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春日手作之花ㅤ讓 Work From Home 的身心得安慰

2020/4/9 — 13:29

Carrie Pau 擅長用花作創作主題,她喜歡為白色手勾花染色,比喻生命亦不應欠缺顏色,這更是她的人生經歷。(Trial and Error Lab 提供圖片)

Carrie Pau 擅長用花作創作主題,她喜歡為白色手勾花染色,比喻生命亦不應欠缺顏色,這更是她的人生經歷。(Trial and Error Lab 提供圖片)

【文:Gi @ Trial and Error Lab;圖:Andy Wong】  

四月本應春意盎然,可是香港的街道蕭索寂然,艷麗花兒只能給雀鳥欣賞。當香港以至世界各地的人,不能見面而須隔離(quarantine)在家時,只能羨慕自由的花鳥蟲魚嗎?我們如何安放無奈與抑鬱?

在 Trial and Error 的工作枱,手作工藝師 Carrie Pau 拿着小巧纖細、色調柔和的手勾花飾物,像把春天帶到室內;她深明隔離的困苦:「數年前我曾受情緒困擾,把自己與人隔絕。」是手作工藝把她那黑白世界填上色彩,並帶來平靜的力量。

廣告

幼細的繡線勾織成不同的花並不容易,呈現立體又像真的型態,很考手作工藝師的經驗與眼力。

幼細的繡線勾織成不同的花並不容易,呈現立體又像真的型態,很考手作工藝師的經驗與眼力。

廣告

先以手作治療自己

工藝在瘟疫肆虐的年頭,可有立足之地?一個口罩、一枝酒精不是更實際嗎?Carrie Pau 認為:「抗疫物資是外在的必需品。可是心靈同樣要有抗疫的防衛。」數年前她的身心正遇過一次失守,以致重創。

「當時感情被出賣,靈魂像被掏空,只想呆坐家中。」失去人生動力,即使去旅行,回來後還是不快樂,「但突然有一天,想起之前去日本正巧春天,街道的花很美,不如就動手做,讓時間快點過去。」她說時眼睛落在自己那雙蒼白但手指修長的手,「我曾經很喜歡手作工藝,滴膠、壓花、刺繡我都會。但以前太投入一段感情,忘了自己也有專長。」於是她就在家,默默以不同材料,專注把心中花的美態呈現。

一堆美麗的作品,有耳環、襟針、手鏈、掛飾等,一些更把鼓勵字詞如「Faith」、「Hope」綉上。朋友看見後愛不釋手,她愈做愈起勁,開始以友情價出售。

像極那些無心插柳偏成蔭的勵志故事?她說,其實苦練了好一陣子,像樣的作品才拿來見人:「神奇地,我沒因做了失手的作品而自責。透過不斷練習,心居然沒那麼痛了。」自信也由此點滴累積。

美麗小巧的勾花耳環,是為了鼓勵香港人:Be Strong!

美麗小巧的勾花耳環,是為了鼓勵香港人:Be Strong!

以分享故事作治療

為時大概 2012 年,Carrie Pau 大着膽子,乘着本地手作市集的興起,以「My Fancy Handmade」品牌為名,拿作品到不同市集擺檔。內儉的她,在市集獲得另一種治癒力量。「或者我是個有故事的人(大笑),作品都有創作理念和信息,擺檔時我像變了另一個人 — 不再感到 quarantine,很自然就能跟人侃侃而談。」最鼓舞是,客人對她的作品讚賞有加,甚至她去澳門市集,也有人專誠到來捧場,「我的世界好像因此變大了。」

獲得客人鼓勵,她更開始在不同店舖寄賣作品,同時開設網購平台。她漸漸踏上半職手作人之路。但她並不甘止步於此。

Carrie Pau 以「My Fancy Handmade」品牌為名,常帶作品到市集擺檔。Facebook 專頁也常為作品撰寫創作理念。(受訪者提供圖片)

Carrie Pau 以「My Fancy Handmade」品牌為名,常帶作品到市集擺檔。Facebook 專頁也常為作品撰寫創作理念。(受訪者提供圖片)

以勾花手作治癒別人

兩年前,Carrie Pau 想到品牌應有一種手藝作主線,才能長遠發展;在芸芸手藝,她決定選定手勾花。手勾花是以法國白色繡花線,以勾針勾出的花朵;例如一朵小菊花襟針,就要勾五至十多片大小一樣的花瓣,再勾花芯及葉子,然後以染料上色,微微的漸變色彩如同真花。一朵一至兩厘米直徑的小花,由勾織到上色,要耗上數小時。為什麼不直接用顏色繡花線?別人也是這樣啊!

不使用顏色繡花線,是因為我覺生命就像白色繡線,原本毫無色彩;但若被珍惜、愛護,就能添上獨一無二的色彩,即使很花時間也是值得。」她一口氣說着,像在市集跟人介紹作品一般。

最新創作的 Mimosa 小黃花花束耳環,是抗疫期間給家庭主婦們打氣的作品。而荊棘冠冕襟針,紀念耶穌死前被士兵掛上的冠冕,手勾花之外,還有紅色小珠,代表耶穌的血。(受訪者提供圖片)

最新創作的 Mimosa 小黃花花束耳環,是抗疫期間給家庭主婦們打氣的作品。而荊棘冠冕襟針,紀念耶穌死前被士兵掛上的冠冕,手勾花之外,還有紅色小珠,代表耶穌的血。(受訪者提供圖片)

像最近她創作的 Mimosa 小黃花花束耳環,可郵寄到客人府上,方便大家不能到實體寄賣店購物。「抗疫期間,媽媽們為了給家人衛生的家居,家務一定做多了,我想獻上這燦爛又快樂的黃色給她們作致敬。」復活節快到,她又設計了荊棘冠冕襟針,直徑五元硬幣般大的啡色線圈,插上七彩花及紅色小珠,非常像真:「這是耶穌死前被士兵掛上的冠冕,紅色小珠代表祂的血。」她賣的不單是飾物,更是有血有肉的故事,並會在網絡平台詳述;難怪反應甚佳,售貨佔其總收入三成。

去年她更加入 Trial and Error Lab 成為駐場實驗伙伴,也參與他們的小型手作品牌營銷技巧提升實驗課程,讓品牌有所成長。

「我還有個大膽的嘗試,想全職投身創作,」她笑言開始懂得苦中作樂,「加上最近 work from home 的日子,令我體會 quarantine 並不苦悶,反而靈感澎湃,創作也很有效率呢。」說時綻放花般燦爛的笑容。曾體味過心靈的苦,才更懂苦中的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