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雙性人與性別友善廁所

2019/6/5 — 19:53

性別友善廁所的標誌(資料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性別友善廁所的標誌(資料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談廁所的問題,從來都是牽涉性別、平等人權、使用者的空間權益和法律等一系列的問題。

首先我要澄清,我所指的性別友善廁所,是指把獨立廁格集中在一起,可以在一個大廁所裡有多個獨立又具私隱的廁格,也可以在某空間或場所放置密集的獨立又具有私隱的廁格,洗手和梳妝的共用空間則人人可用,也可另設少量獨立又具私隱的梳妝格方便個別人士梳妝。這樣的洗手間,不分性別,人人可用,便可以讓非一般男性女性的人有友善空間使用,也緩解了女性長期因女廁不足而面對的不平等情況,又因為都是獨立具私隱的廁格,女性和少眾的安全得到保障。

我發現有一些地區,把一些原有的廁所稍作改動便說是性別友善廁所,這是未盡責任的,例如在獨立廁格的間隔的私隱度上做得不好,也沒有裝設足夠的警報設施或加強巡邏,便有機會讓別有用心的人去侵犯別人的私隱和帶來別人恐慌,甚至成為反對設置性別友善廁所的人的藉口。

廣告

雙性人在如廁上,常因性器官與被強迫賦予的性別不一致,或因被強迫接受的性器官修訂手術「失敗」,或因樣子與被強逼使用的性別太大差距,以致在洗手間中易被發現雙性人身分。常因被發現了身分而在如廁時面前比女性更大的風險。

最常見的例子,被逼當男生的雙性人,被逼去男廁,而在男廁裡就會易被侵犯,這最常見。若去「殘廁」嗎?在多數男孩去男廁的時候,唯獨一個男孩去「殘廁」,他的同學、朋友、街坊、同事都會質疑這人為何總去「殘廁」,這便令雙性人易被發現。去一般男廁會被性侵,去殘廁會被發現身份,也會被欺凌或性侵,當只有男廁女廁時雙性人去廁所永遠是一個難題。

廣告

那麼雙性人若當女性去女廁便都沒問題了?有部份被逼當女性的雙性人,他們的樣子不一定很女性,當她們被逼拿了女性身份,但樣子卻男性化,每次去女廁都會被質疑,引來質問而無奈要被發現雙性人身份。以她們的樣子去男廁卻不易被質疑,但她們去男廁,又是面對了被男性侵犯的風險。例如我一位雙性人朋友,樣子十分男性,甚至有一點胡子,但她有乳房也有陰道,那麼她應去男廁抑或女廁?若去殘廁,也便是上面一樣的問題:被逼公開身份,或更易被發現身份。

性別友善廁所的重要性,是因為人人都可以使用,不分性別都有自己一格,不管樣子和性器官形態,都可以有尊嚴和私隱地使用。

現在的男廁、女廁、殘廁的安排,對使用殘廁的任何人都不友善,除了殘障者無奈要使用,誰去使用都會被側目和被負面標籤,殘廁對大多數人都不是友善的空間。而且這不符合經濟效益的設施,政府及財團都不願意大量投資去建設,以致把完全獨立殘廁大量建造並轉化成「友善廁所」的策略變成空談。

我建議最理想的應該是男廁、女廁、性別友善廁所都一起存在,那麼男的去男的,怕男人的女人去女廁,而不怕男人的女人或有急需如廁的女人及任何人都可以去性別友善廁所,這會減緩怕男人性侵的女人被逼一定要去性別友善廁所的不安問題。

但回歸經濟效益問題,當政府和財團建設了性別友善廁所給所有人都「人人有一格」時,為何還要花錢去給男人男廁和女人女廁?從經濟效益和人人平等原則下,「人人有一格」的性別友善廁所是最有經濟效益和最具人權的,這肯定會是未來城市建設的必然發展。

侵犯女性和雙性人的不是個廁所,是犯事的人,把所有廁所都打掉也不會令不尊重別人的人不去傷害別人。人不友善,那裡都會是風險。把性別友善廁所說成問題所在,而不去加強對犯事者的管控和懲處,那是本末倒置的事情。

我也深信,使用廁所的男性,絕大部份的都是好人,既不會侵犯別人,更會主動保護被侵犯的人,在性別友善廁所裡,當大多數男士願意承擔保護弱者的角色時,使用廁所的人其實是更安全的,反而對企圖性侵的人起很大的阻嚇作用。

至於確實很擔憂性別友善廁所會帶來更大的性侵空間的話,我建議在性別友善廁所的獨立廁格外的共用空間裝置多方位的監視系統,並在廁格內和梳洗空間都裝置直駁警方的求救按鈕,也加強管理員的巡邏,並且在法律上加重性侵者的刑罰以起阻嚇作用,政府也全面作公眾教育,這便能起積極防範性侵的作用。

性別友善廁所是最符合人權和經濟效益的設施,也最能反映那個社會對弱勢群體的關懷和體恤。

反同反跨者們帶動女性對性侵的恐懼,把侵犯者隱晦地暗示都是性少眾,莫視真實的風險在那裡,拖恐男的女性的人出來談「人權」,令不少女性受騙,在恐懼下就是沒理性的反對,很多女性成了被利用的人!

請理性和清醒去為弱者謀福祉,恐懼和排斥不會令任何人更安全。

只有在不以性別介分的空間,才能讓雙性人不必「被發現」,才能讓人人都能自在的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