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在生命倒數時

2020/2/14 — 14:58

資料圖片,來源:Leighann Blackwood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Leighann Blackwood @ Unsplash

中招陰影籠罩,不管源自暴政或瘟疫,都有一種生命在倒數的末日感。

大限將至,看到的世界會不一樣。

坊間有一種說法,愛情無法持久,感情方可細水長流。換一個角度看,並非愛情分階段,而是大多數人無法通過時間考驗,高估自己有一顆不變的心 — 自以為高等的生物,發明「愛情」,利用少數從一而終的例子,把交配和繁殖過程美化、浪漫化和規範化。所謂越軌行為,勾三搭四,正是壓抑太久,向一夫一妻制及和諧穩定的人倫社會,作本能反擊。

廣告

互相厭倦、心生外騖和逢場作興,大多發生在激情過後。長相廝守,看似大有人在,其實和跑馬拉松捱到終點差不多。外人不知情,留意不到一段關係虛有其表,藏著幾多冤屈、憎厭、怨恨、牢騷、拉扯和掙扎。有名無實的家庭,外強中乾的感情,放棄也不可惜,但因為兒女、責任感或生活習慣等因素,勉強二人三足下去,造成美麗的誤會。其實離婚數字高企,婚姻制度早就不神聖。

科學分析下,愛情距離浪漫更遠。大腦生化物質的分泌有其變化規律,吃第一口蘋果很美味,吃第一百口便是另一回事。愛情小說、電影和劇集,過去善用和美化第一口蘋果的味道,使人誤信至死不渝的愛,朝秦暮楚是個人品格有問題。現在資訊爆炸,選擇碎片化,彈指之間的勾引,神不知鬼不覺,創造專一的客觀條件不復從前,天長地久的愛難免淪為稀有品種。

廣告

即食一段關係,像打機換戰友一樣平常,合拍者便夾耐一點,不爽便各行各路。與其說現今誘惑太多,不如說過往選擇太少。人一世,物一世,貪新鮮、貪刺激乃造物主的大腦設定。即使也有人長情,有人守舊,有人忠貞,但很難再說是普遍的戀愛型態。「愛妳/你一生一世」可以講,但不用太認真。結完就分,婚完再婚,再海誓山盟,也只是婚禮這場騷的其中一個環節。一生人本來就不限發誓次數,發誓那一刻,大家開心和感動便夠。

被消失的劫難隨時降臨,貪求永久便成為一種不負責任的執念,要另一半牽腸掛肚又何苦?無私付出,無償等待,證明自己或對方偉大和罕有,在太平盛世或許值得歌頌,死到臨頭,反而不及 easy come easy go 灑脫和盡責,正如黃昏戀還大談一生一世,未免肉麻和失實。

古老的家庭幸福,天長地久的愛,在這個瀕臨崩潰的世界,將會和病毒、混亂或牢獄一同攬炒。無望的人宜用臨終者的生存策略。就算疫病有天過去,世界也只會越來越可惡和可怕。做亡命鴛鴦,隨時被棒打和拆散,但想念和牽掛又無法成為信念的動力來源,那就索性認命,放棄任何傳統思想包袱,做一個拒絕穩定生活方式的孤島,無聲抗拒當權者最愛用的魚餌 — 家人的幸福和愛。

在錯誤的時代,本來就不應該出生,自然也不應該對正常生活有幻想。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