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5/22 - 16:50

A1 與 A80

資料圖片,來源:Elina Sazonova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Elina Sazonova @Pexels

A1 的自己

一直以來都有意識要把網上交友視作一種行為的觀察:從網上之中看看自己如何真誠的面對自己的欲望,那些各種各樣的情緒之下而催生出來的各種焦慮和奇怪的行為,也可以更好的去了解從別人的角度去看待問題,希望從中可以將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人。追求異性除了完滿了情感的需求,成熟完滿的情感也可以使人的潛能得到更好的發揮。只是有時候我把追求異性的目的忘掉了,太過投入於約會和用交友程式作為一種對自己智力和心理的考驗,買櫝還珠。

Asperger 的人並不是比一般人更有才能,但是比一般人執著,別人看不見來而只因為他們在某方面有成就,於是就覺得他們有才華。如果將那句過時又性別歧視的「女子無才便是德」放在 Asperger 的人身上,這種邏輯其實也一樣成立。

廣告

反思過從網上認識到 Ayana,外出約會過一次,到了後來回覆日漸冷淡。其實當然很可以一口氣都把過錯推到她的身上,又或者一味的責怪自己,但這極端的兩者也並非反映出事實的全部,細細地反思由認識她到最後默不作聲,想要刻劃出自己要如何改善自己。最大的問題可能是一開始自己還把持得到沒有過快過份曝露出自己的需求感,刻意說了不會在認識她之後偷看她的 Facebook 或者 Instagram,但是出來約會了一次之後,開始就守不住自己的底線,時不時便會去搜一搜,還沒有深入地了解對方就開始只因為她的外在條件而喜歡上她。

當然,除了她的外在條件很好以外(她長得很像黎在山,而如果她能選上香港小姐冠軍也不意外),從第一次的交談之中也了解到她還是一個對於生活很有熱情,有努力經營自己事業和愛好,非常願意接受挑戰的女生。現在自己對於教學和下棋在香港的社會效益也是滿有盼望,所以才覺得我們可以有很好的發展機會。而喜歡上她之後,有給她發過幾段信息,但是她都總會過 3-4 天才會回覆一次,雖然每次也會回覆得很多,也說自己面試和生病,就這樣斷斷續續過了一個月,就和她說也許是自己太熱情,也於是她真的太忙所以才沒有空見面,倒不如暫時分開一兩個月再看看。她沒有回覆,而之後也沒有回覆過。

喜歡上一個人很難藏得住,而之前我也沒有遇上過像她這樣優秀的女生。我在想,也許她是好人而我也這樣感覺得到,但是她給我的現實並不如此;我也許是一個理想的對象,但她所看見的我的那一面卻並不如此。不但需要成為一個值得別人喜歡,有原則和看法的人,我也需要知道如何讓別人看得見一個這樣的我。最少曾經以為這個年頭最好的女生已經都全被娶走都當了別人的女朋友和妻子,但是看見 Ayana 之後又覺得現實其實並不如此,在這方面她給了我一點希望。

雖然是有點把持不著需求感,但我也不是那種太會當中技巧和情趣的人,對於對方的回覆和我們之間的關係,現在想來其實之後或者可以再輕鬆自如一點。不過還是那句,喜歡上一個人很難藏得住,而且我也的確沒有多少約會和與異性溝通的經驗,所以也不要過份自責。

之後回去 Matthew Hussey 的頻道之後,看見他的四種關係理論又覺得頗有啟發性,開始想通了什麼。

Matthew Hussey 在他們短片之中說明了四種關係,分別是 Admiration、Chemistry、Commitment、Compatibility。Admiration 是指對方未必知道你的存在,但是你被對方的條件吸引到。Chemistry是指雙方相處時有良好的互動和交談,大家都對於彼此有互相吸引到。Commitment 是指雙方都願意為關係付出和視對方為獨特的,可付託的,尊重和受到尊重的。Compatibility 是指我們既可以以對方希望我們愛她們的方式來愛她們,而她們也可以以我們所希望的方式去回應我們對她們的愛。

他同時說現在很多人都在為他們從未得到過的愛情而覺得失落,現在的世代 Equally Willing to Commit,but Less Willing to Settle。要對一段關係變得忠誠並沒有比之前更困難,但是因為選擇變得更多,人們在變得忠誠之前所要挑選的對象也變得多,更難於妥協。我們會過份著眼於 Admiration 和 Chemistry,卻對於 Commitment 和 Compatibility 視之而不見。

所以大概我們在網上看見很多的人,或多或少都一定會有 Admiration,因為我們所看見的都是別人所希望我們能看見的。Chemistry 也是,我們或多或少也是社交的動物,所以不希望別人對我們留下壞印象,所以她不喜歡你但是依舊對你表示友好。反而是後現代我們的選擇越來越多,於是更願意等到合適的人出現,更值得重視的是 Commitment 和 Compatibility。最後看到她的 Instagram 上寫的是 “I cannot live without love”,這也算得上是一種訴求的展示。就算她也這麼明顯的寫了出來,但是也不代表你就是她心目中適合的人選。不是因為她對我宣佈了自己單身,就代表機會就是屬於你。很多人的單身是因為她們對於對象有一定要求,所以就算再抱怨找不到對象,也只是代表她們找不到自己喜歡的對象,而不一定要委身於你。不是只有沒有底線沒有原則的人依舊都找不到對象的人才有資格抱怨。

Skimmy 在她的新影片之中,也把決定兩性關係的吸引力分成六個因素:個人的基本形象和外表、性格和談吐的魅力、物質上的條件;互動中可以實際見面接觸的距離、你在對方的生活中出現的次數(例如她的朋友談到你、你是某個方面的 KOL)、你和對方的交流(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愛好、話題交流)。平均分不能太低,而一方面的缺失只要不太差也可以用另一方面互補。

理論的好處是就是能給予讀者一種虛假的安全感,但有時候自己也被自己欺騙了,用理論的框架再整理一下,也可以幫助自己回到現實。

A80 的她們

Tinder 之上除了想找到女朋友而找不到之外,倒也真的找到了女性的朋友。當初還以為不可能找得到而男女之間也沒有朋友可以做得到,但是原來這還是可能的。用上了 Tinder 兩個多月之後就認識了她們。說穿了她們說得很明白不想和一個社交能力較差,沒有多少拍拖經驗的男生去交往,但是她們也覺得我算是一個頗有想法又善良的人,所以覺得可以繼續聊下去成為很好的朋友。(其實也不算很明白她們說我的形容詞,但是也知道她們說對了很多東西)

有人會說,追求異性不能聽異性說的話,但是她們兩個都是老江湖,見過比我多幾十倍的男生,所以聽聽她們要說的話,不同於女生總是片面的「成熟、穩定」,也不同於男生負面的「靚仔、高大、有錢」,當中有很多的技巧和心態,聽著她們說總覺得要比見心理學家要好。

Winnie 說,有些事情不用說穿。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到了餐廳點了菜,還是覺得是我建議約她的,於是就說不如這次我結帳,而下次看電影的時候她買票,而她也同意了。到第二次約出來見面時,我和她真的約了出來見面,而剛好我也有了一張買一送一的優惠券。希望見到她,也希望她想見到我記得我們的說過的話,所以短訊了她說:「要是你買戲飛,我有一張買一送一的優惠。」

「一般如果真的買飛時,會先問好才買,到那時才說也不晚。我也知道你其實並不是著緊那些錢,但是如果是你自己提出的話感覺會很奇怪。可能女生為了男生著想省點錢,感覺或者會好一點,但是如果是由男生提出的話就比較奇怪。」這話題是我提出的,因為她在和我說這問題時,用了這句 “Looks like you really want your ticket LOL” 通常打了 LOL 一定有問題,因為你想說真話或者迫對方說真話,所以必需幽默打圓場。「我就是知道你也許不懂得這方面的問題,於是才和你說。」

但我就是那種很直白,非得要對方親口告訴我拒絕我才可以,邏輯上只要沒有當面開口拒絕,我的面皮都夠厚捱下去直到迫出一個答案為止,但現在越加開始意識都長遠這會蠶食自己的自尊和人際關係的成長,想去改掉這種「表面的習慣」。不是要去在意那幾十塊的戲票,但只是不想任何一方蝕了給戲院,但也何必只為了這點小事給了對方一個壞印象。

Winnie 又問我,相不相信等價交換。

她有一個朋友本來是抱著不要小孩不要大家庭,只要兩個人二人世界的想法,交往前也不知道她的男朋友原來身家很好,到知道了對方原來父母給他在貝沙灣留了一間獨立屋,之後就立即改變主意,說自己很想結婚和生小朋友,而男人也開始買戒指准備婚禮。

人的價值觀可以隨環境條件改變,想一想那些做兵的男生,就是知道對方在某些方面的價值比自己高,而自己卻沒有東西可以給予對方,於是才甘心的為對方提供另外的價值,希望對方有天會讓自己提升地位做「大將軍」。(老實說我也不知怎樣分軍階,總之就是同時有很多個曖昧對象)他們其實不蠢,反而做兵的人比身邊其他的男人都有自知之明,願意放下身段,等價交換自己所能貢獻來換取對方的價值。

反問自己,認不認同等價交換是一回事,但是等價交換的確存在,自己條件不好卻要人動之以情,是無恥。

Irene 說,不要太認真。

現在的香港每分每秒也在變,每個人的計劃也在變,所以就算是約好了雙方的計劃也會隨意變動,只是在交友平台上素未謀面又或者是只見過一兩次,對方其實根本對你完全沒有責任,而盡責一點的還最少會給你一個比較像樣的理由,又或者乾脆坦白。但是肯坦白的人現在都已經沒有多少個,更多的是一言不發然後從此在你的生命之中消失。如果你硬是每個人都非常認真對待,就不可能根據你和他們的交情和場合,恰如其份的對待身邊的人。你需要保留自己的能量,恰當又合理的對每個人去表達,不多也不少才不會讓別人感到奇怪,太快就太多也是問題。

不回覆信息,重視對方但卻不受對方同樣的重視,要學懂如何調息自己的能量和心態。或者自己有意無意也會這樣對待別人。

Irene 也說,不要把約會看成一種智力遊戲。

女生其實能看穿男生的把戲和意圖,只是這個就是約會和交友的潛規則,所以她們也就將就的跟著對方跳一支舞逢場作戲。

對於她的說法我有感冒汗的地方,好像是如果一開始對方就能看得出我自己的意圖和一切舉動,那為什麼還要浪費時間班弄我?她說「根本你就知道你自己的社交能力差,而女生天生的社交能力更要比男生的好,能看穿你的心思有什麼出奇?」一向還是有點自負,但如今被 Irene 說穿了更覺雖然頭腦社交技巧上未必可以吸引女生,但最少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別人也許還會憐憫我。

說到底,要是說恨自己喜歡的女生不喜歡自己,我更恨自己的膚淺和無能,才將注意力放在要對別人動之以情說之以理。在我覬諭對方的身材美貌才華之餘,自己的樣貌身材、性格談吐、物質條件卻無法在短時間有很大的改善,然後卻推說都是自己的問題,或者都是對方的問題。

Irene 勸我別要再 Overthink,把愛情和兩性關係視作一種對自己思考和人格的鍛煉。也許她指的是我真實真誠的去放下自己,虛心敞開胸襟和心愛的人建立和守護一段關係。

只是,我有意思趁在還記得之前有意識的寫出來,然後才能在腦海之中潛移默化。不太肯定理性和感情的界線在哪裡,但是寫長文是自己(固執的)看待重要問題的態度和表現,想不通就寫篇文,邊寫邊理清自己的思緒。

上篇訪問的記者把報紙給了她女兒看,她女兒說「這些分析的行為不論好壞,最少印證了他對待問題的認真程度」。