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8/31 - 15:59

風轉一個輪,有事情想宣佈

新的風轉咖啡館,將會由普布央金女士全資全權擁有及經營。普布央金,即相片中穿圍裙的小妹妹,當上風轉咖啡館的新東主,風還是繼續轉動,需要大家鼎力支持。在此祝願她在事業上,能有個較平穩的起步點。(作者攝)

新的風轉咖啡館,將會由普布央金女士全資全權擁有及經營。普布央金,即相片中穿圍裙的小妹妹,當上風轉咖啡館的新東主,風還是繼續轉動,需要大家鼎力支持。在此祝願她在事業上,能有個較平穩的起步點。(作者攝)

這個決定,其實是最近幾年都有在思考,但直到上星期才正式交代好,然後這幾天一直在摸索怎樣落實這個措施,所以等到現在,才正式向外公佈。

不經不覺,我在西藏的咖啡館,原來已經開了 12 年,從 2001 年首次進藏,到 2006 年踩單車到拉薩,然後在 2007 年開咖啡館,至今剛好十二年。我從來不相信算命,但在西藏也算過一次,當年聽朋友說,在拉薩的「門孜康」藏醫院,有個「天文曆算室」,有個算命的服務。

我跟著西藏的好友姐姐一同前往,阿佳啦(藏語:姐姐)問我想算甚麼,我也真的不知道,便隨便說了一句:「不如算一下,我適合留在拉薩嗎?」醫院的算命師傅在紙上寫了一些算式,又用手指算了很久,然後說:「適合。」我心想,回答得這麼乾脆,他又補充了一句說:「你適合留在西藏,但不可以太長。」

廣告

不可以太長,那是多長呢?這個答案,我從來也沒有仔細去想。一轉眼,從 2007 年開始,到了今年 2019 年,剛好十二年。

我現在宣佈,我會正式退出風轉咖啡館(西藏拉薩),並以象徵式的壹元人民幣,把風轉咖啡館(西藏拉薩)全權全資轉讓給普布央金女士。

普布央金來自山南貢嘎的農村,我跟她在 2006 年相識,從 2009 年起她就在風轉工作,最初我教她英文,所以即使到了咖啡館工作後,她依舊叫我老師。她就像是我在西藏的小妹妹,沒想過居然在風轉咖啡館裡工作了十年。毫不誇張地說,我看著她由十多歲的小女孩,變成現在三十出頭的女子。人生又有幾多個十年?風轉咖啡館本身,也有不少她的心血。在我決定離開西藏時,把整間風轉咖啡館(西藏拉薩)以壹元人民幣轉讓給她,讓她開展自己的事業,也希望她的生活有個合理而舒適的依靠。

由於風轉咖啡館(西藏拉薩)的股權結構簡單,目前營業許可及相關登記文件的安排,已經全部轉移給普布央金女士,轉讓手續完成。為了對央金有較大的保障,所以我還要跟她簽訂一紙正式的轉讓協議,也只算是「形式化」的程序而已。從實際操作及股權去說,從 2019 年 8 月 10 日(即藏曆年六月初十),風轉咖啡館(西藏拉薩)就是全資全權,由普布央金女士單獨擁有及營運。

別人都喜歡說西藏是個神奇神聖的地方,說得都變成陳腔濫調了,但在我心底裡,這確實是我心靈裡最神聖的土地,我對這裡充滿感恩之情。這十二年裡,我開過咖啡館,寫過數本書,沿途上還結交了不少有如親人一樣的知己好友。西藏的朋友經常說,我上一輩子跟西藏結過緣,又或甚至是個藏人,我不確定,但我知道,我能夠在這裡放下了人生的十二年,是莫大的福氣。

十二年,剛好是地支轉輪的一個周期,風轉一圈,也就是我在西藏的圓滿。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