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1/5 - 12:49

向六位無聲吶喊的記者致敬

11 月 4 日,六名記者於警察記者會戴上貼有「查警暴 止警謊」字眼的頭盔,警方最終取消當日記者會。

11 月 4 日,六名記者於警察記者會戴上貼有「查警暴 止警謊」字眼的頭盔,警方最終取消當日記者會。

六位記者於警察記者會前,無聲要求「查警暴,止警謊」,不是搗亂,也不是抗議。

記者沒有搗亂,只是表達意見,比較月前戴頭盔參加記者會並宣讀聲明更溫和。

記者頭上插字,表達「查警暴,止警謊」,沒有阻礙記者會,是警察的玻璃心阻礙記者會,其他記者謂那六位記者沒有阻礙,可以繼續,是警察自行中止記者會。

廣告

記者不是抗議,他們靜靜坐着,在聲援同行,捍衛採訪權,保障市民知情權。

請留意,是次行動,乃記者應有之義,香港記者協會要求記者遵守的專業守則,第二條寫住:「新聞工作者無論何時均應維護媒介自由採集消息﹑發表評論和批評的原則,並應致力消除扭曲﹑壓制及審查的情況。」這次行動,正是要維護採集訊息的自由,表達意見,希望警察停止暴力壓制記者採訪。

警察做過什麼?最新一例,正是立場新聞攝影記者被捕事件。

立場新聞攝影記者做了什麼?片段可見,他只是坐在商場內,遠距離拍攝警方拘捕人,防暴警上前警告,他還來不及反應,已被防暴警推跌,被指「阻差辦公」,並拘捕。這位攝記做過什麼?他只是拿着一架相機而已,坐在遠處,根本沒有多餘動作。

他受到什麼待遇?結果要被警方扣留 21 小時,到醫院驗傷時,鎖上手扣鐵鍊,有如拘押恐怖分子,由拘捕一刻,記者已表明身分,身上亦配戴記者證,但警方不理,在警署內亦指罵他「黑記」、「扮記者」、「被害妄想症」。

狂妄的警察還想做什麼?竟然要求到攝記家中搜屋,幸有律師在場,指出「阻差辦公」控罪只關乎現場行為,可想而知,警察可以亂來到什麼到步。

結果如何?立場攝記不接受保釋條件,踢保後獲釋。

警方根本沒有證據可以落案,警察可以隨便拘捕人,最多扣留四十八小時羞辱你,然後還要求你保釋定時報到玩謝你。

其他針對記者,阻礙採訪的事例,數不勝數。

為掩飾警察推撞消防的醜行,警察辱罵記者,又以胡椒噴霧威脅拍攝中的記者。

Now 車長旺角警署外無端被懷疑布袋彈打頭,在警署內遭警員毆打,遍體有傷。

窄位向記者群射布袋彈,臨上車前陰濕轉身向記者群擲催淚彈;封鎖線任劃,隨便亂講,個個警察不同;拘捕市民時,同袍以身擋鏡頭,阻礙採訪;警察亦慣用強力電筒近距離照射記者,比示威者鐳射筆傷害更大。

請記住,記者已算是幸運,一般有傳媒機構支持,可以即時提供法律支援,有行家關注,不會被捕後苦無外援。試想想,以立場新聞攝記及 Now 新聞車長的遭遇,若是一位普通市民,即是數以千計被捕者,大部分被捕後無聲無息,外界連名字身分都不知道,警署會遭受何種待遇,遇上幾多風險?

六位記者的行動,不只捍衛採訪權,也在捍衛每個市民的知情權,乃是一位公民、一個人,作為社會一分子基本道德良心。他們謙卑地無聲表達,要承受各自新聞機構老闆的壓力,亦已遭黨媒點名狙擊;這個時勢,不簡單,需要無比的勇氣。致敬!

 

相關文章:
香港人能夠掌握的最後一種權力
幾時輪到你管記者?
Now 車長被警察襲擊十二問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