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才子

假才子

比較政治碩士學歷、傳媒工作者。取名「假才子」是因為潮流興才子才女,但又沒有人承認自己是假大空的偽才子才女,所以先行澄清。文章內容不好就還請見諒,畢竟我不是個正牌才子。

2020/8/14 - 14:46

賀錦麗對中立場未明,但值得關注

Kamala Harris, Joe Biden (Kamala Harris Twitter)

Kamala Harris, Joe Biden (Kamala Harris Twitter)

萬惡美帝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挑選出參議員(加州選區)Kamala Harris,官方中文譯名賀錦麗,為副總統參選人。

挑選副總統候選人的原則,通常是跟總統候選人有互補性質,能夠擴大支持票源,特別是不同社會特徵族群。例如奧巴馬配搭拜登,就是一個政治新星黑人配搭個政治老手白人,侵侵選彭斯,就是找個思想保守者(香港叫耶 L)鞏固基督徒票源。所以拜登,一個年長白人男性天主教徒,選賀錦麗,一個年輕混血女性基督徒(小時候還去過印度廟崇拜,另外丈夫是猶太人),意圖很明顯。另一個比較少但都有時會用的原則,是選個搖擺州分的政客以贏取該州,但賀錦麗來自民主黨一定贏的加州,應該不是今次獲選主因。

政治立場方面,來自自由派票倉加州的賀錦麗較拜登激進一點點,又不至於像桑德斯和窩倫那麼激進,跟拜登較易合作,也可以鞏固激一點點的票。 事實上,拜登在初選期間被指立場和形象太中間,吸引不到激進年輕人或女性支持,現在賀錦麗加入正可鞏固這類票。能力方面,賀錦麗雖然在初選落敗,主因正是她又不夠激進又不夠溫和,但口才談吐並無問題,做參議員在國會表現也不俗,向來被視為黨內具潛力者(她只當了 3 年參議員就參選總統),能力應無問題。立場問題,拜登團隊提供一套說法跟她,她好好演繹,就可以了。另外,雖然二人在初選期間成過對手,泯恩仇扮團結的戲碼選民也是受落的。

廣告

以上講的都是以美國國內政治,特別是選舉角度來看。外人像我們當然關心美國外交政策,但始終現在是美國的選舉,先注重國內選情是必然的。現時美國選民亦應是集中關心國內,特別是疫情發展,多於外交,所以拜登選拍檔重視選舉互補性多於外交,理所當然。事實上,拜登整體上選舉策略都走安全牌,無甚驚喜。拜登過去幾個月都甚少活動,估計他是看準侵侵不會搞得定疫情,那自己總之不犯錯就已經贏硬了,現在加個跟自己社會特徵的賀錦麗做拍檔,也是很正路的安全牌。拜登的選舉網頁上都集中講內政,特別是攻擊侵侵,對外交著墨極少。

賀錦麗亦然,只當了 3 年參議員,外交方面並無太突出之處。有人說她支持香港人權法案和維吾爾人權法案,但看回國會紀錄,她加入 co-sponsor 香港人權法案時(由於美國嚴格三權分立,法案必須由議員提出和和議),之前已經有 28 位參議員 sponsor 了,而全參議院就 100 位議員,她並不算很早表示支持,至於維吾爾人權法案,更是共 66 人 sponsor,提出當日就在一致贊成下通過,所以當時根本大圍都是支持的,我們很難從此判斷賀錦麗有比其他人更親中或反中。又有說她偶而有批評中國人權狀況和貿易政策不公平等,都是同樣。相比一些真的經常挑釁中共的議員,她算很少動靜。還有,過去幾日她的 twitter 上都沒有提及過香港情況。

至於有人又說她有中文名,是三藩市的華僑幫她改的,可能她親中,這又有點上綱上線。要知道在加州為了討好少數族裔選民提供一些西班牙語、韓語、越南語、泰語等的資訊可是政客的基本功,所以有個正式中文譯名就說親中是誇張了。

總之,個人認為賀錦麗暫時對中國未有明確立場。其實以一個一般美國議員而言,的確是未必會關心中國問題,畢竟這張牌在議員層次是沒太多票。而近期其他被傳是拜登考慮中的人選,都是民主黨的黑人女性政客,其實都很少有明確反中立場,所以即使不選賀錦麗亦不見得會差很遠。這是好事壞事,見仁見智。一是她未有既定立場,將來還有可塑性,而以美國大圍氣氛來說,將來偏向反中的機會不小。二是以中共為對手,如果沒有一定認識和堅定意志,可是隨時會被他們玩弄一番的。

所以,未來她的對中立場會變成怎樣,相信會取決於整個團隊的大圍氣氛,不過這可以寫另一篇文了。現在賀錦麗只是副總統候選人,拜登本人過往亦有跟進外交政策,他也肯定已經準備了一堆外交智囊,所以她的立場還不至於很關鍵。不過因為疫情打擊侵侵選情,拜登贏面甚大,而以拜登年紀很可能下屆不再選,賀錦麗很大機會坐正,到時她的外交立場就重要了。所以賀錦麗的外交立場是值得跟進的。

作者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