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動物之森的自主學習體驗

2020/4/10 — 12:36

動物森友會截圖,為作者本人

動物森友會截圖,為作者本人

 

常常都覺得任天堂好夠運,竟然在全球疫症大爆發之下推出〈動物之森〉(〈動物森友會〉,anyway)。我對Switch忍手多年,Pokemon和妖怪手錶都沒有讓我動搖,但今年生日收到主機作為禮物,最終成為每日定時定候打理島務的島主之一。

網上廣告不斷洗腦說無人島由零開始,靠自己的手去“DIY”出來,我被這樣子的廣告洗腦成個月,好有興趣可以怎樣 “DIY”。結果一開game只有簡單指引教你如何操作,一路運作下去就是要自己發掘很多新玩法。有時會犯錯,有時會學到一些小技巧,然後會覺得個遊戲越來越好玩,個坑越陷越深。

廣告

舉例說,因為自己不是舊版的玩家,我一開始不知道要把物種捐給博物館好讓博物館得以籌建,於是無論釣到什麼都拿去賣(包括三條很珍貴的鯊魚....)。後來才知道原來博物館會收藏所有物種供玩家欣賞,我只能抱著極度後悔的心情繼續努力釣魚,但不緊要,「受過傷,先知道要堅強」,於是就有動力繼續經營下去。

成隻game最利害的地方,是跟朋友之間的互動,除了可以去朋友的島探訪之外,更可以連接手Apps(I mean你真實世界那部),用Voice Call跟朋友一邊玩,一邊傾計。於是在Social Distancing的日子,都可以時有機會和目標跟朋友在島上見面。在交流之中,可以分享物資、秘技。例如種果樹的方法,我是經由朋友教授才懂得。彷佛借助一個虛擬的島上世界,讓社交回到一種感覺很「村民」、很純粹的交流。像小時候跟鄰居的關係,沒有豉油可以問鄰家陳太借,下次煲多了湯就分給她們飲。

廣告

遊戲沒有刻意迫你做些什麼,完全放任,沒有指令,沒有目標。只是如果你想要錢、想要買什麼,你就需要找方法搵錢,自發去解決問題。如果你不想要做資本主義的虛擬奴隸,你大可以什麼也不做,在遊戲中釣魚然後把魚放掉也可,每日行來行去欣賞風景也可。有人批評這遊戲是摸擬真實世界做樓奴還債的情境,但我覺得,無論真實世界也好、動森世界也好,沒有人拿著槍迫你買房子做樓奴,所有決定都是自己的選擇。

全世界疫症大流行,人人都要進行社交隔離,沒有想到人和人之間竟然可以透過這種方法互動。我刻意不讓自己看太多攻略,佛系玩法,慢慢學慢慢建立,不懂就問朋友,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這是很理想的自主學習的過程,不是有人執著你的手要教你什麼什麼,只是如果有問題要解決,就需要自己嘗試解難(Problem Solving)、問朋友(或找攻略),最後技能GET。

建立平台、給與空間發展、自主解難、升level,這是今時今日大部份遊戲的體驗過程,這種模式已經發展得極度完整及成熟,這過程也跟自主學習類似,而年輕人對於這種模式不會陌生。常常有人鬧年輕人沉迷打機而不讀書,作為老師,我必須要承認這實在比讀書吸引三千倍吧,點比?教育界說要推動自學教育很多年,但大部份的學校實際運作還是以單向式授課、考試目標為本。教育工作者與其將自己跟年輕人的距離拉遠,不如輕鬆打機,或者會摸索到一點頭緒。

註:這文章並不是Sponsor Content,純粹有感而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