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乒乓】曾大屋街場雜憶

2020/3/30 — 15:49

乒乓球場的鐘,半小時短鳴一下,一小時長鳴一下。

球場位於曾大屋遊樂場,四張木枱,難能可貴的並非用一般街枱的鐵網,而是可調高低的真網。另一個比其他街場優勝的地方是側風不大,較少會把球吹歪。

每一次去街枱打球,大概知道誰在,但說不定誰一定在。這就是在街枱打球的樂趣,你會遇到各式各樣的球手,可以磨練出面對陌生球手的技巧。

廣告

曾大屋球場是與眾同樂之地,球技水平由新手至註冊選手都有。人多的時候,通常有幾個不會打球的人佔了一張枱。會家子從來不會要不會打球的人離開,或者持技凌人。高手們都會佔著一張球枱,輪流打分數,甚至雙打。有些人光練不比分,然而只要你顯示出一定水平,就會有人「跟隊」,不打也得打。這裡的球手,有些只視打球為運動,出一身汗,有些視之為一種娛樂,有些視之為一種目標的追求。

球場從上午七時至下午十一時開放,打球的人也可粗略分為日間和晚間。日間大多是老人或退休人士,晚間則是下班的年輕人和中年人。周末自然比平日熱鬧,有些人甚至跨區來打球。

廣告

晚上十時三刻,球場裡會出現一個老人。他看到有空枱,就會拆走網。十一點的鐘聲響起,大家開始收拾球板或更衣時,老人就會把其餘的網拆掉收起。在這裡打了幾十年的球友說,以前有人太熱愛打球,三更半夜也在打,有擾人清夢之嫌。十一時五分,場內的燈光會突然熄滅,據說也是為了防止球友帶自家網打球。那老人把網子收起後,會默默地坐在一旁,一動不動。

去年的抗爭運動,港鐵提早停駛,球場也相應在傍晚收起網子,好讓職工下班。這並沒有阻止到球友打球,先有人隨手拿起紙盒和廁紙,權充當網子用;後來有些球友帶自家網過來,所以說「無野可以阻到人係曾大打波」(沒什麼可阻止到球友在曾大屋打球)絕無誇大。

武漢肺炎爆發後,康文署旗下的乒乓球場全部暫停開放,幾乎把全沙田的球友都引到曾大屋,十分熱鬧。周末經過,每張枱都有六七人輪候。大家都沒有想過曾大會有封場的一天。

二0二0年三月二十八日,就是特首宣佈四人以上不得聚會等防疫措施的翌日,曾大屋比平時要人多,也許大家都知道六點就會開始封場十四天,用盡最後的機會打球。在政府的官僚機器之下,小市民的娛樂是何等微不足道。然而,三時多,群組已傳來曾大屋被封場的照片。或許當局知道球友有多熱愛乒乓,每張球枱都繫上一台鐵馬。

下筆之際,運動場傳來鐘聲的長鳴,但我知道球場早就人去樓空。

原刊於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