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9/1/17 - 19:18

分手是一場公關

資料圖片,來源:JUrban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JUrban @Pixabay

站在雲咸街那家食店內等待外賣的時候,我看見一男對著一女吃飯。一男拿起手機,按了幾下之後,一女放在枱上的手機螢幕隨即發光。一女沒有拿起手機,只是一邊吃飯一邊看看螢幕,之後呆住。

一女放下筷子,坐直身子,用紙巾輕輕按了嘴角兩下,好半天才吐出一句:「你認真?」聽一女這樣一問,一男只是垂目點頭,再鬼食泥咁講咗句 sorry。

以為場戲有排睇,點知我盒滷肉飯未到,一女已經走咗。

廣告

最搞笑係。

一女離坐之前拿起水杯,一男可能以為她要潑他,於是驚恐地坐後一丈。一女看見一男的反應後,只是喝一啖水,然後放低水杯,站起來之前拋下最後一句對白:「你令我覺得好嘔心。」

那一幕的所見所聞算是一秒不漏地寫出來了,但實際上發生什麼事,確是無從稽考;要猜的話,你我的推測大概一樣:他們剛剛分手。

純粹目測,「嘔心」或許是中肯的結論;架起一副粗框眼鏡再梳一頭 pompadour 仲要兩邊 fading 做得完全沒有 fading 效果的如此一副尊容,真的很嘔心。但嘔心還嘔心,還是要客觀地為他說句公道話。

提出分手是一場沒有可能好好處理的公關災難。

等等,明明是兩個人的事,為什麼分手跟公關有關?

其實分手不只是兩個人的事。

It might sound terribly calculated 但作為一個靠關係搵食的人,我無時無刻也在提醒自己,每個人都能為你帶來潛在利益。分手這個結果是兩個人的事,但分手的後遺必定是很多人的事。這些「很多人」包括她的同事、朋友、家人。可能她的其中一位同事是一個你想結識的人,可能她的朋友也就正正是你的朋友,可能她的家人是一隻手指甲都插得死你嘅億萬富豪。種種的可能,種種的後遺。

如果你以為我有一個分手可以分得好靚嘅萬全之策,sorry,冇。提出分手是一場沒有可能逆轉的災難,所以一旦你決定提出分手,你必須知道她將會哭得肝腸寸斷,你必須知道所有關心她的人都會對你群起而攻之,你必須知道你的人格記錄上將會留下一道永不磨滅的印記。有了這三點心理準備之後,你只需要說一句 sorry,要誠懇地說,嗶到幾滴眼淚是 bonus,嗶唔到都要面容扭曲到好似死老豆咁款。

連這句 sorry 都說出口以後,你能夠做的已經做了。餘下的日子,希望時間可以沖走她的淚痕和對你的思念。等等,唔好咁感性住,仲有三點 don’ts 未講。

第一,don’t be 一個懦夫。有咩要講,唔好短訊,唔好電話,三口六面講清講楚。但千祈唔好喺屋企講,唔係驚釀成血案,而係屋企永遠係最易復「合」嘅地方,if you know what I mean。

第二,don’t be 一個賤男。分手要交待原因,你話你阿媽同佢生肖唔夾又得,你話覺得佢太黐身搞到你冇晒自由又得,你話純粹想專注事業純粹冇咗 feel 純粹唔想結婚又得,但千祈唔好話你鍾意咗第二個。記住這是一場公關,而見異思遷是死罪,是就算你犧牲自己性命救回整個地球也不會被饒恕的死罪。如果鍾意咗第二個真係你嘅原因,please be creative and come up with another reason。

第三,don’t be 一個 cheap 精。送過什麼出去,也不要有收回的念頭。手機、手鏈,手錶,手乜都唔緊要,總之記住守得雲開可能見月明,這是一場路遙知馬力的人格公關,錢財只是身外物。我有個朋友買咗㗎 Alfa Romeo 畀以前女朋友,唔單止冇諗過收番,兩年前分手到而家仲幫佢畀緊牌費。是痛的,但人格 at stake,值得。

最後,無論佢喊到豬頭又好,無論你同佢分手其實係因為佢有臭狐亦好,無論你要冒住畀佢踢你代代嘅風險都好,come on,step forward,give her a hug。萬般不願意也好,完滿是關鍵,在最壞的事情上畫一個最好的句號,這就是公關。

一女走了之後,一男仍然呆坐著,而我的滷肉飯也到了。正當我拿著外賣踏出門口之際,一個明顯日日狂做 gym 的男人穿著畢挺西裝走了進來。

他坐在一男對面,即是剛才那個女生的位置。做 gym 男拿起一男的熱茶喝了一啖,雙手未有離開杯壁。一男把手放在做 gym 男的雙手上面,輕輕一句:「我同佢講咗喇。」

原來那個女的才最嘔心。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