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愈來愈喜歡珍姐

2020/8/4 — 11:07

圖片來源:新唐人電視台報道截圖

圖片來源:新唐人電視台報道截圖

發夢都估唔到會出現連我都成為大紀元珍姐粉絲的一天,不過在最超乎想像能力的荒誕都可以發生的當下,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對大紀元/法輪功的認識一向都止於他們擺的街檔,從來抱著蔑視的心態,每當那些笑吟吟的大媽遞來免費報紙時就立即走夾唔抖,說得客氣些也就是indifferent,沒興趣對這組織作多點瞭解,但總隱約覺得他們幕後有很大一股勢力,不然怎樣去解釋過往的大型遊行(如七一),壓軸出場的他們會出動一支陣容龐大的「儀仗隊」,穿上制服,奏樂步操,秩序井然,卻沒有人動他們絲毫,就正如他們在旺市的街站,連最輕罪的阻街告票有收過嗎?所以我一直都懷疑他們和警方是有某種共識。

這一兩年在YouTube發現到並不時點看大紀元多條頻道,感覺他們運作得很 Professional,分多線出擊,有廣東話,普通話,甚至有英語,他們製作的多個新聞報導、時事評論節目內容其實大致相同,但主持人風格各異,顯然是特別為各種年齡層、知識層觀眾而度身訂造,絶對有策畧。

廣告

近日我特別留意到他們駐港記者梁珍,她的工作量看來很大,見過她親身去各「戰場」實地探訪,更馬不停蹄在她的「珍言真語」頻道訪問過佷多不同光譜的泛民,為他們提供發聲平台,我特別要強調「不同光譜」,珍姐真的能兼顧到不同力度,不同法則的同路人。

起初一聽到她的鄉音,就已主觀認定她好「娘」,馬上把她歸邊,轉台轉唔切,無可否認我絶對有我的偏見,但很難得在不經不覺間她有能力把我溶化,直情可以說贏到我的擁戴,連她不純正的廣東話也變成一種charm,往往帶來一份會心微笑的親切感。

廣告

見過不少女性新聞從業員,很多總愛擺出個戰鬥格,披甲上陣作尖銳狀,很容易過了火位變成撩交嗌,例如李慧玲,雖然我都頗喜歡她,但有時都頂唔順佢過份依牙鬆槓,不過她的hyper大概也能理解。

所以不得不佩服珍姐她由衷的從容、誠意以及那份同理心,在現時如此險惡劣的環境和政治氣氛,看到她總給人一種無需panic和絶望的釋懷、舒暢及樂觀,更喜見她仍帶點童真,in a way有點儍兮兮的笑容,是多麼的 human,珍姐確是打破了一貫女性新聞工作者「應如此」的形象。

這幾天才留意到不知從何時開始珍姐的服裝和髮型已獲得贊助,而又真的有成績,形象已成功脫娘,確實屬好事,抗爭也不一定要演爛衫戲,grand 些,甚至有glamour又有何不可。

其實我至令仍不明白大紀元是什麼一回事,背後有什麼政治目的?如果我已被洗腦,珍姐功不可沒,另一方面當我看01時仍小心翼翼,步步為營,每一個字都要打問號,他們正就是缺少了像梁珍這樣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