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遭政權迫害流亡美國 金大中跟美國結的不解緣

2020/8/3 — 12:1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1980 年發生的光州「5.18」民主化運動,歷時不足十天,5 月 27 日的清晨全斗煥下令戒嚴軍再次入城,把留守在全羅南道道廳的反抗者全數殲滅,以血腥手腕結束了這場運動。

運動被武力鎮壓以後,全斗煥為首的新軍部,便展開了大規模的整治行動,嚴懲一眾發動運動的政治領袖。當時,軍方製造虛假論述,以涉嫌接受北韓唆使,發動光州民主化運動為由,對金大中等多名在野人士,即時逮捕,並以軍事法庭審判,控以叛逆罪,判處死刑。

得知金大中被判死刑後,國際社會大為嘩然,包括全球公民社會與人權組織,還有美國國內曾經跟金大中結上連繫的政要、記者與外交官員在內,他們每人也為著營救他的性命,動用了一切官方與非官方的渠道,都希望能向全斗煥政權施壓,要求他徹回有關決定。

廣告

當時美國政府正值換屆之時,原任的卡特政府即將完結,而新當選的列根總統卻又再準備上任,向來重視民主與自由價值觀的卡特總統,當知道民權領袖金大中遭國內軍方判以死刑後,便全力動用上他在美國國內及韓國的人脈網絡,例如多年來尤其尊崇金大中的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另外,候任列根總統雖因身份問題,不便過度介入事件,但他得知此情況後,也特意派出了白宮安全顧問理查德艾倫親身飛抵韓國,向全斗煥軍方表明立場 — 「如果金大中被處死,美韓兩國關係將遭受難以恢復的傷害」,並阻止執行死刑。

後來,連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也親自向全斗煥發信,請求寬待處理金大中的判刑。面對多方國際壓力,韓國政府因而便決定對金大中的刑量,從死刑減為無期徒刑。其後,美國政府再度向青瓦台提出減刑要求,而全斗煥便以此之利,反過來向列根建議,白宮邀請他出席列根總統就任典禮,以作為證明美方支持他政權的憑證。結果,列根答應有關條件,而全斗煥便兌現承諾,最終再改判金大中入獄 20 年,並把他轉移到清州監獄服刑。

廣告

刑期雖被減短,但美國朝野本著維護韓國在野民主力量的代表,一直也在想辦法,如何把金大中從獄中營救出來。當時,列根政府便以白宮安全顧問理查德艾倫為代表,向全斗煥提出斡旋,表示華府有意提出以金大中的健康問題為由,協助他保外就醫,流亡到美國。而白宮當時也向韓國政府保證,金大中在美國不會參與任何政治活動。結果,全斗煥接受了美方建議,讓金大中流亡美國,解決這個心腹大患。

入獄約三年,金大中終於在 1982 年年底,能離開監獄。他於 1982 年的平安夜到達美國以後,一直未有放棄發聲,繼續在美國發起抨擊全斗煥獨裁政權的抗爭運動,並且經常接受當地媒體訪問、在報章撰文以及在各大學與公眾場合發表講話,一邊呼籲列根政府本著人道主義,多向韓國施壓,要求對方加快推進民主化的進程,另外亦大肆指摘全斗煥在國內繼續侵犯人權的事跡。

同時,金大中在留美期間,曾經成為哈佛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員,並且美國成立了「韓國人權問題研究所」,除了廣邀美籍韓裔的美國公民加入,亦定期發表人權報告,也會向美國政府與國會遊說,要求政界向列根政府施壓,希望華府能發揮影響力,強迫全斗煥政府加快其民主化步伐。

不斷在海外發聲批評其政府,全斗煥因而一直未有放低對金大心的戒心,管束其國內媒體不要報導他在美國的消息。而當到了 1984 年年底時,一方面感到無比自咎,自己只能單獨在外,未能跟繼續委身國內的民主運動,而且深感時機已成熟,金大中因而決定是合適時候,結束流亡日子回國。

得知金大中準備回國後,全斗煥先是表明立場,萬一他決定回國,他必須要繼續回到監獄服刑。而美國朝野兩派亦深明,金大中回國後將會面對更惡劣的政局環境,盡力勸服他打消回國的決定。只是,歸國之心已決的金大中,已向全斗煥與列根二人私下發信,指出自己已深知回國必須面對的政治風險與代價,但也無論如何也要回來。結果,全斗煥便反向金大中建議,他能回國,但必須要在 1985 年 2 月的國會選舉與 4 月份自己跟列根在華府的峰會舉行之後,避免他回國一事,一來會影響選舉結果,而且也會影響自己訪美時的美韓關係。

只是,金大中未有應全斗煥之求,先於 1 月跟韓國在野力量領袖金泳三聚首,成立新政黨「新韓民主黨」,參加 2 月份舉行的國會選舉。後來,他也決定將會如期,於 2 月初結束流亡回到韓國。但目睹同屬抗爭人物,菲律賓的民權領袖阿基諾二世在結束流亡美國,正在回國之時在馬尼拉機場慘遭遇刺身亡的事件發生後,美國朝野兩派也極為憂慮,金大中回國會否步上阿基諾二世相同的命運。

結果,為了保護金大中回國,數十位美國各界人士便隨同他乘機飛回首爾。抵達金浦機場時,原來全斗煥政府雖然曾向美國駐韓大使保證,回國後不會逮捕金大中,但國家安全部門的警員,卻在金浦機場內強行把金大中在人群中強行帶走,期間造成的混亂更弄傷了隨團到韓國的美國代表人士。後來,金大中便被國安人員帶回家中,立即被當局軟禁在家。

但雖然被軟禁,金大中回國的聲勢,便造就了整個韓國在野派力量更被鼓動起來,金大中與金泳三成立的「新韓民主黨」在國會選舉中取得意外成績,在 276 席中獲得 62 席,一躍成為第一大在野黨,有力挑戰執政政權的力量。

回顧兩年多時間留美的日子,金大中雖然未能跟總統列根會面,但他的存在,還有他廣在美國媒體與公眾層面結連的網絡,實質地影響了列根判斷如何處理跟全斗煥治下的美韓關係。1986 年以後,列根多番向全斗煥施壓,提出要求首爾必須加快推進民主化的步伐,否則將會影響華府對韓國的外交盤算。

而踏入 1987 年,隨著舉辦奧運會的死線迫在眉睫,國內爭取民主訴求的聲勢也越見強烈,大勢已去的全斗煥,結果也需要正視歷史潮流的變化,把權力歸還人民,修改憲法,成就了韓國民主化最關鍵的一步。


參考文章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