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種花種出好心情

2020/8/13 — 13:14

每年信哥舉辦向日葵花節,希望遊人可以感受到大自然綻放的魅力,心情也愉快起來。

每年信哥舉辦向日葵花節,希望遊人可以感受到大自然綻放的魅力,心情也愉快起來。

【文:唐敏明、李鳳儀;圖:香港電台】

談及香港種花,相信很多人都有這個印象,每年初夏一片片盛開著向日葵的花田,吸引遊人爭相拍照,無論在鏡頭前擺出哪種姿勢,都發現各人皆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笑容。參觀花田的人都會變得心情輕鬆,而農田的主人看著他們的笑容,聽著他們的笑聲,也忍不著打從心裏笑出來,是一份滿足感,做到他的期望:好心情能感染出去。

一班關注香港農業的有心人都好欣賞信哥。

一班關注香港農業的有心人都好欣賞信哥。

廣告

這位農夫叫梁日信,人稱信哥,他有一個特別喜好,就是改「花名」——為花改名。他覺得同樣的一支花,若取上個好名,就能增加正能量,給予買花人一個鼓勵、一個祝福。好像有一種黃色的百合,內地把它取名「霸道」,但信哥就不喜歡,因為他覺得香港人從不霸道,所以他把它名為「黃水晶」,因為「黃」跟「旺」諧音,寓意香港一定能衝破疫情的厄運,重新出發,將來只會越來越興旺。另外,有一種粉紅色的劍蘭,花心中央猶如美少女塗上唇彩,信哥把它取名為「漸變的少女」,原來信哥的心思都有溫柔的一面啊!

廣告

 

這就是信哥取名「漸變的少女」的劍蘭。它若在歐洲種植,顏色會較淡,幾乎是白色。

這就是信哥取名「漸變的少女」的劍蘭。它若在歐洲種植,顏色會較淡,幾乎是白色。

信哥種花種了四十年,對花充滿感情,不過他不是一開始就做花農,而是種菜、養魚。年輕時候的信哥與家人住在澳門,六十年代父親來到元朗新田做「開荒牛」,興建水塘,之後就落地生根,把家人都接過來香港居住,也在此飼養沙蟲、種菜、養魚。後來,身為長子的信哥接手父親的農場,但為何又會去種花呢?原來在八十年代,一 支劍蘭只值數元的時候,一束外地入口的火百合卻價值四百元,相當於現時逾四千元,這樣「矜貴」的花令他有觸電感覺,並下定決心種花,希望將來有朝一日成功種植百合,把它普及化,讓全香港人都買得起。今時今日,劍蘭、百合比以前開得更加燦爛,不過價錢就越來越低。這些年來,本地花農受到大量進口花的衝擊,它們品種繁多、價格又具競爭力,令本地花農越來越難生存。

每年農曆新年,花農都希望可以種出應時的花,可惜近來天氣反常,花農也只能聽天由命。

每年農曆新年,花農都希望可以種出應時的花,可惜近來天氣反常,花農也只能聽天由命。

八十年代外地進口的火百合,令梁日信有觸電感覺。

八十年代外地進口的火百合,令梁日信有觸電感覺。

即使本地花農賣花難,但樂觀的信哥從不輕言放棄,這種打不死的精神或許與多年來大起大落的經歷有關。他憶述在八十年代,眼見很多香港人愛煮生魚補身,於是他就跟風飼養生魚,甚至幾乎把所有家財投資進去,誰料香港人口味突然轉變了,生魚價格下跌,但飼養生魚的成本卻上升,結果信哥的投資全軍覆沒。到九十年代,信哥又嘗試養鴿,最初也賺到錢,但可惜後來遇上鴿瘟,養的白鴿在短短兩星期全部病死,又是失敗收場。不過,這些挫折並沒有打垮信哥,他還是滿有自信地說,「現在到了晚年,我可說是一無所有,但沒關係,我還能工作,也會和香港人一起並肩作戰。我現在只喜歡種花、種菜,所以會用心一直做下去。」

做花農的工作,除了給信哥生活上的需要之外,還有一份成就感。

做花農的工作,除了給信哥生活上的需要之外,還有一份成就感。

信哥很懂得逆境求生,他領悟到種出來的花不一定要全數販賣出去,反而留在田裏可以成為機會。他逐漸把從自己的農場從生產型變成休閒型,並深信始終有一天會看見曙光,「現在我要賣歡欣、開心,我希望從四歲到八十歲的香港人都能感到開心。我最開心的是看到那些燦爛笑容,我覺得自己贏了,而且贏得很漂亮。」

土地正義聯盟不時都為信哥的農場舉辦導賞團。

土地正義聯盟不時都為信哥的農場舉辦導賞團。

====

香港電台節目《有種人生》逢星期六晚上9時30分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8月15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