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秘魯與武漢肺炎一起監禁的日子

2020/3/30 — 13:41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不想白活就變黑】

這是一個很嚴肅及嚴重的分享。

在 2019 離開香港時知道獨個流浪可能會遇上滿途荊棘,卻從沒有想過要面對此情此境...

廣告

話說身處秘魯,因秘魯政府早前突發鎖國的關係,本身就要在 Hostel 被困十五天,在其間不少外國人極力尋求政府協助,希望不用滯留能盡快返國。而我有一個好朋友是墨西哥人,整個 Hostel 當中認識最久及最親就是他了,因為在另一個城市已相識,而他在前幾天已獲墨西哥政府協助下返國,而故事就此開始:

在他離開的第二天,我收到他的訊息...

廣告

「Hey I just recieved my results from the hospital and I have tested positive for coronavirus.」

「FUCK.」

這大概是我唯一能作出的反應。

而我能夠做的就是通報給眾人及 Hostel,在收到訊息的翌日,有兩個人因感到不適,所以獨立隔離在Hostel,並且有醫生來收集他們的唾液作測試,而測試結果出來了─陽性。

秘魯政府第一時間是清洗 Hostel 位於的這條街道,並且進行封鎖,沒有人能進出此街道。

另外 Hostel 代政府正式宣佈,全個 Hostel 需要集體絕對隔離(監禁)一至三個月,沒有看錯,最長要待在這裏 三 個 月。其間跟坐牢沒兩樣,餐廳只提供兩款食物作選擇,而且每天只能有一小時「放風」時間離開房間到共用空間,每次最多二十人。宣佈過後很多人都在哭,有個女孩甚至在宣佈當中就嚎啕大哭及扔東西發洩,相信這個消息沒有人能輕易接受,等同在法院被宣判監禁一樣,並且還要跟能殺人的病毒一起共處,誰人能消化得了?

而大家都對這個措施百思不得其解,因為如果我們每人都住在獨立房間的話,或許說得過來,但我們大部分都是住在合宿,即 6-14 人房,困獸鬥地把全部人軟禁究竟是一個什麼爛鬼解決方法。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再說到武漢肺炎的患者,他們呈陽性之後都仍須留在 Hostel 隔離,除非去到不能呼吸的情況,才能去醫院。所以無論你有沒有患上武漢肺炎,你都要被禁在 Hostel 一至三個月,真正的無病都變有病,每人每天可能都跟病毒共處而不自知。就算我的墨西哥朋友在他自己的國家確診,醫生也拒絕他留院,叫他待在家自我隔離,大概六至十日就會自動痊癒,真的感到很不適就吃 Paracetamol(即香港的必理痛)。

嗯,簡單來說就是自生自滅。

先勿論我是否有很大機會已中肺炎,被判監的事實也未能接受。而我早在這個情況出現之前已聯絡了香港入境處,他們對媒體聲稱他們正在協助滯留秘魯的港人,而入境處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卻很坦白對我說沒有什麼可以提供幫助,多_謝,所以說媒體報導永遠不能盡信,官方語言偽術這回事香港人也見慣不怪。所以面對如此境況,我沒有寄望什麼,只想告訴我的狀況讓他們紀錄在案,而職員就建議我找中國領事館,再次多_謝。

說到中國領事館,因為我持有 BNO,所以由當初鎖國時我只聯絡了英國領事館,但在滯留秘魯的其他港人當中,大部分都有聯絡中國領事館,有些人甚至很驕傲分享他們特以簡體字電郵給中領以博取認同感,而當然地中國沒有什麼實際回應。在一邊大罵中國時又一邊對著中領貓哭老鼠說自己是中國人的行為,我實在受不了也做不出,別忘了是誰令你有家歸不得。如果要我在滯留秘魯及中國包機送我到中國之中選擇,我會毫不猶疑地留在秘魯,而當然我也不覺得中國會出手相救。

所以我之前就說吧,有些朋友很羨慕我被困的生活,說比香港更精彩,當初我已經說了每天千變萬化,被困在外從不是一件好玩的事,人就是永遠身在福中不知福,而我此刻沒有別的願望,只希望能早日平安歸來。你們記得活在當下及好好珍惜所擁有的,在這個瘋狂世代,沒有人知道下一秒會有什麼降臨在我們身上。

這般不真實的經歷,大概我是全港第一個或唯一一個要與肺炎一同被別國「監禁」在一起的人,願眾人都平安,疫情盡快平息,鬼國快點滅國。

*3 月 28 的更新:已有一名港人在我所在的庫斯科 (Cusco) 因肺炎而離世......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我與武漢肺炎一起監禁的日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