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20/5/21 - 12:08

「原來係葉生,狗養。」

Photo by Kuba Boski on Unsplash

Photo by Kuba Boski on Unsplash

壽司店叫做「華」,就只一個華字。

店很小,容得下十數位客人,而這晚的座位被兩邦人各據了一半。

櫃台前左邊那一邦的衣著比較悠閒,但仍看得出悠閒中的講究;右邊一邦則清一色穿得正正式式,男的西裝女的套裝。兩邦人互不認識,各自聊過不停;櫃台內的師傅忙著準備前菜,櫃台外的侍應端著一盤色彩斑斕的酒杯給客人挑選。

廣告

前菜款式眾多,那道赤海膽配白海膽當然是得了最多人的歡心,反而之後的太刀魚顯得平平奇奇,唯獨一位女士真正吃得出這魚肉質彈嫩的滋味。她情不自禁問師傅:「呢客好食喎,係咩魚?」

「太刀魚,」師傅微笑,「呢位小姐真係識食,夏天嘅太刀魚當造,最鮮味。」

「真係當造到不得了,」女的笑道,「我要多一客唔該。」

「唔好意思小姐,今日嘅太刀魚啱啱夠呢度咁多位客人,」師傅稍稍欠身,滿不好意思地說,「真係唔好意思。」

「唔緊要唔緊要,」女的盡量掩飾失望,「小食多滋味啫。」

女的話音剛落,一碟太刀魚已經放了在她面前。「請,」一把聲音說。

女的轉過頭來,旋即迎著一道誠懇的目光。這個男的看起來容顏有點憔悴,短短的鬚根冒了出來,眼底是若隱若現兩個黑眼圈,顯然沒有睡好,但蒼白的臉龐卻掛著一個陽光的笑容。細看之下,她好像在哪裏看過這張臉,但硬是說不出在哪裏見過。

「Thank you,我 ok 呀,唔好客氣。」女的擺出矜持。

「你唔好客氣就真,」男的展示風度,「我呢個禮拜起碼第三次食,食少一次好閒。」

男女互相禮讓,整家壽司店不其然靜了下來,每一道視線投注在他們身上。

「一個禮拜三次,有冇咁誇張呀。」女的笑著質疑。

「冇誇張,唔信你問明師傅,」男的笑著回應。

忽然被扯進去,櫃台內的明師傅尷尬地「嗯」了一聲,說:「葉生係熟客,我都數唔到佢一個禮拜嚟幾多次。」

女的歪著頭想了半晌,似笑非笑地問面前這位明師傅:「數唔到葉生一個禮拜嚟幾多次,咁數唔數到葉生一個禮拜請過幾多位女客人食壽司?」

明師傅想不到一條太刀魚竟然會引起壽司店自兩年前開業以來第一幕調情戲,有點不知所措,自然而然地開口說:「應該就冇喇,但就算真係有請過女客人,都肯定唔係請食太刀魚,因為太刀魚係葉生至愛,葉生唔會輕易割愛。」

聽明師傅這樣一說,壽司店嘩聲四起,花生殼滿地。

那位女的忍不住笑出聲來,對著這個葉先生說:「球證都係你嘅人喎。」

面前這位女生妝容清麗,眉宇間是一道攝人心魄的氣質,身上更散發著醉人的茉莉香氣。葉生看得神搖意動,竭力克制。「睇在我有主場之利份上,」葉生坐直身子說,「請,唔好客氣。」

她把壽司放到嘴邊,卻突然遲疑了一會,然後問那位姓葉的:「我係咪喺邊度見過你?」

葉生嘴角漾起一絲微笑,反問:「Is that your usual pick-up line?」

女的板起了一副不屑的面孔,放出一下清冷的笑聲,沒有回話。

「你應該上 Linkedin 見過我張相,」他說,「之前榮總單嘢,係我投訴你。」

難怪這麼面熟,是他,就是這個姓葉的仆街差啲令佢冇咗份工。

這件壽司,她忽然覺得很難嚥下去。「原來係葉生,狗養。」

葉生怎會聽不出語氣裏的鄙夷,但他已見怪不怪,臉上反而泛起一抹輕佻的笑容。

「呢件壽司,當係我賠罪啦。」

「慳啲啦,」她輕聲說。

二零二零五二零確是個特別的日子,人家一句「慳啲」,也覺得好像是對我有意思似的。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