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見溫度:童年的螢火蟲》拍攝手記

2020/8/13 — 21:18

螢火蟲絕跡於梅嶺20年,直到許鴻文進行復育計畫,牠們才再次成千上萬地在山林出現。

螢火蟲絕跡於梅嶺20年,直到許鴻文進行復育計畫,牠們才再次成千上萬地在山林出現。

【文、圖:劉寶瑩(《童年的螢火蟲》導演)】

「你覺得誰有能力將整個山林的螢火蟲召喚回來?」

「神仙!」

廣告

小女孩口中的「神仙」,叫許鴻文。

許鴻文是臺灣人,土生土長于台南楠西區的梅嶺,對梅嶺有深厚的感情。日治時代,他的爺爺帶同家眷遷居梅嶺,在當地開墾土地種梅子。從此,家族以種梅子為生,他是第三代的梅農。

廣告

許鴻文有四兄弟姐妹,因為跟鄰居隔離甚遠,所以彼此是對方唯一的玩伴,感情非常要好。童年時,他們以自然為家,野草、野花、螢火蟲都是他們最好的玩伴。

「這個地方不必很繁榮,但是它有人情味,還有美好的童年回憶。」許鴻文的聲音穿過被煙靄懷抱的梅峰,娓娓道盡了他對梅嶺過去生活的懷念和嚮往。

許鴻文一直希望回到童年──過著爺爺時代簡樸,與自然共存的生活方式。「爺爺時代,大家種梅子都不會噴農藥,產量雖然沒有很多,卻足夠生活。那時候的環境很純淨,土地裡面的小動物都以自然為家,生物鏈沒有受到破壞。」

許鴻文是台南梅嶺第一個有機梅農,以一人之力復育「童年的螢火蟲」。

許鴻文是台南梅嶺第一個有機梅農,以一人之力復育「童年的螢火蟲」。

可是,許鴻文美好的願望卻在他爸爸的那一代崩壞。第二代的梅農為了追求高產量,大量噴農藥。他們的收入高速的增長,卻對生態造成了無可彌補的傷害。

「小時候,沒有覺得螢火蟲很特別唄。季節對的時候,我們家的屋簷和空地都會出現螢火蟲。螢火蟲在小路的草叢閃閃爍爍,就像鋪滿了星光的大道。」

可惜,許鴻文讀國小的時候,梅農大量噴灑農藥。最後,螢火蟲大量死亡。從此,螢火蟲絕跡於梅嶺足足20年,直到許鴻文默默地進行復育計畫,牠們才再次成千上萬地在山林出現。

許鴻文復育土地,把純淨的環境歸還給大自然,讓螢火蟲重建家園。他的確是再造螢火蟲的「神仙」,是梅嶺成為著名風景區的無名英雄。

梅嶺是台南一個重要的風景區。冬季時,梅嶺漫山都開滿白色的梅花,梅樹最盛

時,多達十萬株,是南臺灣最大的梅子的產地。每年四月一年一度的賞螢節,螢火蟲漫天閃爍,蔚然成另外一道風景區。

「梅嶺全靠許鴻文。」這是楠西區的官員親口說的。他幾乎靠梅嶺山腳下的梅峰步道,一年四季都開滿了各式各樣鮮豔奪目的花朵,遊客絡繹不絕。不過,遊客卻鮮少知道在步道的入口的左邊,矗立了一個雕刻了螢火蟲和野百合的石碑,它是獻給許鴻文的。石碑紀念了他以一個人的力量,默默地在步道上種植了3萬朵花,復育了螢火蟲。

「童年的螢火蟲」拍攝近三年,記錄了許鴻文重建螢火蟲棲息地的過程,也記錄了他為了守護自己家園,歷盡嘲諷,差不多跟父親決裂的辛酸。

「我曾經被嘲笑得很慘,心裏也會掙扎,但是掙扎的過程中,我很慶幸我有堅持下來。」

「很多事情不是看見希望才堅持,而是堅持才看到希望。」

《童年的螢火蟲》紀錄片獻給你,它訴說著梅嶺第一個有機梅農,「因為堅持才看到希望」的故事。

保留童年最美好的一片淨土

三年前,我對香港的感情淡薄。聽到台南的民宿主人(也是當地的攝影師)因思念出生地,從臺北遷回台南家鄉發展。我把最真實的感受告訴了他:「香港人就好像猶太人,不斷走難和遷移,最終落腳香港,卻沒有根。」

他卻告訴了我另外一個台南人的故事。

許鴻文是台南梅嶺第三代的梅農,對孕育他成長的土地充滿感情。為了保留童年最美好的一片淨土,他以一人之力復育了消失20年的螢火蟲。

三年前,我拍攝許鴻文的紀錄片時,對他愛土地的感受還不算有很深的體會。想不到三年後,《童年的螢火蟲》播放在即,香港經歷如此浩劫──對許鴻文「家園被毀,渴求重建」,我終於有切膚之痛的體會。

我跟許鴻文,還有告訴我這個故事的民宿主人的心──終於連結起來。

我們總是在失去的前夕,才知道埋藏在心底的愛如此熾熱──「根」早已深種在血脈裡。這一片孕育每一個香港人成長的土地,早已跟這裡的人血脈相連,無可分割。

這個遲來的頓悟,在香港風雨飄搖之際,就像黑色喜劇一樣。劇情荒誕得令人難以想像,但是那些氾濫煽情的虛假情節,令人哭笑不得,欲哭無淚。

「我曾經被嘲笑得很慘,心裏也會掙扎,但是掙扎的過程中我很慶幸我有堅持下來。」

《童年的螢火蟲》拍攝近三年,記錄了許鴻文重建螢火蟲棲息地的過程。

《童年的螢火蟲》拍攝近三年,記錄了許鴻文重建螢火蟲棲息地的過程。

許鴻文回顧往昔,沒有怨言,語氣淡然中卻顯得如此的堅定。他為了重建爺爺時代──不噴農藥,種植梅樹;跟自然共存的美好時代。那怕產量減少,那怕破產在即;甚至被人嘲笑「燒壞腦」,父子決裂。他都堅定地一一挺過來。

「很多事情不是看見希望才堅持,而是堅持才看到希望。」

20年後,嘲笑他的,發現他才是真知灼見之人;曾經共處一室猶如陌路的父子,終於冰釋前嫌。許鴻文還影響了梅嶺的村民,造成蝴蝶效應,越來越多的農民,加入了保育土地的行列。

魯迅在小說《故鄉》中寫著: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童年的螢火蟲》的紀錄片獻給每一個香港人!願我們都能夠如許鴻文一樣,堅定地一一挺過來,保留童年最美好的一片淨土!

——

香港電台外判紀錄片系列《看見溫度 2020》,走到不常看見的國度,關注被忽視的社群,看見人情冷暖、人間溫度。本集8月13日(星期四)晚上8時正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umanitystorie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