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𡁻啷

2018/4/30 — 18:23

圖片來源:PONG IFC facebook

圖片來源:PONG IFC facebook

端起茶杯喝一口,想像著離公司不遠處那班朋友正在玩得起勁,我嚮往得幾乎好像隔了六十層樓也聽見他們的喧囂和熱鬧,原來一個人太寂寞的時候會有妄想症。

正要再喝一口紅茶的時候,案上的 iPhone 又震動起來,螢光幕顯示著「Benson calling」。

半小時前已經說了不去,如今改變主意豈不是有點樣衰?腦袋叫自己不要接聽,但拇指還是不由自主地向右滑了一下。點呀,我冷冷的說。「嗱,最後一次機會,嚟定唔嚟?」唔嚟,我說,心想,大佬,你好歹也要給我一個下台階我才能下來吧。「好心你咪咁幼稚啦,咁耐世紀前嘅嘢,佢點會記得你講過呀。」真係唔會記得?我開始動搖。「咪傻啦,同埋佢啱啱走咗喇。」Benson 說。

廣告

Benson 口中那個「佢」,是一位叫趙朗的,即是長地執董趙國雄的兒子。

話說。

廣告

很多年前開始在香港興起 beer pong 這個玩意,我那時候玩這個遊戲玩得著魔了,由灣仔杜老誌道玩到銅鑼灣 Zerve 這邊來,可謂 pong 遍天下無敵手。也就是大約在那個時候,一位朋友介紹了趙朗給我認識。不到兩杯,這位趙先生忽然跟我分享他的未來大計:「其實我整咗 Pong Connect 呢部機出嚟,sell咗好多間 bar,冇人理我,所以我先想自己開一間 bar去 showcase 呢個 product。」他還問我有沒有興趣投資,而我清楚記得,他說大約是三十萬一股,諗住搵三四十個人夾份。

唔係見佢係樓神個仔,我真係想當場爆笑。投資生意嘛,我有三個原則:第一,不與富二代為伍;第二,不做夜場生意;第三,不沾手一些興完一陣就唔會再興的潮流玩意。趙生呢單嘢,三樣中晒。

我問他覺得這個生意可以去到幾大,他很有自信的說:「銅鑼灣之後,我覺得喺 IFC 都開到,之後要衝出香港,最後 even outside Asia。」喺嗰刻我已經忍唔住笑咗出嚟,我好記得自己講咗啲乜:「明白晒,一間變兩間,四間變八間,八間之後上市,上市之後再集資吖嘛,你估你星爺咩。」身旁的朋友聽我這樣一說也忍不住笑起來,全場只有那個趙朗目無表情的說:「多謝你,let us wait and see。」喝了稍為多一點的我,得饒人處不饒人,最後說了一句我後悔到現在的話。

「點呀,嚟定唔嚟呀。」Benson 再催促著,他後面的音樂是 Man of the Woods,and I snapped back into the real world。

「佢真係走咗?」我問。

「係,」Benson 說,「and then 四大髮尾其中之一啱啱嚟咗,我而家要立刻收線,再講。」四大髪尾,即係四大法美,即係法律界四大美人。

「係真唔係呀你,Teresa Luk?」我問。

「唔係。」

「Lucy Lam?」我再問。

「都唔係。」

「唔係 Judy Yam 啩。」

「都唔係,」Benson 笑了一聲說,「it is the number one here。」

九秒九之後,我已經站在 Pong 的門口,含著兩顆薄荷糖,feeling ready for the kill。

從遠處已經看見首席法美,當她也看見我的時候,驚訝又興奮。「好耐冇見喎,」她說,我們互相擁抱一下,「are you well?」Cannot be better,妳呢?「Ok 啦,呢排要成日飛北京。」冇可能,我說。「真係喎,上個禮拜有四日都喺嗰度。」北京咁乾,點解你啲皮膚仲可以靚到咁?我在她的耳邊說。首席法美頓時有點不知所措,緊張得乾了她拿著的飲料,不由狂咳起來,面上瞬間湧出紅暈。

本來想掃一掃她的背,但還是不多手好了。Are you okay?我輕輕問。她未搭得上口之時,突然有把聲音在我後面說:「呢位小姐杯嘢叫 Modern Sidecar,飲得咁急未必頂得順,裏面有 cognac 同埋 rum。」我轉身一看,雙腳立刻發軟,是趙朗。

早該猜到了,Benson 陰我。

「喂……咁啱嘅……」我說。

「嚟玩都唔講聲?」趙朗一臉自信說。

之後嗰一個鐘,我玩得好唔盡興,成日覺得佢喺度望住我,唯有是去到洗手間的時候,拉開褲鍊,才覺得輕鬆了一點。

怎料。

「喂,咁啱嘅。」趙朗又忽然出現在我的旁邊,我幾乎嚇得要尖叫。

「嚟交水費都唔講聲?」我說。

「記唔記得幾年前,你講過乜嘢?」他沒有理會我的話,明顯非常習慣站在兜兜前同人講嘢。

「你都識講幾年前啦,」我苦笑著說,「點會記得呀……」

「記唔記得都好啦,Pong 下個月會喺新加玻同 London 再開兩間。」他望著下半身說。

「咁……咁咪好囉。」我也望著下半身說,從心打了一個尿震。

「Don’t worry,我唔興嗰味嘢。」他拉上褲鍊,我的心才定了下來。

很多年前,真的喝多了。

「你個名叫趙朗咁趣緻,你可以衝出亞洲,我𡁻你啷啷又點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