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塑】南美海底塑膠垃圾 30 年不變 無明顯降解生產商資料仍可見

2020/6/13 — 10:55

Credit: Krause, S. & et al. (2020). / GEOMAR

Credit: Krause, S. & et al. (2020). / GEOMAR

塑膠為人類生活帶來方便,但處理不當會長時間污染環境,到底塑膠垃圾會殘留在環境中多久?因為無太多長期實驗而無法確認。最新刊於《科學報告》的研究指,在秘魯附近的東太平洋超過 4 公里深海底發現到的塑膠垃圾,可清楚顯示其年代有超過 30 年歷史。

一隊德國研究團隊於秘魯對開海域,利用水底機械人在海床收集垃圾,其中包括一個由膠袋包住的 1988 年台維斯盃特別版可口可樂罐。有參與研究的 GEOMAR 海洋科學家 Matthias Haeckel 指,如果鋁罐本身不是牢固地包在膠袋中,早就於深海被侵蝕難以辨識,因此推斷垃圾膠袋屬相同年代的產品。

圖:可樂罐被包於垃圾膠袋中(上);研究人員辨認出可樂罐屬特別版
Credit: Krause, S. & et al. (2020). / GEOMAR

圖:可樂罐被包於垃圾膠袋中(上);研究人員辨認出可樂罐屬特別版
Credit: Krause, S. & et al. (2020). / GEOMAR

廣告

另一件被發現的垃圾是德國製造的凝乳 (curd) 聚苯乙烯盒,該盒顯示一個德國地區的五位數郵政編碼,而該產品在德國於 1990 年才推出,製造商則在 1999 年被競爭對手收購,現時已不用該盒上的品牌出品凝乳。 Haeckel 指由於該海域遠離重要運輸路線,因此可能來自以前的考察;這些垃圾提供極為難得的機會,可讓他們詳細檢查深海中的塑膠產品降解情況。

廣告

圖:凝乳盒發現時的情況(上);凝乳盒圖案與資料仍清楚可見
Credit: Krause, S. & et al. (2020). / GEOMAR

圖:凝乳盒發現時的情況(上);凝乳盒圖案與資料仍清楚可見
Credit: Krause, S. & et al. (2020). / GEOMAR

報告指,垃圾膠袋與凝乳盒都無明顯物理性與化學性降解,只有輕微疏水性 (hydrophobicity) 改變。另一個發現是,塑膠表面的微生物群落與周圍海底沉積物的不同。是次報告的首席作者生物化學家 Stefan Krause 補充,所有微生物物種都可以在海底沉積物中找到,部份微生物卻在塑膠表面大量累積,物種比例與自然環境不同。

Hackel 認為,這是首次有研究表明深海塑膠垃圾的命運,亦提供證據要求船隻更小心處理廢物。他指出,幸運的是現時船上的船員和研究團隊都會確保垃圾不會棄於船外的海洋之中。

這次考察於 2015 年進行,德國基爾亥姆霍茲海洋研究中心 (GEOMAR) 、馬克斯普朗克海洋微生物學研究所與德國基爾大學的團隊以研究船 SONNE 在距秘魯海岸 815 公里外的東太平洋位置,利用機械人 ROV KIEL 6000 深入 4.15 公里海床。是次考察原是一個長期研究的一部份—— 1989 年起德國學者已在該位置翻動海床,以了解錳礦潛在開採所帶來的環境影響。團隊分別曾在 1992 年、 1996 年回到該地, 2015 年一次則為最近一次,研究深海生態系統的恢復進度。

 

來源:
Phys.org, Plastic in the deep sea: Virtually unaltered after a quarter of a century, 11 June 2020

報告:
Krause, S., Molari, M., Gorb, E.V. & et al. (2020). Persistence of plastic debris and its colonization by bacterial communities after two decades on the abyssal seafloor. Sci Rep 10, 9484. doi: 10.1038/s41598-020-66361-7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