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2/12 - 18:56

非洲會否成為爆發點?

埃塞航比亞航空的路線圖

埃塞航比亞航空的路線圖

沈旭暉寫了一篇文章(見《明報》〈咫尺地球:非洲機場實錄:毛里求斯是這樣對香港人封關的 〉,2020 年 2 月 12 日),提到他在非洲島國馬達加斯加,本來訂了毛里求斯航空,經毛里求斯轉機,直航回港。

但是毛里求斯的檢疫工作很認真,隨著疫情升溫,毛里求斯政府完美示範什麼是真正「封關」。

文中有一段這樣的對話:

廣告

毛里求斯關員:「建議你可以考慮其他航空公司,經過毛里求斯以外的國家回去,我們樂意退款。」

沈旭暉:「你一定知道,這個地方不經毛里求斯,到香港的航線極少,而且太迂迴⋯⋯」

毛:「(斜望旁邊櫃台)試試他們吧,他們和中國最友好,很多離開不了的,都是靠他們。」

沈:「(望向同一方向,發現是現任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的祖國)嗯,埃塞俄比亞航空⋯⋯」

(轉載沈旭暉的文章,至此完。)


昨天我跟一位朋友聊天,朋友本身是免疫學病毒博士,就剛好提到港大之前估計四月是疫症爆發的高峰期,但並沒有評估非洲會否受感染。

我查了一下,發覺不論是北京、上海、成都、廣州,至今仍有直航航線,可以直達埃塞的首都亞的斯亞貝巴。部份航班密度雖然受疫情影響,價錢也貴出一大截,但總之就是維持有直航,購票時只會彈出一句:「出行提醒:在亞的斯亞貝巴寶利機場入境處設置體溫監測儀,要求入境人員進行體溫檢測和信息填報,重點檢查中國旅客。」

而埃塞首都本身,正是非洲其中一個最繁忙的航空樞紐,航班遍佈非洲及中東多國。我去年年初到非洲時,就坐了不少次埃塞航空,因為最方便,航班時間也較好。

非洲至今零感染,但埃塞航空不停飛中國,只靠加強檢疫,到底這個缺口,會否連累非洲成為爆發點?非洲大多國家本身的醫療及衛生條件,對武肺不能測試,不能治療,更不能控制。朋友還提到,上星期非洲的疾控中心就此開會,目前只有埃塞俄比亞及塞內加爾能檢測武肺病毒,他們要把測試套裝分發給高危國家,並教導如何使用。

去年在埃塞俄比亞坐內陸機時,經常遇到中國乘客,其中一次與我相鄰,還把整杯可樂倒在我的大腿上。由於旅行時心情愉快,我也沒有發脾氣,只是說沒關係,抹乾就可以,然後我們就聊起來。他原來是中國某國家級金融管理的主管(但還是會倒瀉可樂),來埃塞主要是負責放債的業務。問及埃塞的還款能力,他就是埃塞的還債能力算不俗,尤其是埃塞航空,並聲稱埃航的大部份資金,都是來自中國的借貸。到底這會否是埃塞及埃航,至今還不敢封關的原因?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已儼如中國傀儡,面對疫情失控,卻仍然對中國的抗疫措施大加讚許,到底他能否為自己的家鄉多做點事情?他對中國的迎合,會否導致另一場爆發?這家埃塞引以為傲的「國家之驕」的航空公司,又會否成為該國的災難?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