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8/13 - 11:24

記得別人的好,記得別人的壞

資料圖片,來源:Harryarts @ 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Harryarts @ Freepik

大概是從初中年代,我就發覺自己有種特別的能力,對很多事情的細節,有著極為清晰的記憶。無論在家人或朋友之間,我的這個記憶特徵,也算頗為顯著。

是否代表我記性好,好到過目不忘?不一定。例如我不太記得人樣,甚至有點面盲,亦無可能記得所有事情,有時甚至昨日發生,今日都完全無印象。

但,有些觸動到我情緒,不論正反,不論愛憎,是好的,是壞的,或只是覺得有趣的,每次回想,都有如翻看 DVD 一樣清晰。

廣告

有時這種記憶很好笑,會在最不為意之時,忽然抽調出來,像作弄人。有朋友跟我說了兩個版本的故事,我知道他騙我,但我假裝不知道,不好意思當場拆穿他虛構的謊言。

跟中學或大學同學說一件大家早就遺忘的小故事,又或是與旅途中的朋友說起十多年前我們在某個角落,背景響起一首歌,你曾經跟著去哼,你說你早就忘記,但我卻知道你看過某部電影。

我記得壞的事情,記得有同學欠了我 99 元,但我也記得別人的善,記得別人的幫忙與救恩,也記得天上難得的雙彩虹。

朋友(可能是開玩笑)問:「咁你係咪好記仇?」

係,或唔係。

不過記得跟記恨,是兩回事吧?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