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輸出審查】學者論文被篡改 荷蘭學術期刊出版商 Brill  終止與中國官方出版社合作

2019/4/29 — 20:32

紐西蘭奧塔哥大學 (University of Otago) 的兩名教授本月中披露,著名荷蘭學術期刊出版商博睿 (Brill) 旗下,有刊物對有關中國研究的學術文章進行審查,引起爭議。博睿上周四(25日)宣布終止與隸屬中國教育部的「中國高等教育出版社 」(Higher Education Press in China) 合作關係, 2020 年起,不會再為該出版社在中國境外,發行四本學術期刊。

事件爆出後,博睿上周四 在 Twitter 宣布,終止與「中國高等教育出版社 」合作關係, 2020 年起不會再為該出版社在中國境外,發行四本學術期刊。

廣告

爆出審查事件的是奧塔哥大學英文及語言學系副教授埃德蒙 (Jacob Edmond) 與教授華語的講師 Lorraine Wong 博士,他們均為《中國文學研究邊境》(Frontiers of Literary Studies in China) 期刊的編輯。此為四本疑被審查的期刊之一,是由隸屬中國教育部的「中國高等教育出版社」,委托聞名於中國近代及現代文學界的博睿,在全球發行的期刊。

該期刊的編委會名單上,包括多名美國和國際頂尖大學,包括來自哈佛大學、康乃爾大學及杜克大學等的學者,期刊編輯部位於北京。

廣告

刪論文出版社  隸屬中國教育部

今年 4 月 18 日,二人在網絡上發布有關期刊遭內容審查的狀況。埃德蒙稱,他們擬定了一個有關「中國文字的理解與運用,如何影響中國文學與文化,以及如何向全球展現中國」的特刊主題。經過有同行評審(peer review)的徵稿程序後,他們接受了四篇論文。

不過在出版特刊前,他們發現草稿裡,其中一篇由喬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語言系副教授劉津撰寫的文章,不見蹤影。該文章是關於中國網絡漫畫工作者李小乖的作品,其畫作大多以諷刺時弊,以及中國共產黨與人民間的鴻溝等為題材。此外,他們為特刊撰寫的介紹文章亦遭篡改,完全刪去有關劉津論文的段落。

稱編輯辦公室位於北京  須遵守中國審查制度

當他們致函《中國文學研究邊境》編輯張旭東 (Xudong Zhang) ,質疑期刊被審查時,張稱由於編輯辦公室位於北京,故必須遵守中國的審查制度,認為他們不應該對文章遭移走大驚小怪。他續說,劉津的文章根本不應入選,故他運用編輯特權移除其稿件。

張旭東目前在美國紐約大學任教比較文學與東亞研究,美國網絡媒體《高等教育內幕》(Inside Higher Education) 向他查詢時,他稱不希望透過電郵評論此事,並強調希望與編委會商議後,再發表聲明。

該期刊編委會名單上的一位成員、康乃爾大學中國文學與文化系助理教授阿德穆森 (Nick Admussen),在爆出事件後於 Twitter 發帖文,稱他從沒答應出任《中國文學研究邊境》的編輯委員,並已要求期刊將他除名。

學者編輯:誤信不會遭中國審查

逾 156 年歷史的博睿,在事件隨後在 Twitter 發表公開聲明,稱博睿自 2012 年開始,替「中國高等教育出版社」在海外發行《中國文學研究邊境》,博睿只負責發行紙本與網絡期刊。聲明又稱,博睿正審視與「中國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合作關係,會在必要時「毫不猶豫地捍衛出版道德」。約一周後、即上周四,博睿再發聲明,指在2020 年起,不會再為該出版社在中國境外發行四本學術期刊。

埃德蒙與 Lorraine Wong 在聯合聲明中表示,當初他們是因看到博睿為該期刊的發行商,加上不少知名學者都是編委會成員,才「天真地」誤以為此期刊的審查準則,會與美國這界別的其他期刊一致。然而,當他們發現「中國高等教育出版社」隸屬中國教育部,而其辦公室位於北京後,才明白中國政府是會對期刊作出各種審查。

為了聲援劉津,二人決定將整本《中國文學研究邊境》特刊取消,原先他們選上的四篇論文,其中三篇包括劉津的論文,則在另一本學術期刊重新發表。劉津對二人讓學術知悉內情的勇氣,表示欣賞,「自此學者向期刊提交論文時,應該更加小心。」

他與 Lorraine Wong 決定公開事件,除了因為相信學術自由外,也希望從事中國研究的學者,至少要關注中國政府如何通過出版合作關係,把審查的魔爪伸延至海外,他們認為是十分嚴重的問題。

《德國之聲》報道,埃德蒙在得知博睿的決定後,稱此決定顯示博睿對學術自由的堅持,也是國際學術圈對抗中國審查的一個微小勝利。不過,他不認為這足以阻止中國向外輸出世界觀的做法。「我們希望透過主動發聲,激勵其他研究中國的學者,去公開分享他們所經歷的中國審查。此外亦確保學術期刊,能擁有學術自由及獨立學術性等原則,也是很重要的。」

「正正因為難以辨別一本期刊,是否在中國境內還是境外發行,此事例因而令人憂慮和可能存在著陰謀(insidious)。」他們說。「在現時經濟拮据的時代,來自中國的資源可能令部份海外編輯、學者或出版商,因而願意替中國政府的審查背書。」

相關報道:《高等教育內幕》《德國之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