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送中骰子遊戲

2019/7/14 — 16:10

《豐子愷故事集》插圖,畫的就是骰子組成的六個句子。(圖片來源:作者 Medium)

《豐子愷故事集》插圖,畫的就是骰子組成的六個句子。(圖片來源:作者 Medium)

艷陽似火,恰似香港人的心情。這個星期,形勢總算稍稍和緩,可以「奢侈地」梳理一下自己繃緊的精神。本來,早已經戒掉「隔幾分鐘便無意識地掃一次臉書」的壞習慣,但過去一個月,臉書又成了最重要的訊息滙聚平台,幾乎每朝早,張開惺忪睡眼的我第一時間便是去摸手機和開收音機,update 最新情況(你知有人喜歡凌晨開記招啦)。

其實事情發展到現在,大家都有了「把帳算到盡」的覺悟。撤回和獨立調查等訴求固然要繼續爭取,但回想整件事之所以出現,是什麼原因?歸根究柢,是中共對「一國兩制」香港的干預,已變得越來越肆無忌憚和明目張膽,直把港人都當作不會反抗和吭聲的白癡。

六名泛民立法會議員被 DQ(遞奪資格)、選舉主任突擁有「篩選」參選者的大權、「自決」被說成「港獨」、說「港獨」的被送進牢獄或流亡……這一切,誰在背後發號施令,大家都心照;然後,就是建制掌控了立法會,林鄭以為可以為所欲為,於是僅給二十天公眾諮詢、繞過正常程序,便想把「送中條例」強行二讀通過。父母教小孩被陌生人摸要說「唔好」,我們快被摸到重要部位才終於有力氣說「唔好」,是有點晚,但難得全城重新「集氣」,當然要算清多年爛帳,務必把被奪去的和本屬我們的掙回。

廣告

說得遠了。其實我意思是:既然必須打持久戰,便一定要懂得回氣。

今天覺得必須做點什麼來放鬆一下,在老家書櫃隨意地翻,結果找到薄薄的一本《豐子愷故事集》(香港:山邊社),是以前漂書時漂回來的。

廣告

素來愛看豐子愷的畫,覺得有種難以言說的平伏心緒能量,也愛讀他的散文,覺得淡淡然的自有情趣。這本《豐子愷故事集》卻是他專為兒童而寫的小故事。隨便亂讀著,竟也頗有 relax 之效。其中一個故事特別好玩,大意如此:

炎熱無聊,爸爸教幾個孩子玩骰子遊戲。在三粒骰子的十八個面糊上白紙,分別寫上以下詞語:

第一粒骰:公子、老僧、少婦、屠夫、妓女、乞兒
第二粒骰:章臺、方丈、閨閣、市井、花街、古墓
第三粒骰:走馬、參禪、刺繡、揮拳、賣俏、酣眠

一擲骰子,便組合出不同句子,譬如「公子閨閣酣眠」、「少婦古墓參禪」等,孩子都覺得很有趣,在歡聲笑語中渡過一個午後。

這跟以前香港小朋友玩的「紙公仔換衣服」遊戲,原理一樣。六個人物、六個地點和六個行為,能產生 6 × 6 × 6 個組合,有些是合理的(譬如「公子章臺走馬」),有些是令人笑彎腰的,真是既簡單又益智的遊戲。

不過我的腦袋始終沒能離開現實。讀著這故事,突然想到,骰子遊戲也可改寫成「現代反送中」版本。以下是我創作的 6 × 6 × 6 組合,若有興趣,不妨試玩。

第一粒:林鄭、葉劉、克警、深藍、老共、建制
第二粒:閃 kill、恨煞、狂打、暴撕、 死攬、急求
第三粒:條 bill、龍座、市民、連儂、特首、選票

擲中以下六個寫實句子,你或會覺得嘔氣:

林鄭 — 閃 kill — 條 bill
葉劉 — 恨煞 — 龍座
克警 — 狂打 — 市民
深藍 — 暴撕 — 連儂
老共 — 死攬 — 特首
建制 — 急求 — 選票

但如果擲得「老共狂打條 bill」、「林鄭死攬連儂」之類,多少也能傻笑幾聲,輕鬆一會。祝君擲骰愉快。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