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戴著腳鐐起舞?ㅤ王久良的影像力量

2020/5/30 — 15:29

王久良紀錄片《塑料王國》圖片

王久良紀錄片《塑料王國》圖片

【文:朱漢強(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

看過《垃圾圍城》、《塑料王國》這兩部紀錄片,一定讚嘆導演王久良的能量。他的影片不單感動觀眾,還撼動中央,促使北京斥資上百億元整治周邊數百座違規堆填區,並且收緊了國家的洋垃圾進口政策,改變全球垃圾貿易的格局。王久良並非官二代、也沒靠山,連大學都沒唸完,卻在中國體制下贏得這張亮麗的成績單,殊不簡單。

這兩部網絡熱播的影片,一度成為敏感詞。筆者 2017 年初看了《塑料王國》,正要向環保圈推介,沒想到幾天後重訪網頁彈出「404」頁面。王久良倒懂得自我調適,在微博說:「人類的苦難在等待,等待受屈辱的人凱旋。」

廣告

在中國做政策倡議,如同戴着腳鐐起舞,要跳得優雅並不易,絆個人仰馬翻者大有人在。有次跟內地老政協談政策游說,對方劈頭就說:「『游說』是挑動政府的西方詞彙,說不得」,顛覆了我們對倡議的想像。曾幾何時,香港人享有兩制的保障,無論環保團體抑或傳媒,就污染企業口誅筆伐,對失德官員進行監督,天經地義。從兩制落到一制的遊戲規則,要學習潛規則、打擦邊球、猜度政治紅線,肯定不是健康公民社會所樂見。

佩服王久良,磨劍數載,以最擅長的影像力量,記錄國企及地方既得利益瘋狂開礦,把神州國土挖個稀巴爛,然後蓋起一座又一座爛尾高樓的惡行。「很多的高樓,無非是個道具……一個局,一場圍獵國民財富的局。」並激動慨嘆:「一邊是一個爛尾的城市,而另一邊是早已破碎的山河。」

廣告

他提到遼寧某大型鋼鐵礦山國企,從五百米高空看下去,看不盡開採下遭蹂躪的大地,感受到「權力的傲慢」。「這裡的一草一木,只有他們才支配的權力;你無權干涉,哪怕你世代居於此。」在山下探問村民可有賠償,對方一臉茫然反問:「什麼賠償呀?這本來就是國家的,他們怎麼辦就怎麼辦。」王久良說:「我真的聽出那種無奈。」(YouTube 輸入「王久良:有關中國大地的 20 張照片」,可重溫未被刪除的內容)

我是等着王導這部新作,以影像劍指中國發展下,藏的污納的垢。他說過,「如果有人說也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我會說,那麼我想那真的是我們需要的嗎?我們需要是潔淨的空氣、清新的水源、安全的食物,暖暖的陽光。這應該是幸福生活的基礎,最基本的權利。」他還說過,「如果孩子沒希望,世界真的沒希望了。」

我不知道王久良如何練就出這身倡議的好武功,但他說過的幾段話,還是很好的啟示和提醒:

「首先是建立起一個質疑和抗爭的精神,發揮你的所長,在你的行當裡去參與這個社會的改良。也許在某些體制裡的人會說:『抱歉,我暫時什麼都不能幹』,那我也說一句:『那就請你暫時不要作惡。』」

「一則古老的寓言:『有一天,真理和謊言正在井裡一起洗澡,突然間,謊言快速爬出井口穿上真理的衣服逃走了……從此,赤裸的真理難以尋見,而披蓋真理外衣的謊言卻隨處可見。』」

「拒絕與魔鬼交易,拒絕閹割與自我閹割,拒絕出賣靈魂與尊嚴!」

「魯迅確實說過: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

總的說,做人先要做個對得住良心的人,不能對流失中的社會價值無感;即使不能對抗不公,也不要作惡。

對未來,要抱有希望,為公義、為香港的永續發展共同奮鬥。期待不久的將來,可以免於枷鎖,盡情起舞。

王久良(綠惜地球圖片)

王久良(綠惜地球圖片)

 

(標題為編輯改擬,原題為〈戴著腳鐐起舞?〉)

原刊於 2020 年 5 月 30 日《經濟日報》
綠惜地球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