痛苦前,沒有中立。」

目睹自己遭遇,也觀察有理想記者的下場,李容馬借司馬遷論「天道是非」的故事詰問:山賊盜跖,殺人無數卻壽終正寢;反觀伯夷叔齊,既謙讓亦有節操,則餓死首陽山,有沒有天理?

病塌中的李容馬總算看到,公正的民主選舉,把文在寅推上總統之位;李容馬可以懷着希望,在遺作上譜上《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這書名。

跌跌撞撞三十年,韓國的民主在鞏固,制度在進步。

韓國人走過了,而我們的催淚彈時代、高壓管治與陰謀暗算才剛剛開始。

 

相關文章:
李鵬.TVB.歷史的恥辱柱
我們的世界,比電影更真實:《V 煞》金句重溫
人性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