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襟撈」的秘密 — 手作人與工藝師的生存技巧

2018/10/19 — 12:40

最新一屆 Trial and Error Lab 計劃的駐場實驗伙伴及作者(後排右二)。

最新一屆 Trial and Error Lab 計劃的駐場實驗伙伴及作者(後排右二)。

【文:Kuen @ Trial and Error Lab、圖:Andy Wong】

作為 Trial and Error Lab 管理員之一,不時與實驗伙伴(Lab Fellow)共用工作空間,偷聽他們的對話,也會一起講廢話、玩遊戲和吃飯。他們的一舉一動,我都看在眼裏。從跟他們日常相處之中,我們不單建立了友誼,更看到一些手作人值得學習的特質與性情,是能讓人在文創事業或其他工作也好,能走得更遠的質素。

你也是品牌經營者或手作人嗎?或者從這些實驗伙伴身上,彼此都會得到啟發。

廣告

1. 自律,是為了向自己交代

Jason 是第一批參與 Trial and Error Lab 計劃的駐場實驗伙伴,其品牌手作 J 專注做手雕橡皮印章。他經常比管理員更早到 Lab 工作,又比我們更晚離開,而且一星期總有六天在 Lab 工作,假期也不例外,實在令我們汗顏。

廣告

他總是少說話,多做事。每天默默工作,有時是製作客人訂製的橡皮印章,有時是練習雕刻技巧,亦會拍片記錄雕刻的過程,上載到社交平台做宣傳。畢竟他是全職手作人,如不好好規劃時間,未雨綢繆地工作,不一定有收入養活自己。

Jason 在今年 4 月舉行的 Trial and Error Lab 成果展中,舉辦了一個以電車為題的印章展覽《香港電車印 STRAMPS》,展示了 9 個電車站的風景,並以此作為自己離開 Trial and Error Lab 前的一次「畢業展」。雖然他有時低調到令人忘記他的存在,但他不會忘記自己為工作或 Trial and Error Lab 管理員許下的承諾。

事緣 2017 年中,他申請參與第二屆 Lab Fellow 實驗伙伴計劃,當時他說想用橡皮印章記錄香港城市面貌。當他再次進駐 Lab,我們會間中查問他的進度如何,他總說還在調整構思,但未有進展……直至 2018 年 3 月,即成果展前的一個月,他終於決定:「我要用橡皮印章記下電車沿線的風景,做一個微展覽。」原來他一早已花時間去乘坐電車,拍下電車沿線的景物,並開始雕刻成一個個手掌大的印章;同時搜集相關的資料,做了一本小冊子。他並且自行構思展覽的陳設方式,與參觀者互動的環節,又開設小型工作坊,讓參觀者可以感受手雕印章的樂趣。

看到他「唔聲唔聲」做了如此內容豐富的展覽,我實在大吃一驚!不要忘記的是,展覽的一切,全是他一手一腳完成,我們只是提供了一張工作枱做展覽場地。從 Jason 身上,我看到具備獨立自主的能力,是手作品牌經營者必須擁有的質素,因為營運品牌,等於自己做自己老闆,凡事要自己想辦法解決!

Jason 與他的電車主題印章展覽《香港電車印 STRAMPS》,展示了 9 個電車站的風景。

Jason 與他的電車主題印章展覽《香港電車印 STRAMPS》,展示了 9 個電車站的風景。

Jason 後來回溯展覽的初衷,分享道:「其實我知道,就算最後沒有完成當初講過的目標,你們也不會趕我離開。但我曾經在 NGO 工作,明白管理員需要向資助單位或捐款者交代,同樣我亦想對自己有所交代,所以希望善用這裏的資源,完成一件我渴望達成的事情。」

我深信,即使 Jason 很快會離開 Trial and Error Lab,但因他懂得自律和珍惜資源,未來他會帶着品牌,走得更遠。

2. 蝕底,反而令自己賺得更多

Candy 是另一位第一批參與計劃的 Lab Fellow,她的品牌 L’atelier de bon 是做客製化新娘頭飾。參與計劃的期間,她在我們舉辦的「嘗試學院‧手作人品牌建立研習班」導師指導下,除了認識自己品牌的市場定位,更找到適合自己的市場推廣策略,慢慢她不再跑市集,轉而花時間與不同的婚紗公司、化妝品牌和婚嫁雜誌建立網絡,因為她已清楚自己品牌的市場在哪。

Candy 為自己的品牌 L’atelier de bon 付出了很大的心血。

Candy 為自己的品牌 L’atelier de bon 付出了很大的心血。

可是,有次 Candy 竟與一位日本人合租市集檔位。但她不是說不再擺市集嗎?Candy 說:「因為那位日本人無能力自己租一個檔位,所以我便跟她合租。」她不是不知道產品不適合市集,「我知道擺檔不會賺錢,更要因此做一批貨品應付市集,隨時因而積存不少貨品。」說到這裏,她卻忽然認真起來,「但因為那位日本人,我才認識到一間賣古董產品的店舖老闆,之後才有機會在店內做寄售,對方又為我的產品撰寫出色的文案,吸引不少人有興趣認識我的品牌。」後來又因為那位老闆的關係,Candy 有機會到一間位於深圳的概念店做寄售。

所以明知無法賺錢,仍然跟那位日本人合租擺檔,可是出於報恩吧?「或者是吧!我想經營品牌不能太短視,只看眼前的利益。報恩或可以帶給你另一個路向。」Candy 說。

做全職手作人,等同經營一盤小生意。有時候付出了錢財心力,卻不一定有回報。可是,Candy 認為做品牌也好,做人也好,目光要遠大一點,不要怕吃虧。

又有次,一間化妝公司邀請 Candy 擺放頭飾在店內,卻不是出租給客人,亦不是出售她的產品,只是讓到他們的店舖試妝的新娘子,戴上頭飾拍照,讓她們對整個妝容有更全面的觀感。

「我本來認為一定會蝕錢,因為頭飾用得多,自然有耗損,」Candy 說,「豈料有不少新娘試戴完,之後聯絡我購買產品。」

想在手作產品市場站立得穩,單打獨鬥未必持久,唯有結合別人的力量,彼此幫助;即使有時可能會「蝕底」,才可在變幻莫測的市場生存。

3. 隨緣,是為了遇見更多可能

嘉俊是 2017 年 7 月參與上屆計劃的 Fellow,他的品牌 Nothinglastsforever 主要做線畫(String Art)和紙雕。本來他是一位皮革工藝師,但後來他認識了一些茹素的朋友,開始思考皮革的由來,以及人與動物的關係;加上他慢慢成為素食者,不忍傷害動物,於是重新思考自己想做甚麼。

機緣巧合之下,他遇上繩畫和紙雕,開始鑽研技術,希望以此為職志。

嘉俊的工作枱總放滿線畫及紙雕作品。

嘉俊的工作枱總放滿線畫及紙雕作品。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去年的 Lab Fellow 面試。他帶了幾件線畫作品給我們看,圖案令我想起小學時的數學習作。

「線畫背後是數學的幾何原理,數學也可以很美麗呢!」嘉俊說。怪不得那些圖案如此眼熟!但,創作線畫可以成為品牌嗎?「不知道啊,就用一年時間試試看吧!」嘉俊在進駐 Trial and Error Lab 之後,除了繼續研習線畫的技巧,又發現紙雕藝術,用不同的圖案和紙材,能突出字體的美。

但這兩種創作是本地少見的工藝類型,沒有先例可援,該如何發展呢?嘉俊沒有明確的計劃,總是邊走邊試。當我們建議他開辦線畫工作坊,他想也不想便答應,「反正就是試一試。」

想不到,他的工作坊頗受歡迎,除了在 Trial and Error Lab 一再開班之外,他還有機會到一間獨立書店開班。沒有計劃,對一切事物保持開放態度,容許不同的可能性,這才會有新的出路。

4. 嘗試,是為了找到出路

Nicole 是另一位參與上屆計劃的 Lab Fellow,她的品牌 Nicole.says 是做插畫產品,用小故事帶出對生活的反思。還記得她參與面試時,帶來一些心口針、明信片和貼紙,風格可愛有趣,但產品工藝技術尚待改進。最記得其中一款心口針是薯片袋,我看它的表面凹凹凸凸,還是以為是特別效果,豈料是因為她處理熱縮片的技巧未成熟,所以無法做出表面平滑的產品(!)

接下來的一年,她同樣在「嘗試學院.手作人品牌建立研習班」導師的建議下,開始探索品牌的發展路向。由於之前的產品多數全人手製作(明信片除外),無法大量生產,光是逐一剪貼紙,已經花了不少時間,令她沒有空間做創作或產品發展,於是她嘗試找辦法用機器生產。

但到底做哪些產品好呢?Nicole 決定甚麼都試一試!

她生產過鎖匙扣、記事簿、手機殼、手提布袋、眼鏡抹布等等產品,由於每次的產量不多,製作費用相對昂貴,但她仍然勇於嘗試製作各類產品,在市集和網店測試市場反應。她還善用 Lab 提供的原子印製造機,嘗試用不同的構圖,製作原子印的雛型。當試到一個合適的原型之後,她就找工廠做小型量產,再到市集發售,因應市場反應而調節產品方向。

然而,她不是亂撞亂試,而是會聆聽意見。

「你會喜歡哪一款聖誕卡呢?」有一天,Nicole 拿着 4 款設計圖給我們幾個管理員看。

我們七嘴八舌地與她討論聖誕卡的色調、構圖和定價,提出一些消費者的意見。後來她竟因應我們建議調整的產品方向,慢慢摸索出一條屬於她的路徑。

Nicole.says 嘗試推出多元化的產品,能令品牌更廣為人知。(圖片由 Nicole.says 提供)

Nicole.says 嘗試推出多元化的產品,能令品牌更廣為人知。(圖片由 Nicole.says 提供)

嘗試不一定馬上能修成正果,即時獲利回吐,但有方向、有練習、有準備地做嘗試,或者可以打開一扇門,通往更廣闊的未來。大前題是,要有良好的心理質素和性情,這才可以在文創事業的圈子裏生存下去。

你,又準備好,為自己的前路嘗試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