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數碼暴龍能使你落淚嗎?

2020/5/29 — 14:53

動畫《數碼暴龍 Last Evolution 絆》截圖

動畫《數碼暴龍 Last Evolution 絆》截圖

【文:黑土】

個個也說電影催淚,單講劇情是頗值得留淚的。可是我相信大多人也對「我們不要被別人選擇自己的未來」這句電影開首的讀白對號入座,而且名字還要叫 Last evolution ,怎能不觸景傷情。 

我也有把現身經歷投射在大銀幕的故事裏,可是最教我唏噓的是人生的「成長」。像兩位主角一樣,投身社會讓每個人的幻想盡失,好像人生已成定局。當 life gets comfortable,你不再是 nothing to lose。即使你無樓無車,也想捍衛幾個月買一個手袋的自由,對嗎?

廣告

因為我也不再是 nothing to lose的人了。以前大可做我可做的,灑點熱血,靠公司飯卷過活。可是當生活穩定了,人就畏首畏尾,既無骨氣,苟且偷生還甘之如飴。我也看不起現在的自己。

香港人由細到大都養成市儈眼光,認為什麼都是搵錢至上,認為什麼也能夠用錢解決。不能表態的,以為能用錢贖罪。

廣告

所以看罷電影,不禁愧對由細看到大的動畫:叮噹,寵物小精靈、數碼暴龍;這些動畫不是教會我做人要頂天立地,明辨是非、甚至是改變世界嗎?理大的時裝紡織系不是讓我明白人生的真善美嗎?為甚麼我也開始習慣,漸漸麻木起來,像幫兇一樣以為自己能被動式支持呢。我知,我知、我知,市道艱難,有份工已得來不易,不應多嘴。可是我不知何日會忘掉自己內心的聲音,甚至明日一覺睡醒已忘掉那個真正的「我」。

我愛觀察年長的人,好奇他們何解一踏入安穩時期便滿口批評。相信他們也是日復一日地逐點忘掉自己,為了生活放棄誠實與骨氣,甚至討厭自己昔日的影子,恨不得親手摙死年輕的自己。我不要做那種人,我不要違背建立我價值觀的書本和影視作品,我不要在湯婆婆的世界中被她拿掉名字,甚至忘記回家的道路。

在顧得一時顧不了一世的亂世中,我們的生活也許狠狽,但從不寂寞。你會否想跟我一樣,放下手上的東西,來一場 last evolution?

歌仔也有唱,沒有甚麼是永垂不朽,所以你需要的是振作,在黑暗中尋找光明,在黑夜中重拾希望,在生活週邊對抗荒謬的人和事。世界從來沒有所謂的定局,沒有所謂的失敗,只有變幻才是永恆。一個壞掉的時鐘總有兩次準時,我們不能放棄,只能繼續嘗試。

(作者簡介:在亂世中的一名時裝編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