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8/3/29 - 11:16

毛婆

漢堡的機場內有家賣漢堡的店,我坐在他們的紅色高凳上點著紅色的茄汁,看到一位金色短髮的女子紋了一個金色的紋身,突然想起了一位中學時期認識的女孩子,然後突然開始思考自己是否錯過了什麼,最後突然有點感觸。

我們是否從小都被一些 stereotypes 框死了自己的選擇,繼而框死了自己的未來?I mean,你睇吓 100 毛。

好驚,真係好驚,作為一家傳媒機構,我們都是眼睜睜看著他們如何由一張黑紙變成一家上市公司。冇嘢呃,冇嘢瞞,乜都計到數,保薦人做 dd 慳番不知多少工夫。做乜啫,一開頭拍一個廣告收廿萬,然後三十萬,四十萬,五十萬。係咪報大數㗎,報咩大數啫,人哋啲客個個有頭有面,有單有據,全部 products 都擺晒上網任你碌任你睇,雀巢咖啡渣打銀行蜆殼石油,唔係求其一家空殼公司射張單畀你,左手交右手谷大條數咁很老土。

廣告

最驚係,喂,佢哋三條友亂嚟㗎喎。其中一個嘅商台節目,我以前有聽,就係有聽先驚,聽住佢由一八七二遊花園噏吓噏吓噏到五億身家,我真係以為自己發緊夢。你哋做財經分析嗰啲唔好咁核突啦,主持問你點睇呢隻股,你話唔識睇咪算囉,畀你真係識睇又睇得通你做咗上去敲鑼嗰個啦。你唔識睇冇人怪你㗎,你明唔明啫?肥佬黎都唔識睇,你識?壹周刊點解要含淚賣盤?唔識做囉。唔係,葉朗程,你唔識嘢喇,壹周刊係畀人打壓。係,我知,為香港人爭氣所以被打壓,雖敗猶榮,但 100 毛又何嘗唔係行呢條路線?只能夠講,踩鋼線好易 PK,但 100 毛就係凌波微步咁嘅功力,出到啖氣之餘又賺到錢,呢啲叫中庸。

點知你做唔到中庸,做咗平庸。

喺度高談闊論話人哋 100 毛幾掂,咁葉朗你自己咪又係同人差天拱地。係,我認,係好有距離,但起碼我比你哋更有希望。我所指嘅「你哋」,係結咗婚嘅你哋。身邊嘅另一半對一個男人有幾大影響,你知唔知?我相信,結咗婚嘅你哋,終於知,但原來未結婚之前唔知,所以就係咁求求其其結咗婚。點解話你求求其結咗?因為你根本冇諗清楚。結婚之前,你淨係諗要 please 個女人,你都冇諗個女人適唔適合你。兩個人喺埋一齊,係要遷就,唔係要忍受,兩個咁簡單嘅中文字都唔識分,抵你冇發達。

係乜嘢害咗你?係個 stereotype 害咗你。係你,係你親手做出嚟嘅 stereotype 害咗你。你嘅 stereotype 係要賺到錢,娶個靚老婆,咁就為之成功喇,誰不知,誰不知,誰不知,人做 big four 你又做 big four,人做 ibank 你又做 ibank,人做律師你又做律師,然後呢?嘩,仲使問,然後便沒有然後了。賺得多就唔到你㗎喇,半天吊就有你份。咁靚老婆呢?我知,你想要個頭髮長長,皮膚白白,有啲身材嗰啲嘛,夠晒 stereotype 啦,誰不知,誰不知,誰不知,都係嗰句,半天吊就有你份。係頭髮長長,不過髮尾開晒叉;係皮膚白白,不過搽少兩層粉底就月球表面;係有啲身材,不過只係肥到咁凸出,36B 同 32F 係兩種級數嘅單位,因為樓層不一定決定景觀,要睇座向。

 如果講到呢度你都唔知我想講乜,我唯有講白少少。男人同女人之間,永遠存在一個敵我矛盾:男人想搵嘅,係一個喺你未成功之前可以幫到你成功嘅女人;女人想搵嘅,係一個已經成功咗之後可以分享你成功嘅男人。女人想搵嘅,係一個 stereotype;男人要搵嘅,係一個 exception。但結果往往係,男人放棄咗搵呢個 exception 嘅機會,而搵咗一個搵緊 stereotype 嘅女人,最後被迫做咗一個半天吊嘅 stereotype。係深咗啲,睇多幾次,你會明。

看到這位金色短髮的女子,我覺得她很美,不是美國加州那種土氣的金髮女郎,而是一位滲著歐洲氣質的另類美人。然後我忽然在想,我是什麼時候接受短髮的,以前都覺得短髮是另類。正在讀書的你們,剛剛拍拖的你們,還沒結婚的你們,會否因為某些女性的另類職業,另類看法,另類外表,而錯過了一個 deserve better 的機會?這些另類,很多時就是支持你發癲,容許你任性,協助你完夢的另一半。

本地樂壇曾經有位女歌手唱作了一首發錢寒的歌,開頭的歌詞是:「我要中我要中六合彩,我要發達做個有錢人。」以為佢堅發錢寒,點知原來係一首教人感恩嘅作品,最後的歌詞是:「其實有閒錢去買六合彩,我已經好好彩。」你未必認識這樣的另類唱作女歌手,但你今天一定認識她的另類老公,一位另類腦細。

林太作呢首歌嗰陣,呢個世界仲未出現 100 毛。我諗佢嗰陣諗都冇諗過,六合彩呢啲嘢,原來一係唔中,一中係可以一日之內中幾十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