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口罩之旅

2020/2/3 — 9:00

市民排隊買口罩

市民排隊買口罩

太太在京都的金繼老師,二年前轉為全職白領,在東京一間賣工業器材給中國的公司工作,一年有三個月在內地。這次武漢肺炎爆發,老師剛好在上海,他一直比對中國新聞及日本新聞,愈看愈不對路,非常上火。今次我到東京相約見面,他坐下不久便投訴:明知是病毒源頭還要吃蝙蝠,錯,蝙蝠加野味,更錯,官員欺騙人民「可防可控」,未能及時在醫院或在社區隔離病人,絕對是人禍,更是錯得不能寬恕。我以為日本人說話婉轉,如此直接的指控,尤其來自京都人,還是第一次聽到。也難怪,老師二星期前才從中國逃出,相信受了一點驚嚇。今年與姊姊們來東京,遇上很多「第一次」,感覺有點特別。

日本的士,往常暖氣弄得太大,坐在裏面雖然有些困焗,但我從來不敢開窗,怕麻煩司機亦不禮貌。這次可好,司機聽到我們口音,懷疑來自疫區,雖然大家戴着口罩,雖然出面氣溫頗低,雖然不合禮數,他也立即開窗,還是開乘客那邊的窗。我沒問題,姊姊們有點冷,但乖乖的不出聲。這情況六天中出現了三次,在日本乘的士,尤其在冬天,司機如此坦白用行動表達他的意見,第一次碰到。姨甥在札幌吃鐵板燒,隔鄰檯是日本人,還有空位,餐廳也寧願開另一張檯,只招呼他二人。分檯隔離,姨甥很理解,畢竟日本是中國以外,確診武漢肺炎最多的國家之一。

在東京第二天,武漢封城,終於承認大鑊。手機陸續傳來短訊,第一次如此多朋友關心我是否在國外,然後托買口罩。著名獨家村,手信免問,幾十年沒有人會叫我從外地買東西回港,這次例外。其中包括我的餐廳廚師及樓面同事,他們說,沒有口罩會罷工。要求合理,招待四方客人,沒有囗罩消毒液,我也會罷工。計一計,每人一天用兩個,慳些用,要頂二星期,為數也不少。然後姨甥再傳來訊息,叫救命,中國全缺貨,沒足夠安全物資給工人,春運之後,他的工廠不能復工,否則會死人。暈落地,工廠!多少才夠用呢?一天用四百個?除非真的可以蒸完再翻蒸……第一次破例買「手信」給其他人,想不到會是口罩,更想不到是如此數量。

廣告

然後出了限買令,一人只準買一盒。日本是守規矩的國家,我們是客人,更不得越雷池半步。於是把未來數天的節目,加入探訪藥房一項。在 Shibuya Nozy Coffee 喝完咖啡,行去後街,有兩間;在麻布十番「豆源」買完零嘴,行過對面,以及轉角,有三間;改遲一些晚餐吧,先在附近看一看。每天早上,我會上 Google Maps 重新規劃行程,吃飯看風景是配角,之後如何訪尋最多藥房才是主角。努力了三天,數一數,不夠餐廳及工廠一星期救急救命之用,剩下一天,怎辦呢?反正要做運動,於是取消本來節目,帶起大背囊,一於慢跑買口罩。以前計劃跑步路線,專選公園及皇宮,現在改為跑入社區,人愈多愈好,目黑、麻布,以藥房最大化為目標。一間一盒,預計有些藥房已沒貨,跑 14 公里才勉強夠數。苦笑,世事難料,誰會想到有一天會在東京如此這樣地跑步?

東京的藥房真多,見識了。日本製的口罩,果然厲害,認真的民族,簡單一個口罩也勝出。之後還有台灣、菲律賓以及中國製,價錢相差甚遠。雖然我們全程戴着口罩,不敢造次,更不敢在同一藥局進進出出,依然感覺打擾了東京……實在沒辦法,對不起,謝謝。

廣告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