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地球暫停營業,是禍還是福?

2020/4/2 — 14:27

歐洲太空總署 ESA :疫症期間,意大利的二氧化氮含量明顯下降(今年3月14-25日與去年3月比較)

歐洲太空總署 ESA :疫症期間,意大利的二氧化氮含量明顯下降(今年3月14-25日與去年3月比較)

【文:何偉歡(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三月下旬《經濟學人》雜誌的封面是地球掛上紅色的「暫停營業」牌全球都為新型肺炎疫情交付「代價」,人類「正常」活動暫停 ── 消費、生產、娛樂……。不過,地球似乎亦得到了休養喘息的時間?

廣告

「發展」還是生態危機的宿主?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今年(2020 年)2 月發布了兩張圖片,對比 1 月 1 日至 20 日和 2 月 10 日至 25 日的中國空氣污染情況。圖片所見,2 月的空氣污染物排放量迅速大幅減少,跟 1 月的圖片形成強烈對比。芬蘭能源與清潔空氣研究中心的分析師 Lauri Myllyvirta 指出,中國封城政策及工廠延期復工等防疫政策使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至少 25%;跟上年同期相比,減少了一億噸碳排放。

廣告

在另一個疫情重災區義大利,網民在社交平台瘋傳旅遊熱點水都威尼斯運河重現天鵝和海豚的照片 ── 網民一直心痛人與動物「有你無我」的關係。雖然《國家地理雜誌》已經發文表示照片的拍攝地點不是威尼斯,大家只是慨嘆這些都是「too good to be true」的假資訊。威尼斯也許沒有天鵝和海豚,但的而且確因為遊客大量減少而令運河水質變得清徹;NASA 亦指出義大利的空氣污染情況跟中國相似,空氣中的二氧化氮濃度迅速下降,科學家直接推測其主因是在那裏行駛的柴油車大幅減少。

沒有人希望生態環境因為疫症爆發才得以改善,但破壞生態環境已成為人類常態,而生態系統失衡必然會影響人類生活,這是惡性循環。《全球大流行》作者 Sonia Shah 勸勉大家,唯有保護生態環境才是預防大流行病的最佳方法。她在 3 月《法國世界外交論衡月刊》發表的文章引述一份 2017 年的研究報告指出,伊波拉病毒出現最多的非洲中西部,正是雨林生態被破壞得最嚴重的地區;被認為是該病毒宿主的果蝠,也正是因為雨林遭受破壞而被迫靠近民居出沒,致使牠們身上隨帶的病毒傳染給人類,世紀疫症從而引發。野生動物失去原來的棲息地,與人類愈來愈接近,二者互相傳染的機會就會愈大。2008 年英國研究指出,全球 335 種於 1960 至 2004 年間出現的疾病當中,超過 6 成是來自動物。

再者,雨林有吸收二氧化碳的功能,可以抵銷人類活動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對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在 2020 年前遏止砍伐森林,是作為《巴黎氣候協議》其中一項減少碳排放的政策。可惜在全球化貿易帶來的經濟誘因之下,人們把砍伐雨林、擴張農地視為促進經濟發展最好的「資源」。根據「全球森林觀察」(Global Forest Watch)的資料顯示,2018年雨林消失面積最多的地區是「地球之肺」亞馬遜雨林。去年 8 月 19 日,巴西聖保羅市因為亞馬遜雨林大火而白天變黑夜的照片引起國際社會譁然;全球多個新聞媒體、環境保護關注組織及各國領袖皆呼籲世界關注雨林大火問題;社群媒體「#為亞馬遜祈禱」標籤在短時間內被引用超過百萬次。然而踏入 2020 年,巴西總統博索納諾以「有利經濟發展」為名,在 2 月 5 日宣布計劃開放亞馬遜的原住民保護區進行商業採礦及農業活動。

疫情後碳排放「報復性增長」?

不只是巴西,很多國家都以經濟發展為名,使執行減少碳排放的政策上半途而廢甚或一曝十寒。「世界工廠」中國因為新型肺炎封城、停工,經濟被受嚴重的打擊。然而2020年是規劃驗收中國經濟成果重要的一年,10 年前「十三五」規劃制定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預期在今年實現。因此,今年全年的本地生產總值仍希望爭取到6%左右的增長。可是《福布斯》早前發文指出,中國在疫情的衝擊下,「世界工廠」地位或許不保。內憂外患之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提出要「一手抓防疫、一手抓發展」,國家主席習近平亦強調在疫症下仍然要堅持 2020 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保持經濟平穩運行。

作為碳排放大國,中國的排放量對全球氣候轉變舉足輕重,若然不顧一切追趕疫情帶來的經濟損失,情況令人擔憂。綠色和平政策顧問李碩指出,中國的碳排放可能出現「報復性增長」。關注環境問題組織「中外對話」上月初發表評論,清楚表達其憂慮:「疫情過去,我們如何恢復經濟?如果沿襲慣常的做法,用政府財政推動高碳的基建和重工業對沖疫情的負面影響,其實就相當於好了傷疤忘了疼 ── 剛擺脫了公共衛生風險,就立即將社會和經濟置於氣候變化的巨大風險之下,這樣的投資明顯是不可持續的。」

氣候變化的為人類帶來的風險不容置疑,因此早於 2015 年聯合國便通過的《巴黎氣候協議》,嘗試竭力遏止全球暖化。可恨各國元首和地方首長長期以經濟角度去衡量生態保育工作,視大自然為「資源」,生態保育往往只會淪為經濟發展的工具。事實上,環境保育議題在國際會議上表面上是討論相關爭議,背後卻是國與國、地區與地區之間的利益爭奪。

美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碳排放國家,總統特朗普上任後一直高舉振興美國經濟的旗幟,廢除多項環境保護法例。他認為《巴黎氣候協議》是對美國非常糟糕的協議,不滿中國、印度可以以比美國更慢地逐步淘汰化石燃料,《協議》是懲罰美國的同時讓外國污染製造者發財的不公平協議,所以美國將於今年 11 月 4 日正式退出。

聯合國環境署最新發布的《2019 排放差距報告》顯示,全球減排目標與現實之間的差距顯著地增加。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感嘆:「十年來,《排放差距報告》一直在發出警報,但十年來,世界只在增加碳排放量。」報告指出,過去十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以每年1.5%速度上升,去年的碳排放量更創下歷史新高,達到 550 億噸。今天既然地球「暫停營業」,科學家在努力尋找新型肺炎病毒宿主的同時,人類每位成員是不是也是時侯「停一停、諗一諗」,我們要不要想成為氣候危機的「宿主」?上月《自然》向世界發出警告,人類「再沒有下一個十年」去應對氣候問題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