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秒速五厘米

2020/3/29 — 16:21

《秒速五厘米》劇照

《秒速五厘米》劇照

新海誠說這是櫻花落下的速度。

導演新海誠以正飄落的櫻花作為故事開首,以男性角度講述一個淡然卻令人心悒的故事。雖說故事以男主角為主軸,但只要你經歷過青春,無論男或女觀眾都會於這平凡得真實的故事中找到共鳴。

回想讀書時期,時間多得很,總是有太多的時間耍樂、吵架、和好如初、暗戀、明戀,迷惘……當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瑣事成為歷史,竟成為了人生中永遠無法忘懷的要事。就像男主角貴樹對女主角明里的感情一樣。男女主角童年時便相識相知,可惜搬家的關係,大家分別上了不同的中學,小學一別後,街上偶遇前,十多年來就只見過一次面;那次貴樹從東京坐火車去見明里,因為大雪的關係,傍晚出發,晚上十一時多才到達。那夜他們接吻了,翌日他們從此失散了。故事發生在90年代初,沒有Facebook、Whatsapp的年代。他們以一封封文字代替emoji,他們帶著期待檢查信箱,而不是檢視短訊有沒有兩個藍剔。導演以畫面代替文字,火車站、郵筒和信件,令人產生一種憂鬱的情緒,及對那個年代的懷念之情,人總愛懷舊。

廣告

貴樹於初中跟花苗相遇。她愛你你愛她她愛他,這種事佔了人生好一部份時間,正如貴樹一世也不會知花苗為了和他一起升上高中而發奮讀書,因為貴樹的心中只有明里。我很喜歡花苗,一個喜愛滑浪的陽光女孩,她對高中畢業後的前路感到迷惘,她單戀貴樹很久,正想畢業前表白,但發現貴樹根本看不到自己,她是我們每一個人,她飾演著青澀的我們。那天,她和貴樹看見火箭升空,火箭要去探索外太空,意味著快要完結高中生活的他們要去尋找各自的天空。貴樹成為了花苗的青春,可惜貴樹的青春裏只有明里;花苗是貴樹生命中的一個過客,而貴樹是花苗人生中的一個遺憾,又或者是一個日後會心微笑的回憶。那年是1998年。

廣告

十年後,火箭完成任務,而貴樹亦返回東京。導演以繁忙的街道及穿梭的行人,表達出城市的冷漠感。就像其他人一樣,貴樹成為了大人,跟一些沒有很愛的人拍拖,然後分手。因為他的心裏只有明里?大概是,但生活的現實也功不可沒。長大後,經歷了很多期望與失望,對人或事都少了點悸動。記憶很美好,因為那時的我們很懵懂、很熱情。故事以櫻花開首,也以櫻花飄落的季節作結。櫻花樹下,貴樹與明里擦肩而過,當貴樹轉過頭來,列車駛走後,明里已走。其實明里早就準備嫁人,那貴樹豈不是自作多情?這個故事我看了兩次,分別有不同的解讀。一部電影有無限種可能,因為每個人的經歷不同,看法也有不同,就由你自己去感受吧!

最後,特別想說《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這首歌為電影生色不少,可惜生命中的每一個片刻都是只此一次,沒有one more time。時間和失散了的人,是沒法抓住的東西,是人生的無奈,這平凡的故事將殘酷的事實以唯美的畫面,及細膩的對白表達出來,看罷感到巨大的無力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