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要捍衛創作者以作品說話的自由

2020/1/13 — 16:06

圖片素材來源:《乜代宗師》劇照

圖片素材來源:《乜代宗師》劇照

好多人都知黃子華係我男神,2003年的作品《冇炭用》甚至稱得上是政治啟蒙,但我並不認為自己因為念舊而盲撐。

無論是我身邊的朋友,還是我自己所屬的專業界別(藝術/文學),都有許多人勇於公開發聲, 但同樣也有些人一直「靜靜雞」 ,原因有很多,可能因為要保住飯碗(例如在中資公司上班的深黃朋友),可能本來就少用社交媒體,可能根本就不習慣、不喜歡某一種表達立場的方式。也可能是,他們的沉默,可以換來在某些位置默默保護手足的空間,一如《The Two Popes》的教宗芳濟各當年在軍事獨裁的阿根廷所作的。

我想說的是,「過去半年冇講過半句嘢」,其實不代表什麼。黃子華從來不是很「明星」,印象中除了有作品出街的時期他都極之低調,少見關於他的花邊新聞,似乎連專訪也少。他顯然不是一個喜歡通過媒體說話的人。更何況,他恥笑共產黨少說也笑了廿年,就算你當他一直以來只是為了搵銀抽水,到今時今日他仍然不表忠、不護旗,你以為他在中國還會有運行?

廣告

如果大家有看他的棟篤笑收山作《金盆啷口》就會知道,他在結尾選擇為那些不被看見的社會殘渣說話,單是這點已經證明黃子華不是一個媚俗的創作者。對我來說,在合拍片當道、大量電影人靠攏強國搵真銀的時代,他選擇拍一套「給香港人看的電影」,並且明言不做合拍片是因為「我係想自由自在拍戲,無論題材、表達手法,我唔想有人去 censor 我,應該點樣點樣拍」,這已經是一種珍貴的表態。守住粵語文化、守住創作自由,這個 in itself 就是守護香港價值的行動。

我希望,至少在香港,我們可以一起捍衛創作者以作品說話的自由。從不看賀歲片的我,今年一定會買票入場睇《乜代宗師》。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