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構中國人與華僑親共反美的「精神分裂」

2019/5/12 — 8:30

自由神像
via pixabay

自由神像
via pixabay

不少人對中國人一邊批評美國,一邊不斷送子女往歐美民主國家留學,甚至移民當地,冷嘲熱諷。海外華僑,近年變成親共,也受到相同揶揄,形容為「精神分裂」。我過往也作出類似批評。然而,上世紀名著《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一人》作者,法蘭西斯. 福山教授,在《美國處於十字路口》,對穆斯林世界反美及同時想移民美國的解釋,若拿來類比華人,一切便合理起來。

教授在伊拉克戰爭時,解釋 911 及之前歐洲恐怖襲擊,都是移民二、三代發動。與此同時,在伊斯蘭國家,大部分人也希望移居歐美。他認為恐怖襲擊與穆斯林反美,不是文明與衝突,穆斯林和任何人一樣,熱愛民主自由,並願意移居歐美,但移民二、三代因在當地社會被邊緣化,面對失業等問題,被恐怖組織吸收,發動襲擊。同時,伊斯蘭國家政府為了轉移本國問題視線,將矛頭指向以色列這個敵人,以國背後,正是受美國支持,於是願意接受民主自由,並移居美國的人民,同時反美,最極端的,援助恐怖組織。

美國內部自由民主法治制度的吸引,與她的外交政策,是分開的,外交一向都是 American Interest 為優先。看到這裡,關於穆斯林問題,便明朗了。教授認為不應把他們當精神病患看待,換句話說,美國相當部分人這樣理解他們,像香港人看中國人與華僑一樣。

廣告

回到中國人,正如上面對穆斯林描述,他們跟任何人一樣,熱愛民主自由,所以蜂湧移民歐美,但美國外交政策,是分開的,是自私的。她曾支持過柬埔寨殺人王波爾布特。光州事件後,仍支持南韓獨裁者全斗煥。小布殊發動伊拉克戰爭。即使現在,川普仍然與菲律賓殺害「毒犯」的杜特爾特友好。

中國官媒固然像伊斯蘭國家,製造敵人,轉移視線,但西方與日本輿論,在本世紀第一個十年,開始流行中國威脅論,很難不令中國人,誤會自己真的被圍堵。於是,既喜歡美國國內民主自由,又反對美國外交政策。

廣告

批評美國外交政策,與熱愛其內部民主自由,根本不是衝突,大部分土生土長美國人也如此。美國傳統,就是對政府不信任。但到了華人和穆斯林身上,就被人冷嘲熱諷,變成「精神分裂」。

華僑不滿美國內部政策,也可以很合理,因為雖然有民主自由,比中國好,但最簡單是,亞裔入大學會被扣分,有不滿,很正常。當然,還有其他因素,但只講最明顯的。

上面講的,亦與歐洲穆斯林後代被邊緣化問題類比到。當然,華僑沒有成為恐怖分子,但當有人(母國政府)向他們伸出同情之手,自然有握的道理。誠然,沒有同理心的「仆街不是自己」理由也成立,兩者可以並存。

教授論證其實很簡單,一講就明,只要將穆斯林,改成華人,所有事情便清晰無比。只不過華僑親獨裁政府,穆斯林及歐洲移民後代親恐怖分子,反對美國外交政策與想住在美國,沒有衝突,但我們竟然形容他們為「精神分裂」。深深為自己的無知慚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