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札幌遇見長谷部

2020/2/28 — 9:30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帶媽媽去旅行是一件雖然幸福但很累人的事情,因為媽媽們都可以逛很久,而且她們想看的跟我們想看的似乎都不一樣,出發前我期望管理自己,這趟旅程是屬於媽媽的,只有晚上媽媽睡了之後的時間才是完全屬於自己的。

在札幌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們找了一家可以抽雪茄的酒吧,其實市內不乏可以抽菸的地方,選那家酒吧的原因是因為它的名片特別美,只有六種淨色的搭配,上面寫著”Rhum is better than a warm trombone”,看來是一家萊姆酒吧,反正沒有好好喝過萊姆酒,就去那家見識一下吧。

走過一段又一段的雪路,終於來到了店門口,推開店門看到三位在抽菸的男生,還有帥氣的老闆。店面的牆是橄欖綠色,牆上掛著一些紐約街拍照片,一列萊姆酒之下藏了許多黑膠唱片,看來以爵士樂為主,老闆面前有iPad跟mixer,觀察了他十幾分鐘,發現他每首歌都是按照當時的心情播放,黑膠唱盤跟iTunes交替使用著。

廣告

他問我們想喝點什麼,我們請他隨意推薦就好,一直以為萊姆酒是用來做甜品的,沒想到原來大有學問,製作過程跟威士忌一樣複雜,他為我倒了一瓶十五年的,喝起來很香很順,而且是我喜歡的陳腐甜味,讓我好驚豔。

其他客人離開後,我們開始跟店主聊天,「好驚人的黑膠收藏啊,它們都是你在日本收集的嗎?」我問。他說那是他在法國尋找萊姆酒時順道買的,而牆上的照片則是他以為好年輕的攝影師朋友拍的,以前當了十五年調酒師,沒想到初嚐陳年萊姆酒就愛上了,因此決定自己開酒吧,賣自己喜歡的酒,播自己喜歡的音樂。

廣告

我告訴他自己最近也辭職了,新工作則是關於陶藝的,他跟我說恭喜,還說他有一位調酒師朋友幾年前也辭職了全職做陶,現在是札幌最有名的陶藝家。然後我們說起了茶道、書道、劍道,同行人是寫書法的,也算跟日本書道相關吧,店主說他則是跟劍道有關,因為織田信長的劍,是由他祖先所造的,他們家姓長谷部。

「那你也會造劍嗎?」他說過了這麼多年,這門手藝早就失傳了,但他打算開始把它給學起來。後來我們談起了電影、漫畫、動畫、插畫,因為我們不懂日語的關係,有些時候要把漢字寫在杯墊上溝通,算是我們第一次「筆談」吧。

《天與地》是我們最喜歡的日本古代戰爭電影,他也很喜歡,說電影的預告片美到不行,真的,就算沒空看電影也請大家看一下預告片,好值得。

最後點播民謠吉他手Quique Sinesi的作品Danza Sin Fin,跟他聊天時酒吧播放的正是這首,我說這首歌充滿著鄉愁,他突然安靜了,閉起雙眼聽音樂,後來才告訴我們Quique Sinesi曾經來過札幌舉辦音樂會,只有250位觀眾,大家屏息靜氣聽他的演奏,他聽到這首歌,想起那場表演,說好懷念啊。

大概這就是鄉愁吧。

Danza Sin Fin by Quique Sinesi: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