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必要的沉默 — 真理是甚麼?

2019/4/21 — 15:39

What is Truth? Christ and Pilate 1890 — Nikolai Ge

What is Truth? Christ and Pilate 1890 — Nikolai Ge

(作者 2019 年按:原為 2014 DSE 題目的嘗試,當時筆者以另一個筆名發表。少有地筆者嘗試以對白推展經文,可惜我認為效果不太好。或許文學手法真的不是我杯茶。在今年受苦節重發。)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今天是公元後廿七年,猶太人逾越節前一晚。我被捉拿,被審問,我的「罪狀」是「猶太人的王」。因為他們不能把我治死,所以把我押到羅馬巡撫彼拉多受審。

廣告

他問我,我是猶太人的王嗎?

我要申辯,問「這是你自己的判斷,還是你聽回來的」?

廣告

我知道,後世有人把國家喻為猛獸利維坦、是個會死的神。當得罪神是「犯罪」,得罪這會死的神就是被其宣稱為「敵人」。

所以我問:「這是你自己的判斷,還是你聽回來的」。如果是前者,那只要把我宣佈為國家的敵人、不是凱撒的朋友,就足夠打發門外的猶太公會吧!但如果是後者、是猶太公會的意思,那麼他們要面對我神的審判、面對忤逆的「罪」。

彼拉多回答說:「是你本國的人審判你」。這真是多麼的可笑,難道除了羅馬帝這個「會死的神」,還有其他「本國」嗎?早就沒有猶大國了!公會不是說「除了凱撒,我們沒有王」嗎?

但我仍要申辯,說:「我的國不屬於這個世界」。因為我的國根本就不是這個「會死的神」。很多人以為「會死的神」可與我的國相比,但「會死的神」的出現只是因為人離開神而產生的管治。反而是這個「會死的神」屬於我國,領了我國我神的使命維持世界秩序。

彼拉多沒有回應,只是回到我是王的問題上。我直認不諱,「我是啊。我因我國我神而來,為了指示出真理」。他不禁追問,那真理是甚麼呢?

這次我卻不申辯。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要談真理,要先搞清楚,「會死的神」真理只有一個:國家是由於人害怕別人而組成治理秩序。「會死的神」的神蹟就是把狼一般的他者變成有善的鄰居。「敵人」之所以該死,是因為打亂這「會死的神」定下的秩序。但我國我神的真理不是這樣。

我國以愛基礎,我今日要作的,就是見證了我國我神的美意。使人明白,我國我神不是因為人的需求而生,對鄰舍之愛不是以對方是人是狼而定。

這沉默是必要的,因為人人都要在這兩個真理之間徘徊,就像此時之彼拉多一樣。

選擇吧!一方由人築起,另一方由我國我神而來。你還考慮甚麼?

後世會以為我是詞窮、是動搖,其實動搖的是彼拉多自己吧。如果他堅持「會死的神」的「真理」,根本不必問我真理為何。為何在既自己不願意,又沒有把我宣判為敵人,把我處死?

到了最後,這 「會死的神」始終為我國我神服務,會把我交回猶太公會的手裡。把這流血的責任、這「罪」歸到他們自己。就像從前我國我神派去的代言人,也是同一個下場。

我的沉默,彼拉多討了個沒趣。令人帶我出去和他一起見猶太人。他大聲一句「看這個人」,我知道後世有人用這句話做自傳的名字。也許今晚我需要的不是恣情,而是堅持真理的勇氣。

 

(原刊於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4.04.30;筆者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