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藍色女孩之死 — 足球並非專屬男性

2019/9/12 — 17:36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有一天,我們(伊朗)首都最大的體育場將會以『藍女孩』來命名。當這一天到來時,就算我們已經不在人世,我們的孫子將會記得我們為了實現最基本的人權所走過的路有多艱難。」— 伊朗記者 Mohammad Mosaed

離開大球場之時,打氣聲依然此起彼落,更有人在門外聚集,繼續呼喊口號。瞥見一處有人高舉紙牌,吸引途人圍觀。起初以為是平常見到的「五大訴求」或是其他文宣,細看發現竟是寫上「Blue-girl died」的字句,舉牌的人更是一位外國人。

甚麼是 Blue-girl died?Blue-girl 又是誰?他們在說甚麼?在眾人疑惑、迷茫背後,其實蘊藏著一個對伊朗人既憤怒又痛心的不公平事件。

廣告

是的,這是一個關於伊朗女球迷、外號叫「Blue Girl」的 Sahar 的故事。

29 歲的 Sahar 是國內一支叫「艾斯格迪拿」足球會的忠實粉絲。由於球隊是藍色主調,因此她又被稱為「藍色女孩」— Blue Girl。

廣告

不過,伊朗自 1981 年以來,一直禁止女性入場觀看比賽,因為伊斯蘭革命後的宗教主張男女有別,女性是不得接觸這麼剛陽的環境,也不應看到衣衫不整的男性;加上在伊朗的公眾場合,男女是必須保持距離。進出足球場人多擠迫,男女之間必定有肢體接觸,所以有如此主張的伊朗一直以來都禁止女性踏入足球場。

所以,女性球迷若要入場觀看比賽都會挺而走險地女扮男裝,偷偷入場支持球隊。

一件如此平常的事,卻要弄得偷偷摸摸。為甚麼女性就不能像男人一樣,入場支持愛隊呢?這種做法根本不合理,所以一直以來都有人權分子每周在阿薩迪體育館外集會,並手持「讓社會另一半進入」的標語抗議,Sahar 就是其中一位支持者。

「足球並非專屬男性。」─ Sahar

你可能會疑問,伊朗曾打入去屆世界盃,普天同慶的時候,難道女球迷都不可以支持國家嗎?當然,那段時間是例外,當時時值世界盃分組賽伊朗對西班牙。比賽前一直有伊朗女球迷與警察對峙(有點像現在的香港),就在比賽前 10 分鐘,伊朗當局決定妥協,破例讓女性進入阿薩迪球場觀看直播,而且是不用喬裝,相隔 39 年後,再有伊朗女性能夠踏入球場,是為歷史性一刻。雖然該比賽伊朗 0:1 不敵西班牙,但仍獲當時西班牙隊長沙治奧拉莫斯讚揚:「她們是今晚獲勝的一方,希望這是一個美好的開始。」

美好開始,也許吧。後來,當局在國際性比賽上讓女球迷有「有限度」的自由,如讓極少數伊朗女性(大概只有 100 人)入場觀看比賽,例如國際友誼賽以及亞冠盃決賽,但阿薩德球場能容納十萬名球迷,女球迷的比率不足 1%,而且能入場的女性不是球員親屬便是政府官員,由此至終,政府都是敷衍人民。

入場睇波明明是一件很正常不過的事,卻因宗教及政治問題變成一件不光彩或有罪的事,甚至要以「破例」這個彷彿是一種恩賜意味的做法,讓女性感受到基本的權利和與生俱來的待遇。

一切的限制加速了人民的反抗,若然政府不加理會,情況只會一直惡化,因為當閉一口氣愈耐,需要呼吸的那一口氣便愈大。

2019 年 3 月,伊朗發生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一直為伊朗女球迷平權的 Sahar,因喬裝混入場觀看愛隊比賽時被識破而被捕,儘管 Sahar 之後獲釋,但其後被冠以「未有穿上合適的女性服飾」之罪,或遭判監半年。

2019 年 9 月 2 日,Sahar 竟在法庭外向自己潑汽油自焚,結果全身 9 成皮膚燒傷,延至 9 日不治,即是伊朗作客香港的前一天……

Sahar 一生為了伊朗女性地位而奮鬥抗爭,遺憾未等到成果來臨先向所有人道別……即使有人認為她是畏罪自殺,但更多人認為她是以死明志,讓更多人關注伊朗女性地位問題。

Sahar 自焚一事喚起國際急切關注,「Let Iranian woman enter their stadium」的聲音愈來愈強烈,國際足協一直對事態表示關注,已要求伊朗足總 10 月前取消禁足規定,否則將禁止伊朗參與所有國際賽事;就連 Sahar 愛隊艾斯迪格拿亦發聲明,對 Sahar 的死表示遺憾,亦呼籲當局盡快取消禁令。

「我們為這些針對女性、守舊腐朽的禁忌而震驚,未來的一代,亦會為女性曾被禁進入球場而驚訝。」— 伊朗隊長索查亦加入聲援

「這是個不該再發生的悲劇,是時候以行動取代沉默。我們需要幫助伊朗女性打破性別歧視。」— 瑞典女子足球隊隊長 Kosovare Asllani 如是說。

基本上,大部份伊朗人、甚至非伊朗人都認為伊朗應盡快取消禁令,唯獨政府仍然未有回應,就像我們今天表達的五大訴求。

當訴求未了,怎可停止抗爭?

所以,你看見有球迷舉起「Blue-Girl, died」的標語,正正講的就是這 Sahar 的故事,有份舉牌的球迷正正希望讓球迷知道,今天大家認為入場睇波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這個世界上的某些人,仍然無法享有這些權利。

那刻雖然我們未必知道事態的全部,但有些人會嘗試了解和關注,在叫喊「Stand with Hong Kong」的同時,也尊重到場聲援的外國球迷,改叫「Stand with Iran」。即使一句口號不會為成果帶來太大改變,但至少那刻能讓她們不只孤身一人,我們僅做的就是如此。

「球迷 Bahare 昨晚入場舉牌,原來唔少香港球迷關注事件,更有多人問佢得悉後擁抱支持。聲言反對暴政目標一致,必會與香港人同行。」— 轉至《足球日報》報導

場上搏盡爭勝,完場後握手擁抱。場外你撐我,我撐你,在一個共同對抗暴政的世界裡,人們互相聯系到的,何止只是足球那麼簡單?

 

註:
(1) #Bluegirl 是指一位 Sahar 的伊朗女子,她因喬裝混入球場而被識破被捕,最後因而引火自焚,以死明志。她生前喜歡的球隊為藍色球衣,因此被稱為 Blue girl
(2) 現場亦有「#BanIRSportsFederations」,意思是指封殺伊朗體育協會,以向伊朗政府表達不滿
(3) #noban4women 為另一個為伊朗女性發聲的標語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