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類致野生動物變得更夜行性 行山、農業活動亦被視有威脅

2018/6/15 — 15:57

黑馬羚,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黑馬羚,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隨著人類活動擴張至更多自然環境,野生動物無法大規模搬離原有棲息地,牠們正尋找方法與人類共存。最新刊於《科學》的研究就顯示,如狐狸、鹿等原為晝行性野生動物為減低與人類接觸,更多活動時間改在夜間進行。研究團隊指,即使變成夜行性,野生動物群族仍面對不少風險。

該研究由柏克萊加州大學野生生態學家 Kaitlyn Gaynor 領導,審視過去 76 份分析六大洲 62 個哺乳類物種如何因捕獵、農耕、行山郊遊與城市發展等人類活動而改變行為的報告。這些研究所涵概的物種小至負鼠,大至大象也有,並會以全球衛星定位系統 (GPS) 追踪器與動態感應相機等不同技術追蹤動物活動。

團隊發現,大部份受調查的動物因為人類出現於附近,平均夜間活動比正常多 20% 。 Gaynor 指最極端的例子是黑馬羚 (Hippotragus niger) ,該個物種原本大部份活動時間都是於入夜之前,但因為人類獵殺行為,在津巴布韋萬基國家公園的黑馬羚卻將其一半活動轉到夜間進行。

廣告

另外,團隊又發現人類不需要直接接觸或捕獵野生動物也對其產生影響。例如草原狼 (Canis latrans) 原本是平均分配晝夜活動時間的物種,但棲息於加州聖克魯斯山脈行山路徑附近的草原狼會因為人類行山,而將近七成活動時間改至入夜之後。

雖然此前有類似研究分析單一物種因為人類活動改變活動模式,但是次研究則是首個大型量化研究,分析有多少哺乳類被逼要變成夜行動物。同時,研究亦確認學界之前「動物視人類為威脅」的假設;更重要是發現農業與行山等看似沒有威脅性的活動,也會影響著野生動物。

廣告

團隊認為,這種行為模式改變除了令人類與動物更和平共存,亦可從中制定更有效保育方針,例如限制人類於某些時間進入某些區域。不過,團隊警告即使動物大幅將活動改至夜間,仍然令其面對減少獵食、交配等大量風險,令其數目下跌,不能完全避免人類帶來的威脅。

來源:
Nature, Mammals turn to night life to avoid people, 14 June 2018
Science, Human activity is causing more and more animals to embrace the night, 14 June 2018

報告:
Gaynor, K.M., Hojnowski, C.E. & et al. (2018). The influence of human disturbance on wildlife nocturnality. Science 15 Jun 2018: Vol. 360, Issue 6394, pp. 1232-1235. DOI: 10.1126/science.aar7121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