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酸奶的故事

2018/8/13 — 18:50

放一張吃火鍋時拍的照片,不過照片中的火鍋,既沒海鮮,也沒酸奶。(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放一張吃火鍋時拍的照片,不過照片中的火鍋,既沒海鮮,也沒酸奶。(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我的中學師兄來西藏旅遊,臨行前說要請我們吃一頓好的,至於吃甚麼呢,他們選了一家吃蟹的餐廳。事件發生在 2007 年,當年在拉薩有蟹或海鮮的餐廳寥寥可數,這樣吃一餐確不容易,但真正讓我印象深刻,是因為店裡提供的酸奶。

在中國吃火鍋時,尤其麻辣菜色,侍應往往都會說:「吃火鍋,要不要一些酸奶呢?養養胃。」我自己親身體驗過,吃大辣前如果喝一些牛奶或酸奶,似乎奶品能在胃壁上起到保護作用,確實會減少胃部的灼熱感覺。

我的中學師兄點了火鍋及海鮮後,服務員問:「要不要酸奶?養養胃。」那頓飯是我的師兄請客,他當時也沒多想,隨便說好,服務員興奮地跑去廚房準備。過了一會,菜開始上了,服務員給每人分發一個高腳紅酒杯,在裡面倒上酸奶,而且倒得極滿,滿到要用嘴巴貼上杯邊才能喝下。

廣告

我們最初沒有在意,開始吃飯,過了一會,我發覺我們只要稍為喝一口,後面的服務員就會衝上來,努力倒酸奶。我再喝一口,她又跑上來給我倒滿,而且是不正常的滿溢。我終於忍不住問:「我們剛才點了多少個酸奶?」

服務員只是「嗯」了一聲。

廣告

我問:「這些酸奶多少錢一盒?」她支支吾吾地說:「三十元……」

那個年頭,在火鍋店裡吃一餐,人均才四十至六十左右,那麼喝上兩盒酸奶,豈不是比火鍋正餐都要貴。而我看了一下小桌子,服務員居然給我們在極短時間內,開了九盒酸奶,估計也有佣金,難怪剛才服務員如此雀躍,那麼興奮!

這頓飯是我的師兄請客,錢不是我出,他大概不好意思出聲,但我當然看不過眼,便跟服務員理論,說我們剛才根本就沒說要多少盒,隨便說一句,她們怎麼就可以瘋狂地給我們開酸奶?她一聽,用莫名其妙的求情語氣說:「我們做生意不容易,求求你啊求求你啊。」我聽到她求情,更覺整件事完全不合理。我記得當年有一宗新聞,正正提到類似事件,新聞裡還提到這叫「強迫消費」。我便問:「你們做生意不容易,所以我們就來吃飯支持你們嘛,但你們這樣做,不就是『強迫消費』嗎?」

他們聽到這四個字,忽然呆了。我繼續問:「這不是違反了《中國消費者法》嗎?」(注,後來我查一下,該法應該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對方即時語塞,還是努力求情,但這頓飯是我的師兄請客,還是由我出面說比較好:「這樣吧,喝了的那些,我們付錢,但你使勁地給我們倒酸奶,我們根本就不會喝,這些我們都不要。」幾名侍應生見求情無效,我們又說得如此堅決,便答應我們提出的安排。然後,以下所做的動作,就讓我震驚了。

她們把酸奶倒回盒子裡,一杯一杯地倒,倒得極為小心。我們當時面面相覷,但又實在很難說甚麼話,如果我們出面質問,他們隨便一句「要拿去扔」,似乎也無法指證。只是看當時的情況,她們很大機會要把酸奶倒回盒子,再供給下一輪當冤大頭的客人。

這件事發生在十年前了,我就是因為這幾盒酸奶,對這家店的印象極度深刻。還有改變了我的一個行為,就是以後去火鍋店,再不會點任何酸奶,如果有朋友想點,我也會輕描淡寫地跟服務員說:「你不要幫我們打開盒子,拿來給我們自己打開。」

服務員不是所有都壞,店也不是所有都黑,但侍應生聽到客人有這樣的要求,大家心裡有底,可以避免很多讓人不安的情況。

注:有關吃麻辣火鍋時再喝點酸奶,有「養胃」效果的說法很多,我看了不少,但覺得結論太多,我只是以個人經驗去說,似乎真的有點效果。我這裡不提供文章,因為不少文章有點農場味,而且自己也不太確定。有興趣者,不妨自行搜索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