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總有一天,我們都會在那裡相見

2019/10/12 — 10:31

很遺憾,聽到你的毛孩子過世的消息,我沒辦法說出「感同身受」這四個字,因為事實上來說,就不是我的親人離開,講這種話太過矯情,也沒有必要。當然,我也不願意說出「節哀順變」四個字,因為事實上來說,你當然很難過,現在應該要大哭好幾天,就是專注的哀傷,過了一陣子以後,會慢慢好起來。如果還是沒辦法,那就要尋求心理醫師或諮商師的協助,但不會是現在就要「立刻」好起來。

你當然有權利哭、有權利難過、有權利釋放你的情緒,這需要一點時間去接受這個結果。

不過,我想跟你談談你責怪你老公的問題。你責怪他的點有兩個:

廣告

第一,你覺得當你出國的時候,有交代他要幫毛孩子按時餵藥,一天三次,但是他只有做到兩次,你認為這是他身體轉壞的原因。第二,早上病發的時候,你老公沒有立刻叫計程車,而是開車送毛孩子去醫院,中間還因為慌張走錯路,延誤了二十分鐘。

坦白說,這不是你老公的錯。毛孩子的心臟病已經有三年,醫師也告訴過你,就算按時服藥,大概也只剩下三年的壽命。容我舉個例子給你聽,如果太陽越來越靠近地球,全世界的人有一邊離地,另一邊跺地,地球能不能因此離開太陽一點點?唔,我不知道。但是就算可以,那也不會改變太陽靠近地球的事實。我的意思是說,關於活多久這件事,其實已經注定,不是你、我、醫師能決定的。生命要崩壞,醫師也只能盡力,任何的挽救,也就是讓生命緩一點消逝、緩一點結束,但就是會消逝、就是會結束。生命就是這麼脆弱,沒辦法。

廣告

其次,他當時會慌張、會哭,代表他在意。如果他在意,那就已經足夠。他如果不在意,大概可以不超速、方向正確的開到醫院,然後不急不徐的告訴你,要節哀順變。這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毛孩子是在他手中休克的、也是在他手中過世的,對他而言,當時他嚎啕大哭,就已經是最悔恨的表現,你又何苦為難他?

你為什麼要為難他?因為你要找個代罪羔羊。你悔恨、你生氣、你難過,你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但是你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你要找人承擔。可是同學,我們都已經46歲了,隨時都可能回老家,你不能用這樣的想法來看生死,因為沒有人應該要成為我們情緒的出口。

對於親人的死亡,找一個人來出氣是最容易的,但那個被出氣的人,往往又是我們的最愛。他或許很愛你,所以願意承擔你的情緒,可是所有的愛都會是有限度的,當低壓已經籠罩在所有人身上,你再把你自己的感受強行壓在另一個人身上,只會讓他喘不過氣來,而且這對他來說,並不公平,或許他也跟你一樣悲傷,只是沒有表現得如此明顯而已,並不是哭得比較大聲,就是受傷比較重的人。

你可以哭、你可以情緒低落、你可以思念他,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抱抱你的先生,讓他知道你的難過。對於死者的緬懷,最好的方式就是讓自己過得好。他欠缺你的擁抱,你也是。

生病這麼久了,對於你的毛孩子而言,那是一種解脫,就是到佛祖那裡去報到了。我不敢說那裡是天堂,但總有一天,我們都會在那裡相見,好好的過生活、好好的懷念他、好好的做人,直到該走的那一天到來為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