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本有

釋本有

僧侶(石門洞寺),於台灣受具足戒,在香港七十年代出生,少年時常在故鄉廣州西關學習嶺南文化,二十歲留學日本,於東京藝術學校畢業。繪畫素材為水墨、彩墨及水彩,除佛教繪畫作品外,也從事泥塑、繪畫佛教漫畫及海報插圖,和跟湖南沅陵山谷中腦癱者唐杰合作野生绿茶等,正在繪畫佛教歷史漫畫,已出版作品《香港風情畫》(商務印書館)。

2019/1/16 - 15:20

我的前半生之「從小就常上法庭」 請珍惜時間和福報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邊緣人日子

家父早逝在港親戚少,是故一度擺地攤的母親在我八歲(1980)那年也要求我在荃灣嘉年酒樓門外擺地攤賣玩具賺零用錢,希望還沒領兒童身分證的我盡早獨立,但給小學老師發現說我是「壞小孩」,加上兒時有嚴重讀寫障礙(現在寫硬筆字似畫圖),結果是被派去名校「德仁書院」……中四轉去印度人多的地利亞書院中五則再轉去深水埗中學,結果是沒機會拍到畢業照,也沒有任何舊同學。

對付童黨跟警察周旋

廣告

從初中開始我就很羨慕普通中學的學生有大球場……而且從小學到中學就經常要對付童黨跟警察周旋,擺地攤時要跟大我兩年的表哥拿起玻璃瓶向想搶錢袋的童黨喊「有殺無賠」,被警察驅趕時就把玩具搬到酒樓裡喊「這裡是私人地方你沒權拘捕我」!但我母親常「走鬼」(逃跑)時被警察抓到;「阿 sir 唔好(不要)拉我,阿 sir……」(這故事早晚畫出來)。

我在區域法院大叫

所以常要跟母親到荃灣區域法院受審,「貨物沒收充公罰款一百,認唔(不)認罪」?十三歲的我曾向審裁官大叫;「我沒有罪」!這解釋了我何解一個人夠膽去山西農村寺院出家和去湖南山谷探唐杰開發錄茶,因為一直在兇險的街頭成長,獨自跟社會做過很多抗爭,有足夠心理準備面對挫折和危險。

很喜歡學習

可能就是因從小就缺乏學習的機會,留學時也因為學費原因亦只能讀專門學校(幸好是有球場),在日本曾連續三年每天做兩份早晚兼職。所以 2019 中港經濟崩潰也好,對我影響不大,從沒順利過(除申請留學簽證時)也沒富裕過,一直受壓迫地成長和自學,出家以來幫很多寺院繪畫也沒收過多少稿費支援,雖然很多當家都有名車……但我已習慣了社會黑暗,內心可以很堅強,畢竟在狂風暴雨中成長!

看到有些中學生能夠享受大校園而埋怨時,會覺得很不珍惜福報!我讀初中時一放學去旺角學繪畫就會把襯衫上的校章拆下,因受過很多歧視,德仁書院成績全港最差在八十年代幾乎人所共知。

但即管是「受盡壓迫」也可以趁會磨練自己用歷練成長成就自己,沒有完美人生,人生本就充滿缺陷。佛陀也強調行腳的重要,舒適的不叫修行不叫人世。

以上,合十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