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9/15 - 13:49

阿嫂

資料圖片,來源:H W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H W @ Unsplash

星期六深夜二時,在舊同學間收到了一個短訊,問現在有沒有人能和 K 聯絡得上。

K 是我的同班同學。中六那年 Asperger 發作得最緊要,情緒控制因為失戀差到了極點。身邊同學都認為我那時是班中怪人,中六沒有老師派位的做法,沒有同學願意和我兩個人一排坐,所以我自己一個跑到了課室中間後面,請求和 A 及 K 三個人同坐。一直到中七也一起坐後面,他們除了音樂特強之外,兩個人的經濟學特別強,在 Past Paper 有不懂的問題都是向他們請教。

大家這麼趕急要找到 K 的原因,是因為 K 在 Facebook 打了一段 status,大概意思就是:感謝我生命中的過客,香港加油。

廣告

本來還覺得是不是 K 剛和未婚妻定了婚,所以才耍花槍,「以後我,就變成我們了」那一類無聊文字遊戲,但是總覺得如果出了什麼意外就會一生內疚。畢竟雖然大家都不斷轉發,但是總得有人踏著地來找。當下就直接加了他未婚妻的 Facebook 問,她說自己也在和 K 媽媽找。

既然連未婚妻也那麼認真,那肯定不是開玩笑的,我說那麼我開車過來吧。

0231 — 決定開車到 K 住處附近會合 K 女友。

0250 — 會合他女朋友。一見面覺得她非常冷靜,仔細地推敲著他可能會出現的地方「佢之前都嚇過我話會上大廈天台,不過我記得其實天台應該上咗鎖。我哋應該先搵咗食肆,然後再出海邊。」

心想是不是他們吵架但又不好意思問,於是旁敲側擊問是不是 K 最近有異樣。「呢幾日我同佢有鬧過交,我一次過拎番走哂啲嘢。有無搞錯,女人講嘢都好信。」

0259 — 到了海濱,讓 K 女友下車搜索。「佢份人咁懶應該都唔會走得遠,如果佢要嚇我應該會搵高嘅地方」我建議應該先到較遠的另一個海濱走廊搜,然後才一步步縮少範圍。同學也告知已在公海發佈消息。

0311 — K 女友終於打通電話,K 原來就在尖沙咀海邊大 Starbucks。立即開車追過去,K 女友一路都繼續和他保持通話也聊起了我。保持通話太重要,尤其當你累了或受酒精影響,會突然覺得一切都是一場夢。人一生總有那幾個時刻撞了邪,生死只是一念之間。

女友問,你同 Andrew 熟唔熟。「Andrew?佢捉棋好似好勁,唔知乜乜冠軍咁,不過其實我同佢都係一般般熟。」  

0333 — 到達尖東,女友下車沿海邊往西走。

0338 — 一見到他,我立刻象徵性問候 K 母親,同時立刻把 K 送回家,K 堅持坐副駕位。路上 K 女友警告他說:「K 我話你聽,你番到去唔好再同我黑口黑面對著你屋企人,尤其你呀媽。佢只係一個女人仔嚟,佢唔嚇得,唔該你番到去同我認認真真咁同佢哋道歉,唔好黑口黑面。」

0352 — K 和女友回到 K 家樓下,K 的媽媽也在,這一次我只問候了他本人,手口並用。

1137 — 還是睡不好,昨晚太累。同學們說要今晚見面,但我也不打算去了:一來我把 K 交了給他們,就是他們的責任。父母朋友情人自然會教訓他,也不用我多說;兩來他們欠我人情而同學們也知道,我覺得見面會很尷尬,其實也只是比較晚睡而家中剛好有車。

寫了這麼多,只是想說如果不把這些都寫出來,沒有人會知道阿嫂的確美貌與智慧並重,有情有義,She is one hell of a woman。本來有些情緒起伏人生中總有這麼一兩次,K 有情緒不太算意外,但是 K 女友在這麼的情況下沒有自責地一味發洩自己情緒,還居然能自嘲一下解窘,冷靜的想起他的習慣和活動範圍,接通電話後一路上不斷和他保持聯絡,最後不忘提醒他要如何和家人交代,這樣的女人往哪裡找。生活中有點有驚無險的事,才知自己一直身在褔中不知福。

我羨慕他有一個和他無血緣關係,卻又這麼關心他的人,生死與共;找老婆就是要阿嫂這類。

何況,K,要是你真的覺得絕望何不找點其他的事試試,例如介紹單身的朋友給我。以我個人單身十一年的經驗來說,試過以後也許你會覺得,生存下去比起這事,其實更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