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雕麻雀 攻打四方

2020/1/24 — 12:10

【作者及主持人:何駿傑】

獅山腳旁,尋常百姓,徙置區內,裳竹搖旗,窄長走廊,門不蔽戶,樓旁空地,頓成天地,取枱溫習,用功立志,孩童遊戲,笑聲不絕,鄰居和睦,竹戰聯誼,卷髮睡衣,踢拖背心,花衫碎裙,咀角咬簽,四方城下,烽火連天,心思縝密,如履薄冰,勝者歡欣,敗方氣憤,作壁上觀,議論紛紛,換櫈移位,食煙熨桶,再來數圈,落日返家,往昔片段,緬懷追憶,手雕技藝,文化承傳,銳目凝視,準確無誤,鋒冷傷口,風霜伴行,她乃目前唯一女雕麻雀師何秀湄,入行五十年,沒有做過其他行業,對打牌興趣不大,若朋友邀請才戥腳耍樂,「七十年代全港約二十二間麻雀零售店,今近十間,店有雕麻雀師傅只得三間,區內兩所麻雀館,館所用的全自做不假外求,以前曾幫他們維修」。兵來將擋向前衝,天資聰敏贏從容,狂舞亂步難成器,嘆息成功流水送。

車響煩擾,路人匆匆,街坊友好,報紙共閱,偶有問價,靜心細雕,湄姐回想六十年代舖外有數十檔流動小販,賣衣服、花、生果、毛巾等,另設固定牌檔售布疋、芽菜,樓梯舖共八間,乃眼鏡、士多、針線、乾麵、水電、皮喼和臘腸,「父親從順德來港後往中環並在威靈頓街勝泰隆麻雀舖學師,三年滿師一年幫師,十九歲升做大掌櫃,十年後自立門戶,當時他患肺病,母親怕手術失敗,一家六口,頓失依靠,本住筲箕灣東大街山邊木屋,改遷至紅磡避醫。現址本做釘鞋補屐,經朋友介紹頂手拿兩年人工二千二百元創業,一做便五十八年,其後在寶其利街及黃埔街曾開兩間分店,惟生意欠佳及父親逝世結業」。海港變陸地,船塢為花園,兒時拿車輪或籃球跳海游泳、拍公仔紙、打波子、執棄置床板打乒乓波,當教會奶粉車音樂響起定跑着拿餅乾牛奶,「十三歲小學畢業後無錢讀中學落店幫手,父親多出外接生意,手雕技術由店聘黃師傅教導,初為跑腿,五年後滿師,最怕學用鑽架,因架上有鐵頂,一不平衡易弄破頭。該時一日能雕一至兩副,現逾兩日才完成一副」。

廣告

白底紅紙,米黃磚地,綠水磨石,舖呎六十,室雅井然,木板門改鐵閘,舖左木櫃成玻璃飾櫃,展骰仔、十五湖、紙牌麻雀、骰仔盅、籌碼、魚蝦蟹大細,掛牆櫃置五十副麻雀,木箱為麻雀、天九和牌九,舖內放麻雀紙,右掛麻雀墊和板,門口擺枱,功夫板旁一盤全新待雕麻雀,她說材質為亞加力膠,竹牌乃膠上黐竹片,更指沒有雕過象牙麻雀,「色分純白或牙白,純白可添雙色,雙色為兩分色面和五分或五分半白玉,廣東牌分索、萬、筒、番、白板及花,索用索子刮起稿,接着雕刻刀扭花雕三次才顯深度,萬和番製作工序相同,不必起稿,直雕文字,筒子一筒用圓規,二至九取鑽架,兩者配上自製刀片雕出圓形,時下花指春夏秋冬梅蘭菊竹,昔日本琴棋書畫漁樵耕讀,圖案複雜,簡略改變,一百四十四隻雕成後掃上滑石粉,跟着逐隻毛筆繪手掃漆,秋冬風乾個多小時,春夏半日,其後抹天拿水清走多餘顏色包裝便成,若趕時間特做一兩隻,上色放入自製燈箱烘十分鐘乾後刮色,然將牌置在箱頂鐵片上,因熱力使膠質變軟易雕,敬惜能用三年,牌可維修,惟重雕字型或有變化,打後清水輕抹,除廣東牌,還有臺灣牌、添百搭牌上海牌、新加坡牌多貓、老鼠、雞及蜈蚣,越南牌直寫筒萬番索總花或將元喜合」。

八十年代出現機造麻雀,糊口生計,嚴重打擊,師傅多改做冷氣、地盤及洗碗,湄姐認爲手雕更具個性,帶藝術色彩,現較多作收藏,「父親雕得像真度高,龍飛鳳舞,活靈活現,自己仍在學習,惟眼矇費神,若收樓重建,會退休享樂。行業式微,數年前客人要求雕自選字漸受賞識,惟感力不從心,努力堅持,滿足不感自豪,韜光養晦,品德學懂謙卑,藝術不只講錢,前人種樹,牢記歷史」。午膳時段,兩口相濡以沫,驟見櫃內手雕藝品:樂此不倦、忠孝仁愛、悠然自得、知足常樂、持之以恆。

廣告

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節目《聚珍手作》為部分接近失傳的傳統手作留聲音作保存,為未來留下點點印記。節目重溫請瀏覽cibs.rthk.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