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心朱古力

2020/6/1 — 11:01

全球每年平均消耗700萬噸朱古力,每十年就有雙倍增長。

全球每年平均消耗700萬噸朱古力,每十年就有雙倍增長。

【文:葉子;圖:JAVA FILMS】

你愛吃朱古力嗎?全球每年平均消耗700萬噸朱古力,十年間增長一倍。近年朱古力展銷會及展覽在歐洲成行成市,有出口國專程到歐洲,向小朋友講述朱古力之母—可可豆的美妙故事,但在香甜美味的朱古力包裝下,隱藏的卻是濫伐森林、剝削童工的黑心真相。

朱古力香甜美味令人吃得開懷,但背後卻隱藏剝削童工及破壞森林等問題。

朱古力香甜美味令人吃得開懷,但背後卻隱藏剝削童工及破壞森林等問題。

廣告

西非國家科特迪瓦的可可產量佔全球40%,是最大可可生產國,這裡並無跨國企業管理的可可種植場,數以十萬計農夫在偏遠及細小農地上種植可可。可可樹需要非常肥沃的土壤,不少農夫以化學品將農地其它植物毒死,讓可可樹獨霸所有養分。由於農地受化學品破壞,20年後這些農地難再耕種,農夫就會轉移陣地,重覆以化學品將森林變成可可「領土」。

廣告

童工們無償工作數年後,才會獲老闆格外開恩贈送小量可可樹。

童工們無償工作數年後,才會獲老闆格外開恩贈送小量可可樹。

雖然科特迪瓦政府制定了打擊濫伐森林計劃,為農夫安排可可專門種稙區,希望犠牲40%森林,換取餘下60%林木重生。不過,大量非法種植場影響計劃成效,過去25年科特迪瓦近90%森林消失,嚴重影響全球氣候。我們每吃一口朱古力,也成為全球暖化的幫兇。

吃朱古力除了「吃掉」森林的生存空間,亦「吃掉」非洲童工的未來。科特迪瓦鄰國布基納法索,長年受乾旱困擾,不少家境貧困、飢腸轆轆的小童,被父母賣到科特迪瓦可可場當童工。大部分童工都被僱主嚴重剝削,日以繼夜工作只換取三餐一宿,無償工作數年後,才能獲僱主大發慈悲,配給小量可可樹,賺取微薄收入。本應有父母疼愛、上課學習、無憂無慮的童年,卻被可可樹重重圍困,諷刺的是他們連一口朱古力也未嚐過。

本應有父母照顧、上學讀書的童工,黃金歲月被逼困在森林。

本應有父母照顧、上學讀書的童工,黃金歲月被逼困在森林。

雖然科特迪瓦有法例禁聘童工,朱古力業界亦信誓旦旦,承諾會致力保護樹林及禁絕奴役童工,但可可銷售網絡極不透明,每天都有數以十噸計的不道德可可進入市場。即使是標榜公平貿易、不用童工並得到認證的合作社,亦向西方企業轉售黑心可可,私吞企業提供用以改善農民生活的可觀補貼。

三餐不繼的小童及少年,被父母賣到科特迪亞種可可。

三餐不繼的小童及少年,被父母賣到科特迪亞種可可。

每年市值達1,000億美元朱古力製造業,賣的人財源滾滾,買的人吃得開懷,但辛勞種植可可的農夫,每日收入不足1歐元。面對黑心可可的證據,有朱古力企業選擇自欺欺人,不斷強調改善農民生活及保護森林的決心,以及監察機制行之有效,似乎無意從源頭堵截黑心可可,農夫、童工、森林仍然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童工在無保護裝備下,到森林噴灑毒藥毒死植物,讓老闆轉種可可樹。

童工在無保護裝備下,到森林噴灑毒藥毒死植物,讓老闆轉種可可樹。

2019年,科特迪瓦及加納兩大可可出口國終於出手,首次要求業界向農夫加薪30%,並暫停向跨國朱古力企業銷售可可。雖然實際加薪幅度只有每日約30美仙的低水平,但總算向著改善農民生活的目標,邁出一小步。

可可樹需要肥沃土壤,周邊植物都會被農夫毒死,可可逐漸佔據森林。

可可樹需要肥沃土壤,周邊植物都會被農夫毒死,可可逐漸佔據森林。

——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6月3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