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爸媽其實是寂寞的,只是害怕打擾你而已

2018/1/18 — 11:13

《東京鐵塔》電影宣傳照

《東京鐵塔》電影宣傳照

法院裡,不外乎就是告人與被告。在這個地方,被告當然痛苦,但是告人也不見得快樂,多的是恐懼、憤怒與悲傷。

開放的調解室裡,有好幾對被告在調解,有車禍、有詐騙、有傷害、有毀損。

這個孩子才20歲,打工的時候認識了一個朋友,這個「朋友」告訴他,只要把自己的帳戶清空「借」給別人,就有3000元的租金。

廣告

他借了,也變成詐騙集團的幫助犯,老大沒抓到,至於他,當然抓的到。

被害人是個75歲的媽媽,即便是告人,看得出她是第一次來法院,手指不斷的扭曲交錯,不安的坐在調解室門口。

廣告

「你願意賠償被害人的損失嗎?」調解委員問。

「我願意。」年輕人像是在婚禮中一樣的慎重,嘴唇微微發抖,有些泛青。「我已經把詐騙的金額全部都帶來了。」

「你也是傻,為了3000元,結果詐騙的錢不是你拿,但是你要賠!」調解委員調侃了他。

他只是低著頭,然後低聲的說了聲,「對不起,我做錯了。」

「其實就算你沒有帶錢來賠我,只要你跟我道歉,我也是會原諒你的。」老媽媽和藹的說,「我也有兒子,只是他比你年紀大多了。」

「所以您沒跟兒子住在一起嗎?」調解委員問。

「沒有啊!他雖然也在台北工作,但是我自己一個人住。」媽媽客氣的說,「兒子有自己的生活要過,我還有老人年金可以領,那就好。現在年輕人生活也不容易啊!」

「所以那天被詐騙的情況是?」調解委員問。

「有人打電話給我,開頭就叫我媽,然後說他現在被人家扣住,要六萬元才能脫身,叫我要匯給他。」媽媽說。「我聽那個聲音就很像我兒子,而且我們很久沒有聯絡了,他這麼說我也很急,就去把我的存款領出來轉給他了。」

「然後呢?你沒有跟兒子求證嗎?」委員問。

「他很忙,我每次打給他,他都在忙,我的手機根本就沒在用,他叫我沒事不要煩他。」媽媽的表情有些落寞,「我知道他很辛苦。」

收下錢,媽媽兀自喃喃的跟年輕人說,「詐騙是無底洞,很黑暗,會被關很久的。」

年輕人點點頭,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

*   *   *

有空打電話回家吧!不要讓爸媽見不到你的人,也聽不到你的聲音。也請你對爸媽耐煩,他們其實是寂寞的,只是害怕打擾你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