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德國僅1.5%確診者病逝 英媒指三大原因令死亡率遠低於英法意西

2020/4/6 — 17:47

現時德國有 100,123 人確診感染武漢肺炎 (COVID-19) ,截至周日 (5/4) 累計 1,584 人病死,病死率約為 1.5% ,分別遠低於意大利(12.3%)、西班牙(9.6%) 、法國(8.6%)及英國(10.3%) 。

德國國民與其他歐洲人一樣同樣不喜歡帶口罩,但為何 COVID-19 病死率有如此差異?尤其,德國人口較法國多與老,但其病死人數仍是法國的約五分之一。

英國《金融時報》及《衞報》分析,當中與德國的聯邦制政治體系、德國的高病毒檢驗率,以及擁有的病床、呼吸機等硬件數量充足等三大原因有關。

廣告

聯邦制優劣:各州防疫措施有差異 地方公共衞生系統自主反應快 

德國的聯邦制起源可追溯至神聖羅馬帝國,但二戰納粹倒台後,1949 年 5 月 23 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成立後,聯邦制更為確立 ,教育和文化事務等主要政策領域都歸該國 16 個聯邦州管轄。

廣告

在疫情爆之始,高度分散的的治理體系令總理默克爾變成「無牙老虎」,即使她宣佈採取社交距離措施時,她也只能提出各聯邦州可自由實施或忽略。

聯邦制對於在不同地區之間創造有活力的營商環境相當有用,但同時使整個國家的一些政策難以同步。隨著措施的生效,人們對各州之間的措施變化差距之大感到沮喪,例如在柏林居民仍然能從商店買書,但不可在公園野餐;在西南部的巴登-符騰堡州 (Baden-Württemberg) ,情況卻恰好相反。過去為東德的多個聯邦州,疫情相對較輕,她們並不願意關閉學校,結果激怒南部聯邦州份,擔心南部州份學生會因此在學業上較為不利。

然而,聯邦制底下德國的公共衛生服務並非由中央提供,而是由市政府和農村地區行政管理部門大約 400 個公共衛生機構組成。如此環境下,可容許不同實驗室出現,一些是附屬於大學或醫院,另一些則為私人經營的中型企業,全部都免於中央控制而自主運作。史特加 Merien 醫院實驗室醫學研究所的 Matthias Orth 更向《衛報》表示,要進行甚麼測試前,他不必等到衛生部部長的電話才可做。

提高病毒檢測率、有充足醫療設備

另外,德國現時也積極提高病毒檢測率。早在法定健康保險公司願意為檢測費用付費之前,部份私人實驗室已開始提供檢測服務。現在,約有 250 間實驗室每周可進行 30–50 萬次 COVID-19 檢測,至今 8,000 萬人口中有近 100 萬人已完成病毒檢測。

提高病毒檢測率,盡早發現感染者被視為最佳的防疫措施,德國的先進醫療系統也令其病死率處於全歐,甚至全球較低水平——德國有約 2.8 萬張深切治療病床、 2.5 萬部呼吸機,更有 1 萬部正在製造中,例如瑞士只有約 800 張深切治療部病床法國僅 5,000 部呼吸機,兩種醫療設備數字都對比不少歐洲國家為高。

然而,這不等於該國的疫情已經受控,尤其很多確診個案的病徵相當輕微,更有機會完全無癥狀,所以德國的病死率會比其他無全面檢測的國家低得多。德國政府公共衛生機構 Robert Koch 研究所 (RKI) 所長 Lothar Wieler 也曾指,真正的病死率可能比官方公佈的高。

來源:
Financial Times, Germany’s testing success looks real — for now, 5 April 2020
The Guardian, Germany's devolved logic is helping it win the coronavirus race, 5 April 2020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