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力時你應該聽的歌 — 音信無憑的開首《我們的愛》

2020/5/25 — 12:42

資料圖片,來源:Emma Trevisa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Emma Trevisan @ Unsplash

【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歡迎對號入座】

你有試過當我們經過內心裂痕與挫敗,然後遇到突如其來的衝擊,情緒在慫勇撐開了懵懂,所有以往的痛都會湧上心頭?惆悵還依舊,她現在就是這樣。

你無力時聽甚麼歌?在入醫學院前,他把飛兒樂團的《我們的愛》留給她。他以為她不知道,所以她沒有回應。那怕其實她一直聽著,只是她活在跌宕起伏的日子裡,無法回應。

廣告

這一年來,大家都很忙碌。她的生活和工作讓她變得很脆弱,傷心難過都只能自己默默承擔。然後昨天,他得知她真的心傷了。他氣憤填膺,怒不可遏。他立即回來想要救她。不過,因為情感,他不能再像以前面對面看著她,他只能靜靜陪她。就如當時她在他的醫院發現了他後,想偷點光偷看,便狼狽地轉院,避開見到他那過程比申請保釋更加困難。

他在醫院拯救了很多人,卻拯救不了她。他看她躋身於人群之中,她回頭對他說:「生命很短暫。如晝夜,死亡都可能隨時發生。好朋友他説了讓我很心痛的話,彷彿我的天空失去了顏色。我真的可能再無法拯救任何人,無法相信,你就放棄拯救我。其實,我比你先離開也沒關係。」

廣告

你聽起來這好像比劇集還精彩。你想想她,心很累;她真的很痛,哭訴無言。那不是時間的痕跡,這只是殘存的碎片。「永遠不再,不再哭泣。」很諷刺,我聽到這句卻流下了眼淚,像是獨自活在飛兒樂團那「被綑綁的世界」裏。

「我們」二字,聽起來很淺易,卻不容易的。律師友人說人越大就越難遇到可以真心相互的人。中學以後,更難遇見可以安心呼喚你中文名字的人。生死徘徊後,我學會好好珍惜我的好朋友,特別是我的醫生作家大律師好朋友她和他。

不過,不是每一個人都會留下。他們可能有自身的重擔和原因,消化不了你的憂慮和傷心。即使他們說了讓你受傷的話,我會說你也理應感謝。因為他們曾經聽過你說,那怕他們不再是你的命運,你們不會再見。

原來林俊傑重新演繹《我們的愛》了,所以今天,他嘗試一下,他陪在她的身邊 — 過來,我在這裡,讓我的文字為你修補。當你流下沒有人想要的一點水滴,也許你只是想有人與你同行,有能夠相信自己的人聽你說。

至少此刻,他修補她,陪她撐著,已經很好:感恩你沒有失去善良,只是失去了對人信任的勇氣,重新學習關心的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