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東京深夜食堂

2020/2/27 — 16:01

深夜食堂劇照

深夜食堂劇照

在東京的最後一晚,突然想喝清酒,在網上找了一下有名的清酒吧,卻沒有一家特別感興趣,有時候我看那些解釋文字甚至懷疑作者自己到底有沒有去過。然後發現飯店附近也有一家清酒吧,小小的,感覺有點像外國的小酒館,也實在有點餓了,就進去看一下。

週三晚上竟然如此滿啊,我被安排坐在唯一的空位,在吧檯前。老闆大概四五十歲吧,看得出來年輕的時候是個大帥哥,他用流利的英文跟我說那晚是Special Wednesday,其實就是付一個定額(好像是3000円)就可以嚐遍酒館的清酒。雖然知道自己喝不了多少,但有他介紹肯定可以學到很多,所以就告訴他自己的口味,就是甜還有不要太濃,但是也要有米香,然後拜託他隨意推薦一下。

「沒問題,肚子餓了吧?」我說是啊,有什麼好吃的?「知道你拿不定主意,就交給我吧。」等待食物的時候,老闆太太已經端來了第一杯酒,的確是我喜歡的果香。「你是哪裡來的?」香港。「那你會普通話嗎?」還可以。「小心的普通話怎麼說?」然後我大笑,難道是某些講普通話的人很不小心嗎?他學得很好,然後又問我廣東話怎麼說,然後依然學得很好。

廣告

說著說著食物就來了,竟然是一個拼盤,上面有馬鈴薯蓉、香腸、火腿跟起司,調味剛好,該下的香草、蜜糖、醋跟橄欖油都有下,是非常適合下酒的頭盤。

你很有語言天份喔!「我以前在美國讀大學,後來做生意還學會了俄語很泰文。」果然是個有故事的人,他說他在泰國生活了十幾年,我用泰式英文的語氣說了「ten baht」(十元),逗得他哈哈大笑。

廣告

這個時候清酒已經喝了兩三杯了,他拿出了田酒,我當時已經覺得很感恩,田酒是我其中一個最喜歡的酒造。然後他問我「要不要喝一下十四代啊?」我興奮的說當然好,香港賣很貴喝不起。他一邊倒酒我一邊說「もっともっと」,然後他又笑了。

後來他端出了一些熱盤,吃完還是覺得好餓,他說要不要嚐一下全日本最好吃的泰式香葉肉碎飯,那可是我的最愛啊,然後他就在我面前很認真的炒著,再煎個荷包蛋,味道沒有泰國的那麼辣,但真的好好吃,我現在還清楚記得那個飯的味道,以及他得意的模樣。

臨行前我預祝他聖誕快樂,他回應說:「聖誕快樂,近年看到一些關於香港的新聞,希望香港美麗如昔,加油。」

我很少看漫畫,但有看過《深夜食堂》,每個小故事的尾聲都讓我好感動,感動不是因為那些美食,而是作者及主角透過美食所傳達的人情味,很溫暖,後來的電視劇(這裡說的當然是日版)版本也給我同樣的感覺。

「最期待的事往往不在期待中發生。」

或許就是這樣吧,那家小酒館,以及店長一家人,成了我這次東京之旅最驚喜最美好的回憶。

點播Cat Power的The Greatest: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