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南瓜

飲食博客,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

2020/3/31 - 17:52

精釀啤酒吧食好茜 @ TAP The Ale Project

禁酒令一出,酒圈界一片哀鴻遍野,在從來沒有飲品只有酒的世界裡面,你禁止酒吧賣酒,等同推它們去死無分別。

結果,始作俑者 — 我們的特首,成為眾矢之的,不分藍黃紅黑,團結一致圍剿;某位撐警撐到眾所周知的名人,今次亦罕有地怒插特首,可見此舉的影響,實在非同小可。

數日後,禁酒令不了了之,不過就限制餐廳人數,每枱最多可以坐四個人,而每張枱的距離亦要保持 1.5 米,這樣一來,對於小店,尤其是在這段時間仍有生意的黃店,影響最大。

廣告

以抗疫為名,政府大可以像英國一樣,強制關閉餐廳酒吧,但要作出賠償;現在政府既不封關,惹來疫情蔓延,事後的處理手法又慢幾拍(唔排除係刻意),不斷做埋無謂的小動作,激發民間自救,城中的老字號茶樓、高級中菜廳、街坊小店等等,自行閉關兩星期,無眼睇。

是否借勢來打擊黃店?不排除此陰謀論,今時今日我們真的不能再用常理,去推測政府實行政策目的。

相約美女朋友 L 飲兩杯,這段期間當然要撐黃店,再次來到熟悉的地方,旺角黑布街的 TAP The Ale Project,當日剛剛是食肆限制人數措施生效的第一天,見到酒吧已經 set 好枱,來配合這段為期兩周的限制令。

我忘記訂枱,還是要等一會,確定有預訂的客人 no show 才輪到我,半小時後,收到酒吧電話,說有位了。

光顧了四年,第一次在如此闊落的環境飲酒,以往是又逼又嘈吵的氣氛,但不會發生親密行為,像酒吧負責人 James 早前接受《立場新聞》的訪問,解釋這裡的客人,主要是喜歡嚐新,喜歡品酒,並非像那些劈酒場般污煙瘴氣。

沒錯,你有無見過人,在劈酒場叫一打少爺/英雄/門神啤酒?

同樣道理,你不會在這裡見到藍妹/喜力/嘉士伯等商業啤酒,超過十款 on tap 的選擇,以本地精釀啤酒廠為主,少爺啤是主打。

講起少爺,佢都算巴閉,近年積極開拓海外市場,與外地不同的精釀啤酒廠合作,遠在蘇格蘭 Inverness,一樣找到其蹤影,因為它與當地的 Black Isle 合作,推出 crossover 啤酒;上個月在倫敦的 Mikkeller 酒吧,得知少爺大駕光臨,於二月尾在酒吧客串一天,真真正正跳出香港。

Black Isle × Young Master;攝自今年二月,倫敦 Mikkeller 酒吧

Black Isle × Young Master;攝自今年二月,倫敦 Mikkeller 酒吧

第一杯,飛雲來了,少爺啤的飛雲,加入了橙皮與芫茜釀製的小麥啤,清新爽朗,淡淡的清香,唔,大約是芫茜幹的好事。

我是一名茜人,怎能錯過它們的炸芫茜漢堡?難得友人也是茜友,吾道不孤。

份量很大,炸芫茜鋪在漢堡扒上面,滿到瀉,半溶的芝士滲進鬆軟的漢堡扒裡面,味道偏鹹了一點點,但再一口炸芫茜,頓時平衡了其味道,點點脆口的芫茜清香,再喝一口飛雲,有始又又終,你是茜友的話,不容錯過。

黃金炸薯條,是酒吧長期熱賣之作,水準是屈機級別,沾上鹹蛋黃的炸薯條,鹹香是邪惡的根源,香脆是其本性,無須配任何醬汁,只要一杯啤酒,完美的組合。

飛雲一走,來一小杯柏林居酒屋,聽個名你或會幻想到,德國柏林有間日式居酒屋,而此酸啤是特別地加入了一些日本元素,包括柚子與山椒來釀製,你或會感覺正在德國吃著燒鰻魚嗎?

粟米 nachos 非超市包裝貨般簡單,質感有點像在舊式酒家吃到的錦滷雲吞。

認識我的朋友,也知道我是余均益辣醬的擁躉,年前 Heroes Beer,就用到這個接近百年辣椒醬老字號來玩,而余氏開頭也不知;AB48 的酸辣,是余均益的味道,以這個另類形式,來向老字號作出致敬,得以令到年青一輩,認識余均益三個大字。

只要咬實牙根,捱過這段艱難日子,未來仲有大把世界,我還要來飲酒的,頂住!

TAP The Ale Project
旺角黑布街 15 號地下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