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媒調查報道 過萬 Twitter 帳戶被集體操控 助中國打疫情輿論戰

2020/3/28 — 22:32

武漢肺炎全球肆虐,確診宗數超過 60 萬宗,確診數字不斷增加的同時,最早爆發疫情的中國,政府對外宣稱確診宗數已經大幅放緩,維持在 8.1 萬左右,並且評價防疫取得成效,重災區湖北省已經解封,並對外宣揚中國防疫成功。

專門發布調查報道的美國新聞網站 ProPublica 表示,自 2019 年 8 月以來追蹤了超過 1 萬個疑似虛假的 Twitter 帳戶,這些帳戶部分是黑客盜用得來,而它們都有份協助中國政府,在網上打輿論戰。這些假帳戶在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持續反對香港示威活動;到了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就改為發表中國抗疫有功的言論。

ProPublica 又稱,一家在北京的互聯網營銷公司「一網互通」(OneSight)曾經和中新社簽約,承包並協助中新社新聞在 Twitter 流傳,以提升在國外的影響力。另外,亦有自稱「傳媒營銷機構」向一些擁有大批粉絲的用戶招手,指他們會提供推文給帳戶發布,宣傳中國抗疫,並會提供人民幣酬勞,流亡澳洲的異見畫家「巴丟草」也曾經收過類似邀請。

廣告

Twitter 回應指,公司利用科技和人工審查雙管齊下,持續監察 Twitter 並嘗試減少平台帳戶操控行為。如果有進一步證據證實這些操控活動有國家支持,他們將會公開。至於 OneSight 就拒絕回應事件,中新社截稿前亦沒有任何回應。

假帳戶帖文宣揚中國防疫

廣告

報道指,在中國疫情最嚴重的時期,這些被操控的 Twitter 帳戶都成為了中國政府的「啦啦隊」,雖然縱然中國民眾需要「翻牆」才能夠登入 Twitter,但他們都在 Twitter 呼籲民眾團結,為抗疫努力。 

到疫情擴散至全世界,這些帳戶就對外推廣中國政府的形象,又讚揚中國抗疫有功。當中一個名為 Maritza Laruent 的用戶就在 3 月 12 日說,「在疫情爆發時,我們沒有害怕,因為我們有國家做後盾,頂在前面的是許多的抗疫戰士,當然還有更多志願者在做着顯得微不足道但很重要的輔助工作。」

ProPublica 亦公開了其他讓網民信以為真的方法,例如一個名為 @RNA_Chinese 的帳號,自稱為「自由東北電台」,帳戶照片和封面照片都跟美國政府資助媒體「自由亞洲電台」的帳戶 @RFA_Chinese 一模一樣,有混淆網民的意圖。

網軍將個別帖文推上熱門

ProPublica 又指,他們追蹤的假帳戶,一部分的活動紀錄比較短,或者較不活躍,但亦有一些假帳戶的活動紀錄比較長和較活躍,看起來更像正常帳戶;這些相對「正常」的帳戶會用來發布一些比較吸引眼球的帖文,譬如會配一張粗體文字的「迷因」(meme)圖片,或者一條令人注意的片段。之後,一大批假帳戶組成的「網軍」就會大量 like、轉發和正面評論,令帖文變熱門,讓 Twitter 演算法將它派送予更多人,部分假帳戶甚至累積了幾千個追隨者。

歐美帳戶被盜用後   突然以中文發言

報道又引用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員 Elise Thomas 的報告,指這些「網軍」在反送中運動時期,持續批評香港示威活動,亦大力批評商人郭文貴的言論,而這些言論的發表時間,主要都是在北京時區的辦公時間發出。報告又指,留意到這些帳戶,會突然轉換語言發表政治宣傳訊息,和帳戶建立時的常用語言不同,有理由相信帳戶被盜用,而他們發的訊息內容亦跟中國官員文稿高度吻合。

網絡營銷公司中標   轉發中新社新聞

ProPublica 指,有證據顯示,中國「網軍」在 Twitter 鼓動輿論的行為,背後有集團操控;2019 年 7 月,北京華采招標代理有限公司為中新社投標,工作內容是「中新社、中新網 Twitter 賬號推廣」。8 月 16 日,華采發出中標公告,一網互通(OneSight)中標,中標金額為 1,248,800 元人民幣。

ProPublica 指,追蹤了兩個假帳戶 @zensen11@zensen12 的活動。根據他們的帳戶活動,他們分別讚好了「一網互通」在 2019 年 9 月2019 年 6 月的 Twitter 帖文。一網互通在帖文表示,公司專營「全媒體、一站式海外社交媒體營銷服務」,另外一個帖文就表示「OneSight 營銷雲支持一鍵導出數據報告,提高海外社交媒體推廣效率」。除了讚好「一網互通」的帖文外,兩個帳號就讚好其他疑似虛假帳戶的帖文,內容都是關於反對香港示威活動。

客戶包括阿里巴巴、新華社

一網互通 2017 年由李蕾創立,而李蕾曾經任職北京市政府對外宣傳部。除了中新社之外,公司客戶還包括官媒《中國日報》、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以及新華社;至於民企客戶就包括華為、阿里巴巴、百度等。報道又指,一網互通有推出產品教學,教導企業和政府客戶如何「養帳戶」,帳戶如果進行特定活動,就可以讓系統認定為自然和健康,不會被暫停使用,維持「網軍」規模。

營銷公司向「巴丟草」招手   有償張貼「正能量」帖文

報道又說,在過去幾星期,有一些假帳戶自稱「傳媒營銷機構」向一些擁有大批粉絲的用戶招手,「看到您在推特平台上的粉絲數量符合我們的要求,有個推廣項目想跟您談合作」,帖文內容由公司提供,又會提供 400 元至 2500 元人民幣酬勞,用戶只需要發布推文即可,「我這邊有一個武漢抗擊肺炎的公益視頻,想要在 twitter 找一些朋友轉發一下,可以給一定費用」。

報道指,現時居於澳洲的中國畫家「巴丟草」都收到一間公司邀請,叫他發表宣傳中國「正能量」的推文,每個推文 1,700 元人民幣。巴丟草表示,他佯裝對合作感興趣,嘗試進一步申請,但最終公司回覆指,他們詳細審視過巴丟草帳戶的發布內容,認為不適合。巴丟草又表示相信這間公司有跟中國政府合作,「不過這間公司似乎比較精於市場營銷,對於政治理解就似乎不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